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五章毕生的夙愿
    陈青云和吴王把事情谈妥以后,吴王心满意足地走了。

    彼时幽静的亭子里,便只剩下一桌的冷菜和空了的酒壶。

    小太监送陈青云到熟悉的宫道以后,便也闪身离开了。

    陈青云并没有去接那盏宫灯,而是一个人慢慢地走在夜色当中。

    宫道上的青石板发出步伐踩踏的声音,隔着好远便知道有人走来。

    陈青云在拐过一道宫门时,迎面便袭来一道丽影。

    只见临安公主手拿金簪,正直直地刺向陈青云的喉咙。

    陈青云如鬼魅般的身影往后掠去,顷刻间又转到临安公主的身后,夺去了她手中的金簪。

    临安公主被惊吓到,狼狈地倒在地上。

    “啪”的一声,那在夜色里泛着淡淡光芒的金簪被扔在临安公主的脚边。

    临安公主缩了缩脚,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把金簪捡起来。

    她本就有心悸的毛病,此时在暗夜里急喘着,像是一口气上不来,便要昏死过去。

    可陈青云就站在一旁,清清冷冷地背影挺拔如松,丝毫没有上前扶起临安公主的打算。

    临安公主在心里暗恨,可不知道怎么的,却觉得陈青云这背影看起来十分地刺眼,刺心。

    过了好一会,彻底冷静下来的临安公主嗤笑道“呵呵,陈大人好算计!”

    “故意让本宫听到吴王与你的密谋,不知道是有何用意?”

    “不知道公主可曾听过“龙纹玉符”?”陈青云转身,将怀中所携带的龙纹玉符拿了出来。

    淡淡的月光下,龙纹玉符并不显眼,可这句话的含意却还是让临安公主面色骤然一变。

    只见她赫然起身,一把抓过陈青云手中的龙纹玉符观看,确认无误以后,这才冷笑道:“听说过又如何?”

    “难不成陈大人想跟本宫炫耀,你手中如今握着的权势足以翻云覆雨?”

    临安公主将那玉佩扔回去,红唇紧抿,面色不善。

    陈青云将龙纹玉符收起来,然后抬步往前走。

    临安公主见他如此无视于她,狠狠地跺了跺脚,捡起金簪,却不得不跟上去。

    因为她知道,陈青云的目的不会是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当她踉跄的步伐跟上陈青云的身影以后,只听陈青云漠然道:“不管公主信还是不信,臣只忠于皇上,臣今时今日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复仇。”

    临安公主自然不信,不过她脑海里还是想起了陈青云刚刚在亭子里所说的一切。

    如果高家当真如此歹毒,那么也难怪陈青云如今要联合吴王报复高家。

    可这些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不会忘记,这些日子陈青云是如何对待她母妃的?

    “你就是一个卑鄙小人!”

    临安公主冷声道,似在发泄心中不满。

    可此时陈青云却忽然停住脚步,只见他忽然转头,然后眸光幽幽地盯着临安公主。

    临安公主冷不防被他那目光吓到,声音也有几分忐忑道:“你你想干什么?”

    “本宫本宫说的”

    “公主亦是如此。”陈青云打断临安公主的话,说得十分肯定。

    “什么?”临安公主好似明白,又好似不明白,懵了一样地抬头问着陈青云。

    陈青云淡淡地扯了扯嘴角,讥讽道:“臣的意思是,公主也是一个“卑鄙小人”!”

    “你”

    “你放肆!”

    临安公主气急败坏地吼道,也亏得这一片幽静,又有禁卫军暗中守着,不然只怕临安公主这一声怒吼,早就惊了不少守夜的宫人。

    陈青云看着临安公主恼羞成怒的样子,当即轻嗤道:“公主何必否认,你当初下毒暗害张莹莹,让她从萧凤天的未婚妻沦为整个京城的笑柄,最后**嫁给贺炯辉。”

    “公主手段之狠辣,就是臣也望尘莫及。”

    临安公主气得捏紧拳头,骨节在咔咔作响。

    她多想冲上去,狠狠地甩陈青云几个耳光。

    暗害张莹莹,反被张莹莹暗害。

    害张莹莹沦为整个京城的笑柄,张莹莹害她沦为整个京城的笑柄。

    这些事情,都是她心里不可触碰的伤疤,是她的耻辱,也是她毕生不可回避的痛苦。

    可陈青云不留遗力地戳着她的伤口,仿佛要看见鲜血淋漓才觉得畅快。

    陈青云的狠辣,又何曾是她能够企及的?

    “你住口,本宫如何,轮不到你来多嘴。”

    临安公主仿佛气狠了,说出的话,语气缓慢而狠戾。

    仿佛一字一句,都从鲜血淋漓的口中吐出。

    陈青云闻言,恍若不觉,继续往前。

    临安公主有气无力地跟在后面,明明有那么几刻,她多想要逃到她父皇的面前诉说着陈青云的斑斑罪行,可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心中的怨恨愤懑。

    她怎么出来的,又是怎么听到陈青云说话的,包括此刻陈青云敢在宫道上就跟她谈论龙纹玉符。

    她不信陈青云没有准备,就像是陈青云知道,她根本逃不掉一样。

    可堂堂的公主,什么时候竟然活得如此憋屈而苦闷?

    临安公主实在是觉得自己受够了,那偏殿的房间又窄又闷,没有人侍候,吃喝都极其简单,她不吃也不会有人劝她,饿着就是饿着,偶尔想睡睡午觉,耳边都是母妃撕心裂肺的叫声。

    她已经从一开始的隐忍,坚持,到如今的愤恨,怨恶,痛绝。

    甚至于,豁出去了。

    是的,她准备豁出去了。

    这样一天天,一夜夜的折磨,她受够了。

    “你说吧,到底想要本宫如何?”

    “既然你对本宫和母妃都没有杀心,又是父皇的心腹,陈青云,你到底要让本宫如何?”

    临安公主停了下来,不是她跟不上去,而是她不想跟上去了。

    她知道,陈青云有办法让她出来,也有办法洗清她母妃所受的一切冤屈。

    可这一切,都取决于,她帮陈青云做些陈青云做不到,或者不想亲手做的事情。

    陈青云微微勾起了嘴角,满意地转过头来。

    昏暗的夜色中,隔着几丈的距离,临安公主都能感觉得到,陈青云那种畅快和得逞的愉悦。

    她很不甘心,可她知道,从一开始,想要掌控她便是陈青云的目的。

    可惜她明白得太晚了,也错过了最佳选择的时机。

    如今是被继续关起来,还是听命于陈青云,不再听到母妃那些痛苦的哀嚎,她选择了前者。

    不是她懦弱,也不是她愚蠢,而是陈青云早就算准了,在这宫里,唯一真正对她好,将她当珍宝的人,只有她母妃。

    “公主暂时不需要知道,臣到底寓意何为?”

    “公主只需要告诉贤妃娘娘,有人想借吴王的手除去她,有些事情,公主自然就看得明白了。”

    陈青云说完,大步离去。

    这一次,他的步伐快而无声,渐行渐远。

    临安公主怔忪之间,之前带她过来的禁卫军便出现在她的身边。

    此时此刻,临安公主又迷茫了。

    难不成如今她和母妃的处境,以及陈青云这些隐晦又放肆的暗示,父皇都知道?

    还是说,连父皇都被蒙在鼓里?

    如果是后者那这个陈青云玩弄权术的心机,岂不是已经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可惜临安公主不会想得到,她父皇之所以那么信任陈青云,那是因为知道陈青云最致命的弱点。

    然而,她父皇唯一不知道的是,陈青云如今这个最致命的弱点,已经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一个无法面对自己未来的人,无法接受爱妻身中剧毒的男人,又怎么还会如常人一般考虑良多,处处小心谨慎,敬畏于皇权?

    对此时此刻的陈青云来说,那便是,抓住幕后真凶的那一天,若是他想要的结局得不到,那么之前所有伤害过他爱妻的人,通通都死不足惜。

    从李心慧中毒的那一刻起,同生共死便已经是他毕生的夙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