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一章深情相拥
    天色刚刚昏暗的时候,陈青云破天荒地回来早了。

    李心慧觉得秋高气爽,用过晚膳便让青黛扶她到院子里坐坐。

    陈青云回来的时候,跨进正房便看到她坐在藤椅上,那藤椅摆在梧桐树下。

    天色昏暗,廊檐下的灯却还没有亮起。

    那绿如翠玉一般的浓荫下,她手肘搭在椅子的扶手上,然后撑着脸颊。

    她傻呆呆地看着他,长长的睫毛轻轻地眨动着,像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样。

    好似偷窥了憨憨的懒猫儿,陈青云的嘴角下意识就噙了一抹笑意。

    油然而生的幸福感让他迫不及待地走向她的身边,然后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便落了一吻在她的眉间。

    “今日怎么会这么早?”

    李心慧微微愕然,那瞪大的眼里,只余一张近在咫尺的面孔。

    看着是清减不少,眼下浮肿,还有深深的乌青。

    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睡上一个安稳觉了,她心疼地抚上他的脸颊,那手来回地摩擦着,似乎感受了风霜般的磨砺。

    陈青云受不住她这样爱怜的目光,仿佛他才是受苦的那一个。

    他伸手去握住她的手,然后将她的手带到他的腰间。

    他将头伏在她的腿上,然后用慵懒的声音道:“案子有些眉目了,皇上特准我早些回来。”

    “皇上还说了,等这个案子结束以后,便准许我陪你到庄子上小住几月。”

    “到时候我们等孩子满月再回来。”

    陈青云说着,眸光有些湿润。

    他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腹,可却没有抬起头来看她。

    他害怕自己会忍不住落泪。

    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太难受了,他真害怕自己会坚持不住,等到那希望来临的那一刻。

    有陈青云这种深情的眷恋,李心慧觉得自己心里好受多了。

    她眼眸亮了起来,嘴角慢慢浮现笑容。

    温柔的手搂着靠近自己的男人,然后出声道:“如果京城里的烦心事太多话,那就多住几月再回来。”

    “不过玉衡的婚事总是要参加的,我们冬天的时候再去庄子上吧。”

    “到时候弄个暖房,我就侍弄侍弄花花草草,你就给我多画些花花草草。”

    “如今“譞雲居士”的墨宝已经是有价无市了,我总要为我们的孩子多积一些传家宝。”

    陈青云那最后的余光,都埋进了她的双膝之中。

    可却用自己的衣袖,垫在了眼睛下。

    泪痕湿湿时,他嗡声嗡气道:“都听你的。”

    “你说画什么就画什么?”

    “最好种满一院子的牡丹,到时候再在牡丹丛里面摆上一张软塌。”

    “等待三月花开时,我便为你画一副《美人春睡牡丹图》。”

    “也只有那个,才称得上是我们陈家的传家之宝。”

    陈青云说完,那头动了动。

    李心慧察觉时,他已经抬起头来了,并且那潋滟清亮的眸子里,全是调侃的戏谑之意。

    她的呼吸微微一滞,心里下意识觉得青云是哭过了。

    可看他嘴角浮现的笑容,又分明像是忍着笑意在逗她。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总觉得青云有些不对劲,连跟她开个玩笑,她都会深思几分。

    她当即也跟着笑了起来,并且下意识摸了摸脸颊道:“那个时候正值产期吧?”

    “我一定胖得不能见人了。”

    “要画也是后年去画了,明年估计成不了。”

    “既然是传家之宝,画中人就算不是倾国倾城,也该是一位清秀佳人才好。”

    明年?

    后年?

    如果真的有的话,不管她胖成什么样子,在他的心里都是最美的。

    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又有些热了,可他不想让她看见。

    他俯身吻上她的唇,极尽缠绵地吸允。

    她被动地承受着,嘟囔着,微微挣扎。

    他全然不顾,一双手覆上她的眼眸,一双手却快速地抹去泪痕。

    终于,在她嘤咛声中,他放开了她。

    她的身体往后仰着,微张的红唇在喘着气,那唇瓣上面红艳艳的,有着暧昧的痕迹。

    她娇嗔地瞪视着他,似有不满道:“都快要做爹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孟浪?”

    陈青云闻言,当即歉意地笑了笑道:“是孟浪了。”

    “我想告诉你的是,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为你画一幅《美人春睡牡丹图》。”

    “直到我提不动画笔,你也华发满鬓。”

    他的话说完,下意识给她理了理鬓角。

    李心慧觉得心都软成一团了,这世间,就有这么好的男人,深情入骨,而且还被她给遇上了。

    她伸手搂住他的腰身,将自己的额头贴进他的怀里,眼泪汪汪地道:“我应该继续多做一些善事的。”

    “我可以调配更多的秘方和药方,我还可以画很多的花样子,布匹的染色和面料等等。”

    “我做得太少了。”

    “上天将你给了我,这是我莫大的福分。”

    “我们的这段情缘来之不易,波折重重,可即便如此,你也不曾想过要放开我的手。”

    “每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都可以很肯定地跟自己说,我的青云永远都不会放弃我。”

    “因为这个,你不管多晚回来,我都相信,你会回来的。”

    所以这些日子他每一次的晚归,她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陈青云迫不及待地想说,够了,够了。

    你做的够多了,是他做得少了,也许正因为他做得少,所以上天才会重重地惩罚他。

    如果做善事有用的话,他做一辈子可不可以?

    如果苍天真的那么有情的话,再眷顾他们几不可以

    孤单的夜晚,她一个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最近冷落了她的时候,一夜夜天明才回来的时候,她是不是失落地看着他即将又要离开的背影?

    甚至于有些时候,只知道他回来过,却连背影都看不到?

    陈青云想说,他真的不够好。

    别人的丈夫是什么样子的,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她是他求来的。

    那些过程艰辛和曲折都历历在目。

    他是想给她一世安稳,一世荣华,一世康泰。

    他要的不是这短暂的半生,最后让她痛苦死去。

    如果这结局依旧不能改变,那么他宁愿她从来都没有回来过

    他也宁愿他自己永远不曾苏醒过,依旧痛苦不堪地待在那永不见天日的地方。

    心里百感交集,千般滋味。

    可就算这般,到最后他也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他只是将她抱在怀里,深深地吸取她的气息,然后用心感受着,她在会怀里的感觉。

    这种充实他怀抱的幸福感会冲淡一切恐惧,让他获得继续坚持下去的力量。

    不到最后一刻,他不会认输。

    不将仇人的心剜出来,他无法面对她的信任。

    孟贵妃捏着手里的字条,恨不得揉个粉碎。

    那个人竟然想要让她救贤妃或者杀了贤妃。

    贤妃若是在她自己的宫里,她或许可以想想办法。

    可现在,贤妃在禁卫军和陈青云的手里,这个时候,她除非有通天的本事。

    否则在如此森严排查的时候,她别想接近贤妃。

    就在孟贵妃心烦意乱,恨不得与之同归于尽的时候,姚淑妃上门了。

    天色黄昏,华灯初上。

    尚未用晚膳的孟贵妃拢了拢宽大的宫装,心里却寻思这姚淑妃此行的目的。

    姚淑妃早些年的时候跟盛气凌人的孟贵妃有些罅隙,因此自成王死后就甚少进入重华宫,以免一不小心就被孟贵妃以为,害死成王背后的凶手是她。

    当然,她也害怕会被皇上猜测,她上赶着来重华宫奚落孟贵妃。

    以如今吴王的势头来说,说是刺孟贵妃的心也不为过了。

    毕竟前些年,争太子之位最迅猛的人,当属孟贵妃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