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二章大喜事
    宫里热议纷纷的时候,德妃却难得出现在龙阳殿内。

    与旁的嫔妃不同,德妃十四岁的时候就被赐给了承平帝做贴身宫女。

    十六岁成了承平帝的侍妾,因为长期服用避字汤,所以德妃虽然跟承平帝最早,儿子却是后来才怀上的。

    德妃生得不算美艳,到像是赏心悦目的清秀佳人,子脸,淡淡的黛眉,鼻子小巧精致,红唇薄厚适中。

    眼睛亮而明媚,笑起来时,那双眸子仿若星辰。

    “近日宫中流言四起,人心惶惶。”

    “煜儿这孩子的姻缘一波三折,可如今实在是不能再拖了。”

    “所以臣妾今日斗胆请求皇上,下旨给煜儿指婚吧。”

    德妃说着,恭恭敬敬地跪到地上去。

    她就是那种低眉顺眼的人,惯做不来忸怩拿乔。

    承平帝想到景王的婚事确实一再耽搁,当即便道:“你在这个时候来找朕,就不怕被置在风口浪尖?”

    德妃闻言,平静道:“臣妾没有娘家,无权无势,所能依靠的无非就是皇上。”

    “外面的风雨再大,臣妾这叶小舟都是受到皇上庇护的。”

    “臣妾现在只想煜儿早日成亲,臣妾早日抱上孙儿,其他的都与臣妾无关。”

    承平帝看着德妃确实一心只顾念儿子,心里便暖上几分。

    他对德妃的怀疑本来就是最小的,当即便让秦公公昭了景王觐见。

    承平帝留了德妃母子俩用晚膳,第二天一早,林御史之女林妙音被赐为景王妃。

    这一消息出来的时候,林家顷刻间就热闹起来,而原本低沉的京城也有了些许鲜活的喜气。

    李心慧得到消息的时候,还是萧夫人和齐夫人来探望她,顺带着说出来的。

    “景王都定下了,你大哥还闪烁其词。”

    “我决定回去就给他订下了,再继续拖下去,谁知道又会有什么变故?”

    萧夫人说起自己的儿子时,还带着埋怨的口吻。

    李心慧心里轻叹着,原本她属意萧大哥跟林妙音的。

    可显然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韦将军的女儿韦静不错,义母可中意?”

    李心慧靠坐在床上,她身后是垫一个耦合色缎面绣石榴花的大迎枕。

    伤口已经不那么疼了,她勉强能坐一会。

    也就是萧夫人和齐夫人来了,不然青黛和青鸾连坐都不肯让她坐起来。

    就害怕会牵扯到她的伤口。

    “那个韦静我也见过,知书识礼,待人温和。最主要是,眼眸灵动,不像是呆板无趣之人。”

    齐夫人附和道。

    萧夫人闻言,颔首点了点头。

    “不瞒你们两个说,我也是相中了韦静。”

    “那丫头性子不错,没得那些忸怩作态,挺爽朗的小姑娘。”

    “回去就跟凤天商量,他若是不反对,我得空就请媒人去提亲。”

    萧夫人的想法得到附和,心里隐隐透着一丝窃喜和激动。

    齐夫人和李心慧见状,相视一笑。

    她们也都希望萧凤天早点定下来,一来他年纪确实不小了,二来如今宫里动荡,谁也不知道会牵扯出什么事情?

    若是三王有一王倒了,那么局势就更加明朗了。

    到那个时候站队的官员也多,说不定一场喜事也会被说成稳定派系的联姻。

    “真希望下聘的时候,我也能去凑个热闹。”

    李心慧开心地道,如果顺利的话,那个时候她应该能下床了。

    萧夫人心疼她,又见她确实打心里开怀,当即便拉着她的手道:“你可是萧家的姑奶奶,必须要去的。”

    “韦将军夫妇都是好相与的人,若是不出意外,很快就能定下婚事了。”

    “到时候挑个好日子,保准你去给你大哥长脸。”

    萧夫人亲昵道,好似已经看到了那热热闹闹的一幕。

    “你看你说的,心慧都面露喜色,眼眸含彩了。”

    “想必你再继续说下去,她都巴不得明天就能好起来了。”

    “凤天你是有着落了,可我的聘婷还不知道花落谁家呢?”

    萧夫人闻言,当即噗嗤一笑。

    她斜瞪了一眼齐夫人,故意含酸道:“低头娶媳妇,抬头嫁女儿。”

    “你急什么,早晚有人喊你一声岳母大人。”

    “瞧你说的,我哪有那么急?”

    “只不过见你说凤天的婚事说得这么开心,勾得我也想相看相看女婿了。“

    “心慧,你看看,这还不急?”

    “聘婷才多大啊?她就要相看女婿了?”

    萧夫人继续调侃,根本不顾齐夫人那解释不清的样子。

    齐夫人也笑,可完全是被萧夫人的曲解给逗笑的。

    床榻上的李心慧忍了又忍,却还是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都有喜事才高兴呢。

    三人正说得开心呢,只听青黛进来回禀道:“夫人,周大夫过来请脉了。”

    李心慧当即收了收笑意,对着青黛道:“先让他在偏厅等一会。”

    青黛退了出去,萧夫人连忙喊道:“不用避嫌,快请他进来看看。”

    “刚好我们也想知道,这伤恢复得怎么样了?”

    青黛下意识看向李心慧,只见李心慧含笑点了点头。

    不一会,周亦明低头慢慢走了进来。

    他自己背着药箱,垂首弯腰,像个骡子似的。

    萧夫人和齐夫人知道他拘谨,也没有笑话他。

    见他拱手准备行礼时,萧夫人便道:“罢了,不行这些虚礼。”

    “你快给她看看,缺什么药,只管开口。”

    “这药铺里抓不到的,去宫里都要求来。”

    周亦明紧张地颔首,随即坐在青黛搬过来的小凳上。

    李心慧本就靠坐着,此时也不过是将手臂伸出来。

    萧夫人和齐夫人屏息凝神,没有多话。

    青黛也立在一旁,没有出声。

    李心慧感觉这一次周亦明把脉的时间有些长,也不知道是不是萧夫人和齐夫人在,他紧张了,分神了,还是她的病情有什么变化?

    这几日她感觉伤口处发痒,骨缝之中也没有尖锐的疼痛。

    可此时周亦明微微皱眉,全神贯注的样子又让她那颗扑通扑通的心给提起来了。

    “怎么了?”

    “是不是伤口恶化了?”

    李心慧下意识问出口。

    她总想知道,是不是坏消息?

    此时的她,显得有些紧张。

    周亦明闻言,摇了摇头。

    他缓缓抬首,然后含笑道:“恭喜夫人了,是喜脉。”

    “月份虽然浅,但确实是喜脉,应当有一月了。”

    “什么?”

    李心慧懵了片刻,呆呆傻傻地反问。

    这时齐夫人和萧夫人齐齐地笑了起来。

    “大喜事啊!”

    “看这个傻的,到现在还问?”

    “行了,青黛请周大夫出去,记得封一个大大的封红。”

    萧夫人吩咐道,却没有看见,青黛错愕的瞬间,微张的红唇泄露了她的震惊。

    可那一双明亮的眼眸里,分明没有一丝喜意。

    她木然地将周亦明请出去,刚刚走出正房时,便突然嘤嘤地哭了起来

    听闻消息的韦嬷嬷和粱嬷嬷赶到正房时,只见里面全是愉悦的笑声。

    “你这傻孩子,当年还提醒我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现在瞧瞧你这憨样,只怕都还没有回神呢?”

    齐夫人打趣道。

    “这孩子陪着你走了这一遭,可见是个有福气的。”

    “好好养着吧,得亏老天爷保佑,你们母子俩都平安无事。”

    萧夫人双手合十,在心里念了几声佛号。

    “对对对,好起来得去护国寺上柱香才行啊。”

    “佛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遭了这么大的难,孩子还好好的,这可就是大福报了。”

    齐夫人也附和着,显然也心有余悸。

    李心慧的右手摸着小腹,整个人都懵圈了。

    她怀孕了。

    一个月了。

    太不可思议了,可这些天她喝了不少药呢,不知道会不会对孩子不好?

    李心慧的眉头蹙起来,心里隐隐不安。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