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最绝望的痛苦
    陈青云还清楚地记得,她叮嘱说:千万不要让元昊出事!

    他当时心里在想,元昊不是傻子,更何况高家无非是图财,元昊不会有生命危险。

    城防营,五城兵马司的人都调到了南街,那么自然就有空旷无人巡查的街道。

    他想过千万种别人下手阻止他往下查的可能,却没有想过,是以她的性命为代价。

    明明前一刻他还感觉到闷热到呼吸都不顺畅了。

    可下一刻,他却感觉自己掉入了冰窟,冷得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他如燕子一般从别人家的房檐上踏过,他也如雏鹰一般从墙头跌落,灰头土脸,浑身是伤。

    他的狼狈不仅仅是外表,还有他那不堪一击的心脏。

    等到他终于到了陈府时,整个人已经气若游丝。

    散着的发丝沾着灰屑和血迹,颧骨上肿起一片,额头破了,还在流血。

    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三步必然一摔。

    静谧的夜色里,卓唯站在陈府空旷的前院,听着潺潺的水声,好似渴求心里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陈青云如鬼魅一般从暗夜里蹿了出来,跌跌撞撞,眼眸充血。

    卓唯收回夜色里凉如雪的眸光,淡淡地嘲弄道:“被人戏耍的滋味如何?”

    “这结果是不是压得你喘不过气来?”

    “不知道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去会是什么感觉?”

    “你救不了她,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她?”

    ““红颜枯骨”重现人世,却让她成为了活生生的实例。”

    陈青云连跟卓唯争辩的力气都没有,他往前走,想要快点回到正房。

    可看到他那灰败徒然的身影,卓唯的眼眸却更加深了。

    他嘴角上翘,带着几分邪肆的笑意,露出的白牙在夜色里显眼极了,无端端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陈青云,你真该死!”

    卓唯怒气横冲道,第一次,他想狠狠地发泄着,将眼前这个男人折磨致死。

    他浑身颤栗,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

    可陈青云依旧充耳不闻,他艰难地抵达了正房。

    正房的灯都点亮了,院子里恍如白昼。

    青黛和青鸾跪在地上抽泣,长康木然地跪着,额头滴答滴答地流血,可他双眸无神,整个人如同死了一般。

    粱嬷嬷恰好送赵老太医出来,看到人不人鬼不鬼的陈青云时,差点吓得半死。

    时隔多年,赵老再一次接触道“红颜枯骨”的剧毒。

    他看着双眸呆滞,神情沉痛而悲戚的陈青云,忍不住长长一叹。

    “我给长御厨看过了,他没有中毒。”

    “那毒应当是出宫以后,下在凝露膏里的。”

    “长御厨在府上养伤时,贴身照顾他的小厮或者丫鬟,都是有嫌疑。”

    陈青云看向长康,长康呆愣的目光闪了一下。

    可很快,卓唯带着他的人将一具尸体扔在了陈青云的面前。

    “一剑封喉。”

    “你以为低等奴才,不以为意的小厮,却在最后给了你致命一击。”

    “这京城里到处遍布暗桩,事情办完了,暗桩也就不需要继续活着。”

    陈青云扫了那个了无声息的尸体,然后移开目光,抬步进了正房。

    长康看着那死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脖子那里似乎还有血没有流尽,那嘴巴张着,像是在最后一刻想要叫却叫不出来,所以那面容狰狞万分,颇有无法忍受的痛苦笼罩着。小说网

    这个死人便是他来陈府后,贴身侍候他的小厮,丁典。

    赵老看着陈青云的背影,再看着凌厉万分的卓唯,摇了摇头,那深沉的眼眸流露出一些复杂。

    卓唯吩咐人送赵老回去,自己则呆在陈家的前院里。

    因为之前他出手相救,粱嬷嬷带着下人端茶送水,不敢怠慢。

    可沉重的气氛里,整个陈府陇上一层死寂,仿佛谁也不愿开口多说一句。

    正房里,青黛和青鸾已经为心慧换了一身白色的素纱寝衣,单薄的衣衫下,那包起来的伤口就在锁骨下面一些,单薄的凉薄就盖到伤口处,到显得几分欲盖弥彰之感。

    换下的血衣已经拿到偏房去了,他没有看到她最痛苦的样子,也没有看到那鲜血飞溅的场面。

    他只看到她孤零零地躺着,脸色苍白如雪,唇瓣有些干,还有被咬出的血痕,肿肿的,上面凝了些血珠。

    尽管她不再鲜活,不再真真切切地抱紧他。

    可直到此时此刻,他仍然无法相信,她中毒了。

    而且是无药可解之毒。

    一夕之间,那个殷切叮嘱他的人,即将面临死亡。

    不是在一瞬间,而是慢慢死去。

    其间的痛苦,更是常人无法忍受的。

    这怎么可以?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这比要了他的命都还要让他胆寒心颤!

    “心慧,别怕!”

    “别怕,不会有事的!”

    “我在这里,我会陪着你的!”

    陈青云蹲在床边,他想执起她的手,又害怕会牵扯到她的伤口。

    他傻呆呆地望着她,双眸空寡,却潸然泪下。

    他的拳头握紧又放开,放开又握紧,他控制不住想要大哭出声,却拼命用牙齿咬着手指,企图压下心里那酸楚而悲痛的感觉。

    太痛苦了,这种痛苦太过绝望!

    他匍匐在床边,恨不得自己用力捶着自己。

    他心里自责万分,想着是不是自己太自以为是,自视甚高,桀骜不驯,所以才会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保护好她。

    保护好身边的人。

    耳边都是:“他以为,他认为,他觉得”

    多么讽刺的声音,像是魔咒一样将他紧紧地箍起来。

    陈青云压抑着巨大的悲伤和酸楚,整个人疼到蜷缩着,像是一个彻底被抛弃的孩子,在寒冬腊月里,绝望而无助地哀泣着。

    他那种从胸腔里震动的悲痛,仿佛已经将生命燃至最后。

    那种无力,无助,痛苦,茫然,随着他那压抑的哭声全都激发出来。

    他像是一只小兽,卷缩起来,然后就守在她的身边。

    这一刻,冰冷阴寒的感觉来袭,他渴望她的怀抱,渴望她带给他的温暖,渴望她温柔的抚摸

    可笑的是,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坚强过!

    屋漏偏锋连夜雨时,有她在,他的心是热的。

    可当明白即将慢慢失去她时,就像所有的余温都慢慢散尽一样。

    他仿佛看到自己的结局,孤独而阴冷的结局。

    正房外,长康静静地听着那绝望而压抑的哭声,有那么一刻,他恨不得自己立即死去。

    可是他不能,给他凝露膏的人是临安公主的侍女。

    知道他有凝露膏的人除了临安公主的人便只有他自己。

    所以,害他师傅的人,一定在宫里。

    找出凶手,成为了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而此时跪着的青黛和青鸾更是自责万分,明明有那么一瞬间,她们犹豫过了。

    明明有那么显眼的破绽,她们却下意识忽略了。

    明明那异香飘出,她们都下意识拧了拧眉头,可她们还是给夫人用药了。

    好似在那一刻,被鬼迷了心窍一般,她们的警惕之心,通通消失得一干二净。

    如果如果她们能够多想一想?

    如果她们能再询问得更加清楚一点?

    如果当时她们没有心急如焚地出声,而是选择用金疮药止血?

    那么或许现在就算是公子再痛苦,也不至于如此绝望!

    她们跟了夫人和公子这么久,对“红颜枯骨”的毒了解得太深了。

    没有解药,缓慢发作却痛苦异常。

    甚至于到最后会被剧毒折磨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然后活活痛死!

    夫人最怕疼了,寻常的疼痛都会让夫人面色惨白,浑身乏力。

    那么这剧毒发作时,可想而知夫人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青黛和青鸾把背脊挺得直直的,红肿的双眸似涓涓细流的小溪一般,一直挂着两行热泪。

    她们知道,对于公子来说,最痛苦的折磨,莫过于绝望地煎熬着

    而且这煎熬的日子,却并不长远,然后直到心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