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绝了希望
    天亮时,陈青云悄无声息地走了。

    如同他来时,没有想过惊动任何人一样。

    只不过李心慧每晚饮下的汤药里,多了一味养元神,却嗜睡的药材罢了。

    陈青云每日忙忙碌碌地审案子,收监的那一干宫人到底招了什么?却是一点风声都没有透出来。

    张金辰有些急了,陈青云比他想象的还要稳得住。

    这打乱他原本想要毒杀李心慧,让陈青云自乱阵脚的想法。

    偏僻幽静的院子里,烈日黄昏下的红霞十分耀眼。

    水塘边垂柳依依,波光粼粼,似有随风而动的钓鱼线摇摇晃晃。

    黄桓带着用艾草编制的遮阳草帽,正闭目不动地感受着手中的鱼竿。

    片刻后,只见他突然睁开目光,然后瞬间提起一条使劲想要挣脱鱼钩的鲤鱼。

    他将那鲤鱼甩到身后,却不想甩了刚刚走近的张金辰一脸的水。

    “呵呵你来了?”

    “竟然如此不凑巧,偏这时,这鱼儿上钩了。”

    张金辰平静地将脸上的水擦干净,然后席地而坐,看着黄桓不急不缓地收拾好鲤鱼。

    不高的木桶里,大约已经有六七条了。

    张金辰看着他那越发黑瘦的双手,当即道:“先生何必以此为乐?”

    “只要助我成就大业,先生便可以遨游天下了。”

    “做梦呢?若你真成就大业,我这一把老骨头就要进土了。”

    黄桓知道张金辰找他有话说,将鱼竿收起来,提着鱼桶倒进了水塘里。

    张金辰听闻黄桓的语气,知晓前些年他杀的那些幕僚寒了黄桓的心。

    不过这一次真的不一样。

    “先生出的连环计甚好,就连卓一帆都惊动了。”

    “可先生出的连环计也不好,那李心慧并未中毒。”

    “如今陈青云在宫里的威势,就快赶上当年的卓一帆了。”

    “只不过一个手段残忍,步步见血。一个深藏不露,举手投足皆见杀机。”

    “哦所以你怕了?”黄桓戏谑着,看起来漫不经心。

    他已经年迈,许多褶子都是黑褐色的。

    仙风道骨一般的长须也全白了,细长的眼眸精光熠熠,仿佛就等着张金辰吃瘪的时候。

    张金辰在心里气绝,却也不得不恭敬道:“还请先生再赐良策。”

    “你拿捏了陈青云的软肋,有恃无恐。”

    “可你的软肋也要来了,所以你惧了。”

    “当初你敢动他的妻子,他便敢动你的女儿。”

    “如今你再动他的妻子,我猜他下一步就要动你的儿子了。”

    黄桓说完,了然于胸地看向张金辰。

    他献连环计,确实有要让陈青云栽跟头,吃苦头的意思。

    沈旭那个老家伙最善谋略,可却隐忍不出。

    普天之下能与他为之较量的,也只有接二连三让张金辰栽跟头的陈青云。

    这小子很聪明,竟然能让张金辰相信李心慧没有中毒?

    那曾经跟卓一帆有些私交的赵老太医都出动了,可见当晚李心慧的伤情有多严重。

    然而,当初陈青云那股劫持襄王的疯狂却不见了。

    转而却将心思放在查案上,张金辰以为他是想趁机报复。

    可也许陈青云想找的,就是幕后真凶,就是那也许存在的解药呢?

    由此可见,张金辰确实不是陈青云的对手。

    也可惜他这一身的谋略,竟然要跟这样的奸佞小人为伍,助纣为虐。

    “先生如今已为我开了前路,便不能丢下不管了。”

    “想必那陈青云私下里,已经在开始调查我身边的智囊是谁?”

    “我藏匿先生多年,不想在这个时候将先生昭示于人前。”

    张金辰阴沉沉地道,若是黄桓撒手不管,他不介意用些手段。

    黄桓嘴角微翘,笑得有些诡异。

    张金辰犹如水塘里的水蛭,永远只知道吸血,他若是没有了血,那下场便可想而知。

    “你如何确定那李心慧没有中毒的?”

    “你的人亲自把过脉?”

    “陈青云掩饰再好,总不会一点破绽都不露。”

    “急于找出凶手,是为了那希望渺茫的解药,你若是断了他的希望,他还会如此镇静?”

    黄桓说完,背过身,远眺的目光有些微凉。

    张金辰的眉头先是紧皱,继而舒展,又再次紧皱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李心慧真的没有中毒,那陈青云绝对不会自乱阵脚。

    到时候他多年苦心经营的势力,便要被挖去大半了。

    他不甘心。

    “先生的意思是,当务之急是确认李心慧有没有中毒,可若是她没有中呢?”

    张金辰追问道,他来是求计策的,不是求这个模棱两可的答复。

    黄桓在心里轻叹一声,张金辰越发小心谨慎了。

    就像是举步维艰,进退两难一样。

    儿子和权势,他一样都舍不下。

    他能推断陈青云是在强撑,可经历过陈青云疯魔的张金辰却不敢肯定。

    与其说张金辰是输给陈青云,不如说是输给他自己。

    “你只要绝了陈青云的希望便可以了。”

    “若到那时,陈青云依旧毫无异样,你再来找我。”

    黄桓说完,提着木桶,拿着鱼竿,慢慢走远了。

    张金辰在原地站了一会,眉头依旧蹙起,可心里却大致有了方向。

    “那毒本来就没有解药,又何须再做安排?”

    张金辰呢喃着,眼里闪现一抹戾色。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