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太医最有嫌疑
    皇上看过陈青云呈上来的折子,转手就递给了秦公公。

    秦公公眼眸一眯,顿时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昨夜德妃娘娘差人来禀,说有两个粗使宫女做了些阴私之事,她已经私下处决了。”

    “您也是知道的,德妃娘娘这么多年来,从不逾矩,奴才还曾想,能惹怒德妃娘娘的宫女,只怕不只是犯下阴私之事,这才”

    承平帝抬眸,凉凉地扫了一眼秦公公,接了他的话道:“这才禀了朕一声,说是处置了两个宫女,却没说是处死了。”

    秦公公心虚不语,连忙跪在地上。

    此时此刻,他肠子都悔青了。

    德妃那是宫里出了名的老好人了。

    昨夜也真是鬼迷心窍了,他竟然想着不过两个宫女,就当给德妃个颜面。

    这么多年了,皇上身边嫔妃,唯独没有给过他脸色看的,也只有德妃娘娘了。

    “奴才该死,是奴才自作主张没有禀明皇上。”

    “奴才当时当时当时就念着德妃娘娘这些年的好了。”

    “啪!”的一声,承平帝的手狠狠地拍击在卓上。

    “好!”

    “好得很!”

    承平帝从龙椅上站起来,他脸色铁青,眉峰紧皱,一张红唇气得发抖,仿佛还想说些怒气横冲的话语。

    陈青云站在下首,见承平帝压抑不住的怒气,当即便提醒道:“皇上,仅凭这些不足以证明毒是德妃娘娘下的。”

    承平帝闻言,心里的怒火更甚。

    他甚至于红了眼睛,面容都开始扭曲起来。

    “你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

    “德妃,朕在后宫里最信任的女人。她竟然竟然也在骗朕。”

    “她的举动已经说明了,她知道些什么?就算不是真凶,也是跟真凶有关的。”

    “可她竟然可以忍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啊?”

    承平帝悲愤道,当年德妃有孕,好几次差点滑胎。

    是是静姝将她接到身边照看,让她平安生下景王的。

    可德妃竟然如此忘恩负义,包庇着幕后凶手,甚至于很有可能她自己就是。

    是了,是了!

    当年宫里的嫔妃,当年只有德妃和贤妃跟静姝最为亲近。

    可跟静姝小住过的,只有德妃。

    德妃若是下毒,是最有机会的那个人。

    皇上的眼眸越瞪越大,他深深的瞳孔里,黑压压一片,仿佛疾风暴雨来袭。

    脑袋里突然涌出了太多太多的往事,他来不及一一理清,只觉得头疼欲裂。

    他狂躁地拂去桌上的茶杯奏折,对着跪着的秦公公和一旁的陈青云大吼道:“出去,出去!”

    “你们通通给朕滚出去!”

    秦公公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他跑得极快。

    陈青云慢慢地往后退,视线却观察着承平帝骤然一变的神情。

    震惊,愤怒,痛苦,猛然一瞪的目光。

    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关键往事,而那些往事极有可能都指向德妃是下毒之人。

    陈青云心里一凛,眸色也暗了下来。

    他出了龙阳殿的时候,只见秦公公打发了值岗的小太监,自己扶在殿外的石柱上喘气。

    陈青云慢慢走了过去,出了廊檐,便是直射而来的阳光。

    很刺眼,再加上那金色琉璃瓦上反射下来的光芒,更是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秦公公,皇上怎么突然大发雷霆了。”

    “就算德妃娘娘昨夜处决了那两个宫女,这也不能证明毒是德妃娘娘下的!”

    秦公公此刻还惊魂未定呢,以前他总觉得自己跟德妃原先都是伺候皇上的老人,那情分自然不是其他嫔妃可以比的。

    可现在看来,希望德妃不要真的做了什么蠢事,连累被皇上以为他是帮凶就不好了。

    “陈大人有所不知,当年当年德妃娘娘还是嫔位,怀有身孕后几次见红,差点滑胎。”

    “是慧娴皇后将她接到自己的宫里,悉心照料,景王才得以平安出生。”

    “慧娴皇后没有子嗣,对景王尤为喜爱,连带着对德妃也亲近几分。”

    “就是德妃这个封号,都是因为慧娴皇后才得以册封的。”

    “许是皇上刚刚想起来,德妃当年时常在慧娴皇后的身边走动,而德妃娘娘昨晚处死宫女的举动极为反常,所以皇上这才一时难以接受,认为德妃娘娘有很大的嫌疑。”

    陈青云忽然想起来,上一世,孟贵妃疯了,姚淑妃在宫变的时候死了。

    唯独只有德妃,因为景王顺利登基而成了太后。

    最后的赢家,得利者,竟然是德妃?

    为什么一直以来,他忽略了最后的得利者?

    难不成因为前世他拥护的是景王,从心里认定景王是正统,而德妃自然也被他排出在外?

    昨晚,是他通知了景王。

    德妃也是在昨晚处决了那两个宫女。

    该死!

    陈青云恨不得给自己一拳,他竟然忽略了最致命的一点,那便是最不可能的,也许才是真凶。

    怪不得刚刚皇上会如此反常,想必那些过往他一定都知道。

    不止是皇上,还有一个人也知道。

    陈青云眼眸一眯,当即匆匆地往宫外赶去。

    秦公公看他那衣袂如风的样子,像是急于去抓人一样。

    可看他走的方向,又是出宫的,一时间满头雾水。

    陈青云出了皇宫,直奔卓一帆的小院。

    卓一帆跟赵老正在院子里研究那残卷上提及到的几味药材。

    陈青云冷不防推门进来的时候,面容紧绷,目光阴翳,浑身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赵老太医下意识就想避其锋芒,连忙侧身准备离开。

    这时,只见陈青云大步走到卓一帆的面前,十分认真地问道:“当年在宫里,德妃是不是跟慧娴皇后交好,而且还在慧娴皇后的身边小住过。”

    卓一帆下意识皱了皱眉,他很快就明白陈青云问这话的意义。

    他想了一会,眼眸微眯,沉凝道:“德妃与她较为亲近,其次是贤妃。”

    “不过贤妃是刻意接近她的,可德妃却是因为她自己出于怜悯。”

    陈青云的目光几欲转变,神情也较为紧绷。

    这时,只听一旁的赵老太医道:“我到是记得,慧娴皇后的宫人有一次去太医院传太医,说是慧娴皇后的手指被猫抓伤了。”

    “等到太医去的时候,慧娴皇后的手已经包扎好了。”

    “说是涂抹了凝露膏,不碍事。”

    “皇上事后过问那猫是谁的,德妃娘娘说是她的,为此还被禁足了三天。”

    赵老太医的话仿佛像是黑暗里的明灯,就连卓一帆也转头看了过去。

    赵老太医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打量,当即便道:“一般太医出诊后都要记录在案的,用了些什么药,可那一次偏偏什么药也没有用,也没有把脉。”

    “所以脉案上没有,时间长了,慧娴皇后身边的宫人都散了,也就没有人记得了。”

    “德妃谨小慎微,甚少被皇上责罚,所以那一次禁足,我的印象尤为深刻。”

    卓一帆阴翳的目光满是嗜血的杀意,他握紧拳头,手上的骨节咔咔作响。

    他之前以为,真凶是贤妃。

    可如今看来,却是他一直不曾怀疑过的德妃。

    好深的心机,先示弱接近,再行谋害。

    那毒从伤口进入体内,谁能察觉?

    “若真是她,必要将她挫骨扬灰。”

    卓一帆厉声道,他还记得当年她将景王抱在怀里的时候,那样温柔的神情。

    德妃若不得她的眷顾,又怎么可能活到今天?

    陈青云没有理会卓一帆的话,他看着卓一帆的眼眸,直直地看尽那苍凉而愤恨的瞳孔里去。

    “现在我们假设德妃就是下毒真凶,首先这毒的来源就非比寻常。”

    “其次,谋杀慧娴皇后她有嫌疑,那么其他嫔妃呢?”

    “难不成每一次有嫔妃和皇子意外受伤的时候,她都会在场?”

    陈青云说完,赵老太医和卓一帆都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卓一帆和陈青云下意识看向赵老太医。

    赵老太医被他们二人看得心慌得很,连忙出声道:“我可是清白的。”

    “太医!”

    卓一帆和陈青云异口同声道。

    每次受伤,必须要由太医包扎。

    一直以来,他们都忽略了,太医才是最有机会下手的人。

    尤其是,涉及到其他嫔妃和皇子,没有比太医更适合下毒的人了。

    “看来太医院积压了那么多的脉案,也是时候翻一翻了。”

    陈青云说完,对着找老太医和卓一帆颔首,转身离去。

    赵老太医此刻才恍然大悟,不过片刻后,他又轻叹道:“这么多年了,太医院当值的太医基本上都换了个遍。”

    “而且那些脉案上记载,大多为好几个太医同时会诊,想要揪出其中那个暗下毒手的,不容易啊。”

    卓一帆闻言,阴鸷的目光尽是杀意。

    他相信陈青云有这个能力揪出太医院里面的内鬼。

    如果陈青云没有,他不介意将当年那些太医都找出来,然后杀光。

    只不过幕后的真凶到底是不是德妃,估计一时半刻还不能肯定。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