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多思多虑
    自从李心慧受伤以后,陆陆续续都有客人到访。

    就连林妙音,韦静,姚玉珊等都亲自登门探望。

    可唯独明珠郡主迟迟不见踪影。

    李心慧心里担心明珠郡主有麻烦,便让粱嬷嬷私下出去打听。

    结果还真被她给猜中了,明珠郡主被软禁在郡主府,现在的郡主府进进出出都是王府的人。

    高鸿绑了高竟,却不知道高竟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也许贤王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所以才软禁了明珠郡主,从而将这个秘密继续瞒下去,想别的办法去救高竟。

    想通这层,李心慧又吩咐粱嬷嬷打听高,柳,两家的动向。

    结果得到的消息是,柳成元竟然和高家四房的一位小姐定亲,那位高小姐名唤高玉珠,今年才十四岁。

    “高家看来是铁了心要套牢柳家了。”

    “现在外面都有高家的流言吗?”

    李心慧问道,她之前听青云提起过,因为高玉兰的事情,现在高家的名声很不好听。

    说起这个,粱嬷嬷当即好笑道:“也亏了那一夜有卓老将军坐镇,那高玉兰中了媚药,没有办法,只得让高家的护卫给解了。”

    “可之前高家说高玉兰跟柳公子情投意合,这不是明摆着自己打自己脸吗?”

    “又因着柳公子品行甚好,又师出名门,现在都说高家的人阴险狡诈,表面上一副世家贵族的嘴脸,背地理尽干肮脏事。”

    “有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翻出了高家这些年的姻亲,说是亲家口苦难言,高家就是个无底洞。”

    “反正说什么难听的都有,可高家据说下一步就要跟柳家商定婚期了。”

    “哎柳公子那么好的人,却摊上这样的事情,真是倒霉啊。”

    粱嬷嬷说完,十分感叹地补了一句。

    事实上明眼人都看出来,高家非要结下柳家这一门姻亲,肯定是有图谋的。

    可柳家刚入京城,根基哪里比得上高家。

    “开始不好没有关系,结局好就行了。”

    “我相信柳家不会这么被动挨打,我听青云说,贤王已经伸手管这件事了。”

    “毕竟竟儿怎么说也是贤王的亲外孙,不会坐视不理的。”

    粱嬷嬷闻言,连连点头。

    高家这股议论之风都盖过公子主审的案子了,这其中又怎么可能没有贤王的手笔。

    粱嬷嬷本就是世家出来的老人,哪里会不明白其中的猫腻。

    “这眼看着就要到八月了,八月中秋节,接着又是景王爷的大婚。”

    “萧夫人把去韦家下定的日子定在了九月二十八呢,到那个时候,夫人也可以一起去沾沾喜气了。”

    “过了九月,十月初六又是谢公子跟姚小姐成亲的日子。”

    “这接二连三都是喜事,夫人也别为那些不开心的事情烦心,横竖这里里外外都有公子呢。”

    粱嬷嬷就想着说些开心的事情让李心慧开心。

    李心慧想着这些日子早出晚归的青云,心里总有着淡淡的惆怅。

    青云的话少了许多,回来时,多半都是抱着她睡觉。

    有好几次,她半夜醒来,发现青云一直没有睡觉。

    他的手偶尔总是在不停地动,或是握握她的手,摸摸她的肚子,亦或是小心翼翼地将她搂进怀里。

    他的动作轻柔之中透着深深的疼惜,那种仿佛刻进骨髓里面的爱意,让她哪怕是在睡梦中都能感觉得到。

    或许是这一次的伤情吓到他了,尤其是,在受伤后发现她怀有身孕。

    李心慧不想青云患得患失,整夜无眠。

    这样他的身体很快就会垮下去了,他还这么年轻,未来的路那么长。

    她不希望看到他一丁点的不好,那样她会比他更难过。

    “今晚给公子炖一盅枸杞羊蹄汤,就让在灶上温着,他什么时候回来,就端来给他吃。”

    “许是有孕了,我近日总是嗜睡。”

    “怕是一会他还没有回来呢,我又睡下了。”

    李心慧说完,轻叹一声,也不知道是愁呢?还是烦呢?

    粱嬷嬷闻言,心思一动,当即附和着道:“能睡才好呢?”

    “许多怀孕的妇人,不是吃不下,就是睡不好。”

    “这还没有等到生产呢,身体就被拖垮了。”

    “夫人这样是有福气的,这会先养元气,等到把胎坐稳了,咱们便去庄子上小住,每天走走动动,到生产的时候就松快得多了。”

    李心慧颔首点了点头,心里是赞同粱嬷嬷的话。

    从前她也知道女人怀孕以后,容易多思多虑。

    可到了她的身上,才知道这多思多虑压根是控制不住的。

    尤其是这段时间青云陪她的时间少了,偶尔一个人的时候,她总是会担心青云。

    那种莫名其妙的担心来得又多又急,若不是那仅存的理智时时刻刻拉扯着她。

    或许她都已经开口,想方设法留下青云在府里陪着她了。

    想到这里,李心慧在心里又是一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