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六章死都死不明白
    南街有一座名为“琉璃阁”地方,这个地方建了有六层,几乎全是用琉璃烧制所造,因此便称之为“琉璃阁”。

    琉璃阁华贵精致,气势不俗,等闲之人想要一探究竟,那得看看这琉璃阁的主人允不允许了。

    这琉璃阁登高望远,站在六层楼上便可以俯览整个南街繁华的景象。

    今日这的琉璃阁张灯结彩,铜铃叮当,当真可谓金碧辉煌,耀眼夺目。

    而此时的柳成元正在这琉璃阁的第六层,与他一起的还有面红耳赤,羞于对视的高玉兰。

    富丽堂皇的小阁里,有上好的宴席,摆好的碗筷,甚至于还有薄被软塌

    可柳成元却视而不见,他隐隐察觉,今日有些异样。

    一直暗中跟随他的暗卫不见了,那些暗卫都是周宜的人,周宜不会无缘无故把人撤走,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的人被缠住,或者被杀了。

    还有他的人,原本暗中一直保护他的,此刻也寻不到踪影。

    之前青云就提醒过他,让他小心。

    当时他还不以为意,直到此刻被困在这琉璃阁上,他才惊觉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这琉璃阁太高,他往下跳的话,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可顺着琉璃阁往下走,下面却是护卫以及一些他根本不认识身份的权贵。

    柳成元不得不仔细思量着,在得不到援助的情况下,这一局他要怎么破?

    高玉兰的脸红了又白,最后转为青色。

    她恼羞成怒地瞪着盯着街上看的柳成元,怒声道:“我就这么入不了你的眼?”

    “你可知道多少人想做高家的女婿?”

    柳成元回头,淡淡地瞥了一眼高玉兰。

    他扫了一眼桌上的酒水,然后嗤笑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你不会真的以为,你们高家千方百计地让我娶你,就是为了让我攀附你们高家吧?”

    柳成元嗤笑的神情刺痛了高玉兰,她眉头瞬间一皱,然后厉声道:“你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我们高家还会图你们柳家的钱财不成?”

    柳成元懒得理会她,他在想,万不得已,他就从六层高的琉璃阁往下跳了。

    不远处有一颗树,如果可以跳到那棵树上,到时候往下一滑,到不是没有脱身的可能?

    高玉兰不满柳成元的藐视,她上前撕扯着柳成元的衣衫,然后厉声道:“你不要一副厌恶我的样子?”

    “我高玉兰就算嫁不出去,也绝不会贪图你们柳家的钱财,嫁进你们柳家!”

    柳成元将撕扯他的高玉兰往后一推,然后站到那窗台上去。

    他转头瞪视着高玉兰,十分烦躁地道:“你们高家有没有龌龊的心思你去问你哥哥?”

    “我柳成元就算一辈子不娶,也绝不会娶你!”

    “还有,别以为把我和你关在一起,在酒里下些药就可以如愿以偿,你们高家的人算计再深,本公子说不娶就是不娶。”

    高玉兰气得七窍生烟,她死死地盯着柳成元,眼眸里的寒光恨不得活剐了他。

    虽然知道这门婚事有猫腻,可她从来没有想过,柳成元会如此诋毁她。

    他用龌龊来形容高家,这也变向在鄙夷她,这是高玉兰所不能忍受的。

    她是世家贵女,而他不过是一个刚刚冒头的富商之子,虽然有了官身,可家族却没有底蕴。

    她看上他是他的荣幸,就算是这门婚事不成,那也是她高玉兰骄傲地回绝。

    而不是像此刻,如同一个残次的花瓶被柳成元如此诋毁和嫌弃。

    “什么在酒里下药?”

    “你真的以为我高玉兰会非你不可?”

    高玉兰气急地上前,快速地倒了一杯酒。

    因为动作剧烈,酒壶里的酒很多都洒在她的手腕上。

    柳成元蹙起眉头,本来想提醒高玉兰,那酒最好别喝。

    可他的话刚到嘴边,高玉兰为了自证清白,仰头就一饮而下。

    大概是喝得太急,她当即咳嗽起来,连眼泪都呛出来了。

    红彤彤的目光透着世家之女的倨傲,仰着下巴,阴沉沉地盯着他看。

    柳成元把喉咙里的话咽了回去,他转过头,知道不能跳也要跳了。

    还好他自幼皮猴,爬树攀岩是常有的事情。

    虽然身手不太灵活,但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

    就在他聚精会神,准备往那不远处的大树跳过去时,却听到街道上传来一道清冷又急切的声音都:“继续找,就算把整条街都给本郡主翻过来也要找到。”

    霸气的声音太过熟悉,让他忍不住探头看了下去。

    只见周宜带着十几个护卫匆匆地顺着街道两旁的商铺酒楼找了过来。

    瞧着那急匆匆的架势,只怕上面的街道都翻了一遍了。

    柳成元说不出心里的那种感觉,极度渴望的幸福感来袭,他有几分眩晕,如同喝醉酒一般。

    他握住窗棂的手微微用力,整个人遏制不住地欢喜起来。

    不远处的高玉兰感觉心里被那酒一激,灼热的感觉瞬间蹿向她的四肢百骸。

    她通红的眼眸渐渐从骄傲到涂败,然后又变成热切的渴望。

    她向那窗户边冲了过去,顺着柳成元的目光就看到了在下面指挥侍卫搜罗的明珠郡主。

    “呵呵,原来如此”

    “我当你有多清高,原来不过是枝比枝,你挑了一枝更高,却更老的。”

    “你可当心了,只怕你心心念念的枝头,早就浸了毒了。”

    柳成元为了拉开与高玉兰的距离,不得不往窗外移了一些。

    高玉兰的眸光仿佛淬了毒,冷极了,嘲讽在嘴角勾了起来,在笑,却像是毒蛇在吞吐着信子,无声地透出致命的杀意。

    柳成元皱着眉头,十分厌恶道:“真正毒的是你们高家!”

    “不过真正可怜的,却是你们高家的女人!”

    “郡主她很好,她活得明白,活得坦荡,她的亲人也绝不会利用她姻缘而达到可耻的目的!”

    “不像你,只怕是死都死不明白!”

    “你!”高玉兰气得火冒三丈!

    这个男人竟然敢咒她死?

    她看着那半身都快悬空出去了,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报复的快意!

    只见她双手狠狠地一推,故意激怒她的柳成元顺势一跳

    高玉兰只见柳成元猝不及防地跌了下去,似有破碎的声音在嘶喊道:“郡主救我”

    “嘭”的撞击声响起,接着有树影摇晃,然后是“砰”的落地声。

    高玉兰整个人都吓坏了,她懵了一样看着自己的双手。

    就在刚刚,她把人推下去了。

    她听见下面有人聚拢的脚步声,惊呼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

    “有人从琉璃阁摔下来了!”

    “是被人推下来了!”

    “是个男人,也不知道从第几层摔下来的。渍渍,这下可要出人命了!”

    高玉兰越听越心惊,她快速地从窗户边退门边,这时门突然从外面大力推开。

    她猝不及防被推到在地,整个人狼狈地匍匐在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撞到了膝盖,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高珺听闻异动,以为柳成元跳窗逃了,连忙开门一探究竟。

    只见自己妹妹魂不守舍,神情惶恐地望着他,可阁楼里却没有柳成元的身影了。

    阁楼下的人,就是柳成元。

    高珺恨恨地瞪了一眼高玉兰,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就跑了。

    咯噔咯噔的声音像是敲击在高玉兰的心上,让她惊惧不安的心更加惶恐了。

    而这时,高珺招呼护卫的声音也高了起来。

    “快点,只要人没有死就抓上来。”

    “老太爷还在会客呢,记住了,今夜不能坏事,否则你们都等着领死。”

    一群下属附和,接着是更加凌乱繁复的声音。

    高玉兰眼中的惊惧慢慢散去,她伸手抚摸着异常滚烫的脸颊,眸色空洞得像是一具尸体。

    刚刚柳成元说的都是真的。

    高家跟柳家的联姻,强制又龌蹉,而她竟然只是一个诱饵?

    只不过是柳成元这条鱼不吃她这个诱饵而已?

    高玉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找出了自己随身所带的手柄铜镜,只见那镜面清晰的映出她的面容。

    脸颊红如朝霞,眼眸流光回转,一颦一笑,皆带着无限的春意媚态。

    再加上此时此刻,一**灼热滚烫的感觉来袭,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只见她惨然一笑,手中的铜镜便掉落在地,许是质地很好,拿柄铜镜竟然并没有碎裂。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