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当街抢人
    明珠郡主听闻柳成元一声惊呼,还未找准声音的方向,便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便有一团黑影落在了不远处的树下。

    似乎连树枝都带下来了,许多人一下子围了上去。

    她怔怔地站在原地,抬首时,眸光愕然地看着通体明亮的琉璃阁。

    此时此刻,只有三层和六层的窗户是打开的,而六层的是全开,三层的是半掩。

    很显然,如果此刻被围起来的人就是柳成元,那么他就是从六层摔下来的。

    明珠郡主想到这里,当即带着护卫冲进人群。

    此时此刻,被扶起来的柳成元有些昏昏沉沉的。

    他虽然跳到那棵树上,可那树丫却没有能承受他的重量。

    他摔了下来,幸好不是头先着地,只不过脚被树枝刮伤了,似乎也摔到了骨头。

    他被扶着才勉强站起来,身体却是抖的,耳边都是嗡嗡的声音,视线也不清明。

    隐约只见周围的人都被拨开,然后一道清丽的身影向他走来

    她亲自过来扶着他,鼻息之间都是她的气息,柳成元心生惶恐又觉得无限满足。

    他扬起头来,虚弱地笑了笑。

    “你来了,他们把我关在上面。”

    “我跑不了,看到你来在下面,我就跳下来了。”

    明珠郡主觉得眼眶有些酸涩,她强忍着没有落泪。

    微微磕下眼眸,低垂的视线却看到他的刮烂的长衫下,那白色的膝裤都被鲜血浸透了。

    殷红的一片刺痛了明珠郡主的心脏,窒息的感觉来袭,那种无法言语的痛苦让她越发愤恨。

    “走,先回去再说!”

    纵然心里愤恨,可她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的伤。

    她不想刚刚踏入仕途的他,便瘸了腿。

    可让明珠郡主没有想到的是,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带着人围上琉璃阁,耽误了柳成元的伤势。

    然而高珺却带着人掀翻了围观的众人,然后将明珠郡主的人全都团团围起来。

    明珠郡主和柳成元被孤立在中间,她的人正面与高珺的人拔刀而向。

    一时间,气氛凝滞,杀气腾腾。

    周围的老百姓见寒光闪烁,兵器齐出,连忙拥挤到远处去,根本不敢靠近了。

    似有几个摊子被掀翻在地,伴随着小贩的哀嚎和孩童的哭声,一时间,这里成为南街最瞩目的一景。

    不少人探窗而看,认识两拨人的暗暗攒测。

    不认识的交头接耳,企图能知道些许两拨人马对峙的消息。

    明珠郡主扶着柳成元,对着高珺怒目而视。

    只见她凤目一眯,当即冷嗤道:“怎么?”

    “你们高家掳人不曾,现在还想当街强抢?”

    高珺此时此刻也是急得焦头烂额,可他却不敢退缩。

    一来这琉璃阁里还有贵人坐镇,二来就这样让柳成元走了,他没法和高鸿交代。

    他当即对着明珠郡主行了一礼,然后尽量和气道:“郡主严重了,柳兄刚刚在楼上喝醉了不小心跌下来,此时他身上有伤,让郡主带走便是我高府失礼于人前。”

    “还请郡主念着往日情分,让柳兄留下,让高家也好请人给他治伤。”

    明珠郡主冷冷地看着高家的护卫,一个个眼眸冷而利,握着的利剑长而阴寒,分明就不是寻常护卫。

    高家的护卫她不是不知道,京城里的王公贵族,多半认识。

    不可能拿剑直直地对着她。

    她眼角流露出些许杀意,嘴角噙着的笑容也越发阴冷。

    只见她扶着柳成元往前走了两步,她身边的人下意识让开,可高家的人却纹丝不动。

    明珠郡主站直了身体,然后出声道:“高珺,今日你若是有胆量杀了本郡主,那柳成元你就带走!”

    “若是你没有胆量,那柳成元本郡主就非带走不可了?”

    高珺的眉头深深地蹙起,只见他抿紧唇瓣,双眸幽深冷凝。

    为了今日,高家做的准备太多了。

    如果让柳成元离开,他也要死。

    高珺抽出自己的佩剑,然后直指明珠郡主道:“今日高家愧对柳兄,若是让他被郡主带走,那才是高家的罪过。”

    “柳兄如今这样跟这郡主走了,只怕明日高珺就要去给柳兄收尸了。”

    “还请郡主高抬贵手,否则高珺只有得罪了。”

    围观的众人云里雾里,都不知道这两拨人争这个突然跌下来的男人意欲何为?

    可听高珺这话,到像是这明珠郡主带走这个男人,是有点亵玩的意思?

    明珠郡主气得脸都青了,眸色里全是愤怒的火焰。

    她到是没有想到,高家竟然如此无耻,在这个时候还要倒打一耙。

    柳成元缓和了些,听闻高珺的话,当即强撑着道:“够了。”

    “郡主是想救我,高珺,倾尽柳家之财,虽不可跟高家抗衡,可拿你们高家一半的性命,足矣。”

    高珺的心神为之一震,面色也闪过一丝凝重。

    然而仅仅只是一瞬间,他却更加坚定了留下柳成元的想法。

    柳成元的声音很小,除了他们,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

    所以,他当即提高声音道:“郡主,柳兄都已经说了,他要留下。”

    “以郡主的身份,多少面首不能豢养,又何必非要柳兄不可?”

    “更何况柳兄跟小妹情投意合,已经求得家中长辈婚许。”

    “咳咳”柳成元冷不防听到高珺颠倒黑白的话,当即气得咳嗽起来。

    他摔下来的时候,五脏六腑受到震动。

    这一会咳嗽,隐隐带着一股血腥气。

    明珠郡主扶着他,晦暗的眸色里闪过一丝心疼。

    她无意继续和高珺争辩,当即大手一挥,霸气道:“杀!”

    两拨人很快便血战到了一起,周围的人见动真格了,又连忙退去好远。

    兵器碰撞的声音十分激烈,乒乒乓乓伴随着哀嚎,很快便惊动了琉璃阁中,那掩帘而坐的几人。

    明珠郡主知道,琉璃阁里有人坐镇,不过她根本不惧。

    她不可能把柳成元丢下,所以,就算是今日她的护卫都倒下了,她也要带走柳成元。

    柳成元感觉到她扶住他的力道加重了。

    周围都是刀光剑影,她稳稳地扶住他,眸光清冷而锐利。

    她那薄薄的唇瓣轻勾,似笑非笑,似嘲非嘲。

    好似就算血流成河,她也丝毫不惧。

    皇家之女那种磅礴贵气,他第一次深有体会。

    他推了推她,轻声道:“别管我了。”

    此刻他若是看不出来高家有猫腻,他就算一个傻子了。

    明珠郡主低头看着柳成元的眼眸,有些湿润,雾气深深。

    她有些心疼,眸色柔和了些许。

    “我说过会护着你的。”

    柳成元抬头看她,很认真,似有清亮的泪水闪烁着。

    他那嘴角牵扯着,无意识地动了动,可却没有发出声音。

    这时,她又加了一句:“无论什么时候!”

    柳成元那似有若无的笑容更加真实了,一滴耀眼的泪珠当即坠落。

    他想他真的是中了她毒这一刻,竟然叫他死了也甘愿。

    哽咽的喉咙咽了又咽,他好半响才轻轻吐出一句:“好。”

    明珠郡主搂紧他的身体,无声地宣示着,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就在这时,一声冷戾的呵斥声响了起来。

    “住手!”

    柱国公孟辛从琉璃阁里渡步而出,跟在他身边的还有高家二房的老太爷高启,以及朝中早就致仕养老的几位老臣。

    高家的人停手了,明珠郡主仅剩一半的护卫也退到了她的身边。

    地上有死人,也有伤重但还活着的。

    诡异的气氛静止,却还有滴答滴答血流声。

    明珠郡主看向柱国公等人,原本紧绷的面容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