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线索
    接连抓了不少宫中的人以后,陈青云也得到了些许线索。

    不过这个线索有些特殊,未免上了小人的当,陈青云传信给了景王,两个人约在“无涯书斋”会面。

    隐蔽的小楼里,周围堆满了几大箱子的藏书。

    景王来的时候,心里隐隐知道出事了。

    果不其然,只听陈青云直言道:“太医院已经有人招了,看到德妃娘娘身边的两个宫女去翻看过长康的用药记录。”

    “栖云宫里的人,确实没有问出些什么来?”

    “德妃娘娘今日去钦天监给你选了一个成亲的大喜日子,就在八月十八。”

    景王闻言,面色一惊,连目光都冷了下来。

    他瞪视着陈青云,压抑着愤怒道:“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下毒这件事,绝不可能是本王母妃做的。”

    陈青云平静地扫视着景王,他也不信。

    因为那暴露的痕迹太明显了,就好似为了引他朝着德妃的方向去查。

    “臣与王爷之交至诚,如今先行透露这个消息便已经态度明确。”

    “明日,微臣会到德妃娘娘的宫中抓人。”

    “言尽于此,王爷斟酌。”

    陈青云说完,便离开了小楼。

    景王一个人在原地站许久,陈青云能在这个时候跟他说这些,便已经足以证明,陈青云也是相信母妃的。

    可父皇要的是证据,并不是他们认为笃定的信任。

    景王想到这里,连夜入宫,本来是想看看其中有什么猫腻之处。

    可谁知道

    当他到了流云宫的时候,只见宫人们用水在清洗地面,迎面的风一吹来,便是浓浓的血腥味。

    景王皱起眉头,宫人们见到他来的时候,下意识退到一旁去。

    主殿的花厅里,德妃正坐在罗汉床上喝茶。

    她许是没有料到儿子会在这个时候进宫,此时她双眸空洞地望着殿外忙碌的宫人。

    就在刚刚,她杖毙了两个吃里扒外的宫女。

    她的手很凉,差点都端不住茶杯了。

    可她还是稳稳地将那茶杯放在矮桌上。

    “怎么在这个时候进宫了?”

    德妃微微抬眸,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

    景王觉得心里的那根弦更紧了些,他动了动嘴,有些迟疑地道:“有些婚礼上的细节,需要跟母妃商议。”

    德妃闻言,当即含笑道:“母妃还怕你自己不上心呢?”

    “婚礼上要注意的细节可多了,还有日后夫妻相处之道等等,你不住在宫里,母妃也不能事实提点你。”

    “刚好母妃身边的周嬷嬷和方嬷嬷都到了荣养年纪,你便算是替母妃照顾她们一二吧。”

    “有她们在你身边,母妃就安心多了。”

    一旁候着的周嬷嬷和方嬷嬷在德妃的示意上前见景王,景王见状,心里越发沉得厉害。

    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周嬷嬷和方嬷嬷是母妃身边的老人了,算是母妃最得力的亲信。

    可此时此刻,母妃竟然要将这两人同时给他。

    “你们先行退下吧,本王有话单独跟母妃说。”

    景王压抑着自己惶恐的情绪,然后坐到德妃的身边。

    周嬷嬷和方嬷嬷在德妃的示意下退出去,外面的宫人也都打发了。

    偌大的主殿内外,便只有相视凝望的母子。

    片刻后,德妃打破沉静的气氛道:“母妃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那两个宫女被人指使,我只能动手除去了。”

    “你大婚在即,母妃不想这宫里的腌臜事会拖延你的婚期。”

    “回去好好准备吧,母妃没有做过的事情,查不出什么来的。”

    景王看着淡然温和的母妃,仿佛刚刚她那托付周嬷嬷和方嬷嬷的语气都是他的错觉。

    然而他还是不放心,当即出声道:“那两位嬷嬷必须留在母妃的身边,照顾好母妃。”

    德妃闻言,当即轻笑道:“傻孩子,别人想要诬陷我,自然会从母妃身边亲近之人入手。”

    “母妃的本意是叫你带她们出去避避风头,她们跟了母妃这么多年,母妃不想她们最后落得个不好的下场。”

    景王闻言,心里那悬着的一口气才松缓下来。

    他望着母妃那双澄净又温柔的眼眸,当即翘了翘嘴角道:“幸得今日入宫与母妃相谈,否则儿臣会私下妄加猜想。”

    德妃看着自己儿子的眉眼,想到他小时候在自己怀里爬来爬去的样子。

    那个时候,不正是有子万事足吗?

    她抿着唇微微地笑了起来,拉着儿子的手便说起话来。

    “王府里的刘统领可还好?”

    “他是母妃的同乡人,也算母妃的半个娘家人。”

    “皇上当年原本要提拔他去做将军的,可是因念着母妃的一份恩情,他便只做了你王府的侍卫统领。”“日后有机会,你便提拔提拔他吧。”

    “母妃不能给你强大的外祖父家,可你终究是你父皇的儿子,所以该是你的,你便努力去争吧。”

    “不要成天担心母妃,这么多年了,母妃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父皇最清楚。”

    “今夜母妃处理这两个吃里扒外的宫女,你父皇都不曾派人问过一句。”

    絮絮叨叨的话,听起来再寻常不过。

    景王心里疑虑和担忧渐渐散去,也开始说起府里的一些境况。

    吴王和襄王的外祖父家再强大,可牵扯了派系之争,父皇就未必乐意见到。

    到是他,京城的势力虽然薄弱,可效忠他的地方官员却不少。

    父皇准备剔除腐肉,看着翰林院储备的那些士子就知道了。

    到时候,陈青云给他的那一份名单,便又有用处了。

    景王有心想要母妃看到他的成绩,说得也较为详细。

    德妃认认真真地听了,偶尔还会指点一二。

    母子俩不知不觉就谈到了深夜,最后景王直接宿在了流云宫。

    次日一早,景王心中的忧虑散去,下了早朝以后,便带着周嬷嬷和方嬷嬷回了景王府。

    与此同时,陈青云将线索断在流云宫宫女身上的消息呈报给了皇上。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