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八章得知真相
    陈青云去通州以后,李心慧本以为他会回来陪她一起过中秋节,可是后来他身边的护卫连夜赶回来,说是事情有些麻烦,陈青云已经转道去了保定府,中秋节便不能回来了。

    李心慧接到消息的时候,说不失落那是假的。

    不过萧夫人亲自过府来接她,希望她去萧府过中秋。

    李心慧推辞了,萧夫人无奈,回府后送了许多补品过来。

    与此同时,柳夫人带着两车的礼物,急匆匆地赶到了陈府。

    李心慧跟柳夫人在定南府的时候到是常见面,可在京城却是第一次。

    上茶落座后,柳夫人打发了身边侍候的丫鬟婆子。

    李心慧见状,对着粱嬷嬷使了一个眼色,粱嬷嬷会意,带着青黛和青鸾退了下去。

    花厅里只有剩下两人了,柳夫人当即道:“我听你柳伯父说,老余被抓进京城了。”

    “老余是我爹留给我的人,这么多年了,在柳家一直兢兢业业的,从未出过什么差错。”

    “当年我爹将他派到我身边的时候,也暗中叮嘱过我,让我别将老余派遣进京。”

    “当时是疑惑,现在到是惊心了。”

    “柳家在京城,没有什么人面,伯母也知道这件事为难你了,不过伯母还是要烦请你帮忙上将军府打听打听,看看老余他家当年可是在京城犯了什么事?”

    柳夫人心焦如焚,此时来陈府,也不过是碰碰运气。

    毕竟他们也只知道老余被抓进京城了,其余的,都不清楚。

    李心慧沉凝地想了想,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她到是也不方便说些什么?

    不过她还是安慰着柳夫人道:“伯母先别急,这件事情我会先想办法打听。”

    “等我打听到了,便会派人去府上送信。”

    “他们既然只是把人抓进京城,那应该是有人要审查老余。”

    “只要老余还活着,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出来的。”

    柳夫人连连点头,她也是着急上火。

    此时李心慧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帮她的忙,这让她十分汗颜。

    “前些日子你受伤了,元昊瞒着我拿他外公留给他的火莲花来救你,当时我还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可转眼青云只留了三片就还回去了。”

    “伯母当时就觉得挺对不起你们的,伯母不是舍不得,只是那毕竟是元昊外公的遗物,伯母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今日得到消息以后,伯母都不敢跟元昊说,就怕他拦着我不让来。”

    “你说说,他自己都那么多事情呢,能管得过来吗?”

    “早知道我就给他定下聘婷了,哪里会像现在,柳家都成为京城茶余饭后的消遣了。”

    柳夫人说到这里,又羞又愧,又气又急。

    李心慧表示能理解地颔首,她站起来挽着柳夫人的胳膊,然后轻轻吐露道:“元昊不会真的娶高家之女。”

    “很多事情,现在是照着他们的心意发展,可以后就说不一定了。”

    “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李心慧微微一提点,柳夫人当即明白过来。

    只见她眼眸一亮,有些意外地盯着李心慧瞧。

    李心慧肯定地对着她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柳夫人见状,心口的大石落下,越发觉得自己今天来对了。

    见她面色缓和,人也不似之前紧绷,李心慧便试探道:“他们之所以敢明目张胆地算计柳家,不过是因为柳家家财丰厚而根基不深,高位无人。”

    “既然如此,伯母到是可以考虑给元昊找一个位高权重的岳父。”

    柳夫人哪里会不想,不过是没有合适的人选罢了。

    可此时听李心慧这话中之意,似乎已经有了人选。

    柳夫人当即便追问道:“你可是知道些什么好姑娘,你若是知道,只管说来。”

    “这事不管成与不成,伯母都会记着你这份人情的。”

    “元昊几次三番有事,都是明珠郡主从中周旋。明珠郡主虽说年岁长些,可身份却是尊贵有加。”

    “再则,贤王乃是当今圣上的亲弟弟,手足情深,从未有过罅隙。”

    “皇上对郡主也十分疼爱,若是事成,那必然是皇上亲自下旨赐婚。”

    “柳家若是皇亲,别说是高家,就是那等贵妃亲眷,也要顾及一二。”

    柳夫人确实有些心动,可是想到明珠郡主的年纪,她又犹豫了。

    她只有这么一个独子,就算攀不上世家小姐,但是官家小姐还是可以结亲的。

    这女人年纪大,生养也是一个问题。

    柳夫人的眉头皱了起来,心思也不是太活络了。

    李心慧知道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便只能委婉道:“宫中太医时常给郡主请脉,郡主的身体一向都是很好的。”

    “再则,若是元昊自己也喜欢,那也不算只是为柳家的长远打算。”

    柳夫人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

    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李心慧,李心慧浅笑不语,然而眼眸却一片清明。

    柳夫人微微颔首后道:“伯母回去以后,会好好考虑的。”

    李心慧点了点头,心里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些话她早就想讲了,总要让柳夫人有个心理准备。

    元昊太心宽,知道柳夫人迟早会同意,却不知道,婆媳之间若是早早有了罅隙,日后的矛盾只会越来越深。

    她相信宜姐姐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不过若是双方的父母都是高高兴兴的,岂不是更好?

    等高家的事情结束了,宜姐姐和元昊也是时候定下来了。

    李心慧想着,嘴角缓缓地翘了翘。

    然而青云不在身边,再加上又有余大夫的事情摆在了明面上。

    李心慧送走柳夫人以后,便准备去拜访卓一帆。

    粱嬷嬷本来想阻止她的,可又不能太明显,一番劝说后,得知要去找卓老将军,粱嬷嬷便不好再阻拦了。

    她让青黛,青鸾,红樱,红菱都跟着,然后便是府中的护卫,一群人大白天出行,浩浩荡荡的,足足有二十来个。

    李心慧掀开车帘时,听到那些老百姓议论纷纷的声音,脸颊莫名地红了。

    等到到了那幽静的巷子时,李心慧便不肯让她们再跟进去。

    卓一帆喜静,而且他身边那些人个个都是高手,这一片都是卓家的地盘,不敢有人在这里放肆。

    而且这里距离沈府也近,粱嬷嬷思虑一番,便同意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粱嬷嬷还是厚着老脸去沈府打了声招呼,希望若是有什么事情,还希望沈府的人看在萧家面上伸手帮扶。

    结果沈府的人出乎意料的客气,甚至于沈老太傅还让人传话给粱嬷嬷,等李心慧出来以后,来沈府见他。

    粱嬷嬷满口答应,她算是萧家的老人了,当初多少人想见老太傅都见不到。

    可现在老太傅竟然想见她们家夫人?

    粱嬷嬷开开心心地回了小巷,这个消息也忍不住分享出来。

    一时间,青黛,青鸾,红樱,红菱都开心地笑了起来,这份由衷的喜悦冲淡了她们心里各种纠结。

    可那单独进入小院的李心慧,却没有她们这种愉悦的心境了。

    她看着小巷周围冒出的青苔痕,让许久未出府的她感觉到了淡淡的安宁和静逸。

    她一路走走停停,不远的一条深巷里,只有她偶尔轻微的脚步声。

    卓一帆的小院里,堆满了太医院的脉案记录。

    这些脉案记录都随意地扔在院子里,风吹过来的时候,那些翻动的纸张发出哗哗的声响。

    接二连三,起起伏伏。

    而此时,卓一帆正在院子后的小屋里面审着老余,而外院便只剩下赵老太医一个人在嘀嘀咕咕地说着话。

    “这解药怎么好找哦?”

    “宫里那些女人怎么会有这种毒的?肯定是有人从宫外传进去的。”

    “也许只传了毒药呢,毕竟毒药本身就是要毒死人的。”

    “哎,可怜陈青云那媳妇,都有娃了,就跟当初慧娴皇后一样,只怕突然就没了。”

    “那毒太霸道,孩子四个月都成形了,可却要活生生化成一滩血水,连尸骨都护不住。”

    “砰”的一声,院门外,李心慧突然踉跄地推开了那扇虚掩的房门。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