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有孕了
    夜深人静时,陈青云又径直去了卓一帆住的地方。

    今日是第三天,心慧的伤口都结痂了,用不了多久,伤口蔓延的疼痛就会渐渐小去。

    而在那之前,他必须要去一趟孤山之林。

    卓一帆的房里点着一盏孤灯,此时他正站在窗口,抬眸扫向老老实实跪着的陈青云。

    他那背影躬着,整个人寂静无声,根本看不出曾经的锐利之威。

    到底是个能屈能伸的。

    一个人在心里积压了这么多的事情,白天算计,夜晚求人。

    像极了曾经的他,白天极尽狂傲,夜晚却暗访名医。

    软弱和血泪,都咽在自己的喉咙里。

    凌厉和张狂,都赠予旁人。

    他若是凌厉狂舞的大刀,陈青云便是淬了毒的暗箭。

    那些人迟早都是要吃苦头的,陈青云的重头戏还在后面。

    卓一帆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看着那道无怨无言的身影。

    时间慢慢地流逝,终于在天色灰白时,陈青云缓缓地站起来。

    他看了一眼眼前的房屋,只见连着两日没有露面的卓一帆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我替她原谅你曾经的亵渎之罪。”

    “孤山之林你不用去了,了缘大师只留下这个。”

    卓一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小瓶。

    陈青云连忙握得紧紧的,深深的瞳孔里闪现一丝希翼。

    可这时,卓一帆却补充道:“是镇毒丸,可保她三个月与常人无二。”

    陈青云闻言,原本希翼的目光一下子黯淡下来。

    如果,连曾经赠予卓一帆锁魂珠的了缘大师都没有办法,那么是不是就证明了,这毒药确实无解。

    三月之期,何其短暂?

    陈青云有些颓然地低头道:“多谢。”

    他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去,仿佛像是瞎子一样,步伐不再平稳。

    等到陈青云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小院外时,一直在藏在房檐上的卓唯一跃而下。

    他看着陈青云离开的方向,一双深瞳复杂难辨。

    “义父根本没有见到了缘大师,那药是您跟赵老配的。”

    卓唯淡淡地叙述道,从义父接触到“红颜枯骨”的毒药开始,便一直跟赵老在暗中查阅各种古书典籍,希望能够找到解毒之法。

    前些日子,他们终于在一卷古老的残卷里面找到关于“红颜枯骨”的只言片语。

    解毒虽然没有希望,但是短暂的压制却是够了。

    义父之所以要陈青云来跪上三晚,不过是以赎当初陈青云亵渎慧娴皇后的尸骨之罪。”

    卓一帆看向义子卓唯,记忆里,他之所以收养卓唯,那是因为当初看到卓唯的那一刻,他想到了自己也有那么阴暗邪妄的一刻。

    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一个啃食过腐肉为生的人。

    终于有一天,也会在意另外一个人的生死了。

    卓一帆说不出心里的那种感觉,悲腔,却又酸涩。

    仿佛看到了一场压抑而痛苦的轮回。

    “孤山之林还是孤山之林。”

    “可了缘大师却再没有另外一串锁魂珠了。”

    “撑过这三个月,若是幕后真凶有解药,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卓一帆轻叹道,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已经迟暮,有了归隐山林的念头。

    在得知李心慧中毒的时候,他就已经去过孤山之林了。

    可了缘大师只说是他们的劫,避不过,若要强求,便如当年一样。

    当年他强求了,所以静姝走的时候,那么突然。

    猝不及防,让他连一句遗言都没有听到。

    卓唯心想,就算有解药,只怕对方宁可毁去,也不会给陈青云留着。

    这条路,横竖都堵死了。

    “三个月以后,她会怎么样?”卓唯问道。

    “生不如死。”卓一帆淡淡道,他转过身,往房间里走去。

    卓唯的眉头蹙起,面色冷凝难看。

    活生生被剧痛折磨致死的话,那未免太过残忍。

    可卓一帆接下来的话,让卓唯觉得更加残忍。

    “她有孕了,月份很浅,过几日陈青云就该知道了。”

    “三个月后,胎儿刚满四月。”

    “那毒太过霸道,胎儿的骨头只怕会活生生被化去”

    卓一帆说到这里,有些哽咽了一下。

    当年静姝的那个孩子,应该也是被活生生化去的。

    这命运何曾相似,就像是他在目睹曾经静姝的死亡历程一样。

    卓一帆闭了闭眼,感觉胸腔里疼得厉害。

    师傅问他堪破了没有,他说堪破了。

    师傅问他放下了没有,他说放不下。

    这世间,有多少人堪破尘缘,却不肯了却的?

    他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造的杀孽多了,便如同鬼魅一般活着。

    卓唯想到小小的胎儿被化为浓血的样子,眼眸欲裂,神情惶恐。

    “一定会有解药的。”

    卓唯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惧意,身体僵硬着,面露惊慌。

    可卓一帆却在跨进房门的那一刻道:“或许吧。”

    “如果陈青云有本事找到的话。”

    卓唯僵在原地,感觉脑袋嗡嗡作响。

    他们都知道,那希望太渺茫了。

    陈青云是明面上查案的人,下毒的人防的就是他。

    就算真的有解药,也会在陈青云查到之前选择毁去。

    现在,他唯有跟陈青云一明一暗,相互配合,才有可能寻到那一丝渺茫的生机。

    卓唯想到这里,当即脚下轻点,焦急地消失在夜幕中。

    卓一帆关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义子惊慌失措的身影。

    他那晦涩的目光幽深极了,像是在静静地思虑着,如何助他们扭转这一场生死局一样。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