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三章情不自禁
    房门外,韦嬷嬷和粱嬷嬷的眼眶红了起来。

    府里下了死命令,不许说夫人中毒的事情。

    周亦明只知道夫人受了伤,却不知道夫人还中了毒。

    那毒脉象上根本把不出来。

    本来公子就够难受的了。

    这一下,还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

    韦嬷嬷和粱嬷嬷抹了抹眼睛,觉得那眼泪水怎么也止不住一样。

    “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奴婢已经做主封了封红了。”

    “等公子回来,还不知道要多高兴呢?”

    粱嬷嬷揉了揉眼眶,人还未至,那欢天喜地的声音便传进了正房里。

    等到她和韦嬷嬷都进去时,萧夫人和齐夫人还以为她们两个是为了李心慧高兴。

    好不容易欢欢喜喜地将萧夫人和齐夫人送出陈府时,天都已经暗下来了。

    陈青云还没有回来,周亦明便已经洋洋洒洒写了大篇孕妇忌食之物。

    可等他写完以后,才惊觉自己多此一举。

    夫人自己精通药理的,这些事情那里需要他操心?

    周亦明笑着将自己写好宣纸折起来,放进药箱里,准备日后留给其他病人。

    这时,只见眼眶红红的青黛过来找他,说夫人有些事情要问。

    周亦明连忙跟着青黛出门,两个人往正房走去,路上周亦明十分奇怪道:“夫人有孕不是很开心的事情吗?”

    “我看你们几个,每个人的眼眶都是红红的。”

    “再高兴也不至于哭个没完吧?”

    青黛闻言,心里一凛。只见她眸色一变,当即收敛情绪道:“你知道些什么?”

    “幸好那箭当时对准的不是夫人的肚子,不然岂不是“

    “那晚你不在,你没有看见,夫人流了好多血,是活活疼晕过去的。”

    “这个孩子能保住,真是太惊险了。”

    周亦明能想象那个场景,他也能理解青黛她们了。

    不过他还是提醒道:“夫人有孕是喜事,孕妇本来就多思多虑,更何况夫人身上还有伤。”

    “你们最好还是开心一点,不然引了夫人深想,对她的身体不好。”

    青黛闻言,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然后又谦虚地表示听从了周亦明的话。

    等到了廊下,看到粱嬷嬷,韦嬷嬷,青鸾,红樱,红菱都守在那里时,她当即便提高声音道:“周大夫说了,别没事哭丧着脸,夫人看了也不好。”

    “咱们陪夫人挺过这遭,知道夫人的艰难,可知道归知道,现在夫人苦尽甘来,你们别没事寻夫人的晦气。”

    “再者,咱们的小公子福大命大,日后一定会顺顺利利出生的,大家干活带点劲,笑着也喜庆点。”

    李心慧在正房里,能够听到是青黛在说话,还提到了她。

    可她听不太明白,印象里青黛不是喜欢训话的人。

    刚好这时粱嬷嬷陪着周亦明进来,李心慧便问道:“青黛说什么呢?”

    “很认真的样子。”

    粱嬷嬷闻言,笑得诚恳道:“这还不是老奴惹的。”

    “老奴之前见到夫人流了那么多血,这不刚刚高兴完了就哭。”

    “那几个笑丫头也是喜极而泣,又是后怕又是惊喜的,一个个弄了红红的眼眶。”

    “周大夫人说,这是喜事,让我们别红眼睛。”

    “这不青黛就端着架子训起来了,话虽如此,可老奴看她们一个个都高兴地听着。”

    李心慧闻言,哑然失笑。

    青黛和青鸾跟她的时间最长,一路走来,感情自然深厚。

    想到之前的凶险,别说是她们,就是她自己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确实是喜事,这段日子你们也辛苦了。”

    “等公子回来,让他好好赏你们。”

    “好嘞,那老奴先替她们谢谢夫人和公子了。”

    李心慧说完,粱嬷嬷连忙应承下来。

    好似怕慢一会,这打赏的事情就会变卦一样。

    李心慧又笑了起来,知道是粱嬷嬷故意逗她的。

    周亦明把了把脉,发现没有什么不妥,当即便出声道“夫人可是感觉身体有其他不适之处?”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道:“这个孩子的月份太浅,之前用药的时候不知道,你开的药方里,可有些不妥的药?”

    周亦明恍然大悟,又觉得夫人比他想的周到。

    他当即回想了一番,摇了摇头道:“给夫人开的方子都是以温和为主,再加上夫人一开始涂抹了凝露膏,后来公子又带回了火莲花入药,所以伤情一直都在减轻,并没有用过什么虎狼之药。”

    “而且夫人的喜脉浮沉有力,并没有不妥之处。”

    “想是夫人之前身子健朗,连带着孩子也十分健康。”

    李心慧闻言,彻底放下了心里的担忧。

    她就害怕之前喝的药对孩子不好呢。

    陈青云还未回府之前,余江便去宫门外等着他。

    所以在步入陈府的时候,陈青云其实便已经知道心慧怀孕了。

    从前院到正房,一路都有明灯照着脚下的路。

    可陈青云却感觉自己在一片漆黑阴冷之地摸索,那种疼痛和喜悦,绝望和希望通通交织在一起。

    没有人能够领会他的心境,他一个人走着走着,在距离正房不远处的假山下蹲着,然后头靠在冰冷的山石上,如溪流一般的泪珠便簌簌而落。

    曾经企盼的幸福,近在咫尺。

    可他伸出手,触摸到的却是湿冷的幻象。

    好比曾经在阴暗之地,自己编制了一个又一个的美梦来骗自己一样。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们?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陈青云在心里嘶喊着,那深幽的瞳孔遍布血红色的光芒。

    他握紧拳头,似有骨节咔咔作响。

    他想回头,狠狠地对着假山发泄。

    可是他不能,他连嘶吼都不能。

    沉重的压抑让他喘不过气来,整个府里都挂满了喜庆的红灯笼,这样笼罩着整个陈府的光芒,像极了他们成亲的那个夜晚,他触目所及,也是如此。

    一个是极致的欢喜。

    一个是极致的压抑。

    他仿佛看到两个极端,在短短的时日后,都加诸在他的身上。

    是不是逆天改命的人,都会造此惩罚?

    所以这是要让他后悔重来吗?

    还是这事实告诉他,到头来一切都将辗转成空。

    而他也会在那冰冷的阴暗之地醒来,继续编制着另外的美梦?

    陈青云徒然而无力地跌坐着,夜色的黑紧紧地裹着他。

    似有落叶被风带到他的脸上,秋天来了,他感觉到生命被终止的无奈和不舍。

    他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可这过程何其艰辛?

    他终于想起她说的那些话:“青云,你记住,我们不是为了别人而活着的!”

    “我们活着,刻苦学习,专研技艺,拼搏向上,为的从来都只是我们自己!”

    “别人对我们的好与坏,我们对别人的好与坏,都取决于私心,而私心里所渴望的一切,就是我们最想要活成的样子!”

    他的私心里满满都是她。

    他最想要活成的样子,是她的丈夫,是她孩子的父亲。

    他可以没有高官厚禄,可以没有健康的体魄,甚至于一字不识,永不作为。

    这些他统统都可以抛弃。

    唯独她,仿佛生于他的骨髓血脉之中,刻在他的灵魂之上。

    他舍不下,把命拿去都舍不下。

    陈青云一个人静静地想着,萧泽,萧沐,余江,甚至于陈挚,陈擎都看得出他的挣扎和痛苦。

    可没有一个人,在这一刻,有着想要窥探的心思。

    过了好一会,他慢慢起身,先回了书房换了衣衫,打理好了凌乱的发丝,这才回了正房。

    李心慧见他来的时候,意外地挑了挑眉。

    她以为他会第一时间赶来,没成想,他竟然还先换了一身的常服。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他屏退青黛和青鸾,面色赧然道:“刚刚跑得太急,在假山那边摔了一跤。”

    “噗。”

    李心慧没有想到,他那样老成稳重的人,也有在步伐上栽跟头的时候。

    她笑得很明媚,眼角眉梢都透着无尽的欢喜。

    她那白皙的手对着他招了招,然后便温柔道:“行了,我不笑话你了。”

    “我今日刚刚听到周亦明说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明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却感觉到好神奇啊!”

    “这可真是让我意外又惊喜,我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我怀孕了。”

    陈青云忍了许久的眼泪还是没有忍住,他突然就红了眼眶,嘴角含笑,像个傻子一样慢慢走上前道:“是啊,明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余江告诉我的时候,我便感觉魂魄都飘出体外了。”

    “很不真实,可却又真的很幸福。”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可我真的很开心,开心得控制不住自己,情不自禁就想要流泪。”

    李心慧见他的脸庞挂着两行清泪,那眼睛红红的,沾染了泪水,越发清透温润,漆黑如墨,仿佛蓄满了无尽的柔情

    她的右手覆上他的脸颊,心有些微疼。

    许是他前世太苦了,所以今生才这般失态吧?

    李心慧想着,眸光越发爱怜起来。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