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中毒
    李心慧受伤,刚刚进府,整个陈府都震动了。小说网

    青黛和青鸾也许被府中那根暗箭惊吓道,进府以后,亲自照顾着李心慧,根本不敢假手于人。

    长康得知师傅受了重伤,昏迷不醒的时候,当即拖着走路不太灵活的双腿,快速朝着正房的方向跑来。

    粱嬷嬷出去请大夫去了,陈凡跑出去找陈青云去了。

    只有韦嬷嬷,红樱,红菱帮忙倒水。

    那血水一盆一盆地往外倒,偌大的院子里,到处都是血腥味。

    大夫还没有来,青黛一边轻轻地给李心慧擦拭着伤口,一边厉声道:“快,金疮药。”

    那箭穿过了骨缝,在身体上留下了一个血洞。

    那血洞汩汩地冒着鲜血,好似怎么也止不住一样。

    青鸾和青黛红了眼睛,神情越发紧绷冷肃。

    长康依靠在门外的大柱子上,感觉正个身体都软了。

    前几天师傅还跟他说,不进宫了,让他自己开一家药膳房。

    他当时也觉得很好,还暗暗盘算了自己的银钱。

    可是转眼间,却只看到一盆一盆刺目的血水。

    金疮药?

    止血?

    长康混沌的脑袋突然清明起来,只见他快速地将随身携带的凝露膏掏了出来,交到韦嬷嬷的手里道:“快,快快给我师傅用这个。”

    “这个是宫里最好的外伤药,凝露膏。”

    “止血生肌,止血生肌有有奇效。”

    长康磕磕绊绊地说着,眼里闪过一丝希翼的光芒。

    这药他用过,很好。

    韦嬷嬷根本没有时间问他,这药是怎么来的?

    她拿着药就往房间里跑,边跑边道:“这个药好,这个药比金疮药好。”

    她将白玉的药瓶递给青黛,然后连忙出声道:“长康拿的,是宫里的凝露膏。”

    青黛和青鸾闻言,微微诧异着。

    凝露膏那是多好的药啊,长康怎么会有?

    青黛打开药瓶,顷刻间一股异香扑面而来。

    她伸手舀了一点出来,只见那药膏透明清润,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一旁是黑乎乎的药粉,一旁是难得一见的凝露膏。

    青黛当即舀了那凝露膏对着李心慧那伤口处的血洞四周抹了去只见那药一碰到那伤口便自动化开了,而那滴答滴答的血水也瞬间不再流出。

    青黛和青鸾对视一眼,皆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将那后肩上的血洞也抹了一些。

    这药远远便有一丝清凉的气息,异香被血腥覆盖,当血止住的时候,那凝露膏也只剩下小半瓶垫底了。

    卓唯不顾男女之防,突然冲进来的时候,像是一只发怒的雄狮即将在嘶吼咆哮的边缘。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她惨白着脸,发丝凌乱,眉头紧锁着,干裂的红唇看起来毫无血色。

    此时她正安静地躺在床上,而她的伤口处,已经被白纱包起来了。

    “用的什么药?”

    “把药给我?”

    卓唯嗅着房间里那奇异的香,眉头闪跳着,心里已经想到了极坏极坏的结果。

    青黛和青鸾愕然又惊惧地看着他,然后将那白玉瓷瓶递了出来。

    “是是宫里的凝露膏。”

    卓唯一把将那凝露膏抢了过去,他打开瓷瓶,奇异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他几欲作呕?

    “这不是药,这是毒!”

    “而且是无药可解的剧毒!”

    “啪”的一声,随着卓唯的话落,那玉瓶也被他捏得粉碎。

    他如恶鬼一般的眸光死死地盯着青黛和青鸾,用死神一般的语气道:“谁让你们给她用的?”

    “这毒沾了带血的伤口,便只有等死!”

    “说,是谁让你们给她用的?”

    青黛和青鸾被吓坏了,两个人顾不上一身的血,下意识想要去解开李心慧身上的纱布!

    这个时候,卓唯一脚横踢过去。

    青黛和青鸾猝不及防,重重地甩在床边,当即仰头吐出了一口鲜血。

    “已经来不及了!”

    “说,是谁让你们给她用的?”

    卓唯嘶吼道,就在今夜,他和陈青云都中计了。

    可中计的后果竟然是她,她中了“红颜枯骨”的剧毒!

    卓唯无法忍受这样被人愚弄后的结果,尤其是,这结果竟然是让她来承受?

    “扑通”一声,长康跪在珠帘外。

    他看着被卓唯捏碎的玉瓶,整个人从浑浑噩噩到浑身冰冷,好似在地狱里走了一遭。

    “啪,啪!”

    长康狠狠地给了自己两个耳光,他深陷的眼睛里遍布泪水,整个人控制不住地颤抖着,然后哭泣道:“是我,是我给的凝露膏。”

    “之前我受了伤,临安公主赏给我的,还叫我藏着,千万不要显露在人前。”

    “我用了,确实好才想给师傅用的。”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都是我!”

    “咚咚咚”长康说着,用力地磕头。

    他的头撞击在地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这一刻,好似谁都能体会到他那自责恨不得死去的悲痛!

    卓唯上前,狠狠地给了他一脚!

    长康痛得五脏六腑都像是碎了一样,嘴角和鼻子都流出了鲜血,可是他还是爬起来又跪着

    卓唯捏着那碎玉瓶子和剩余那点微不足道的凝露膏,露出嘲讽又鄙夷的笑容。

    他从陈府的正房出来,然后仰头望着天空,突然感觉到一种绝望的酸楚。

    “陈青云,他们就是要逼疯你!”

    “这一次全都下地狱去吧!”

    他呢喃着,然后吩咐下属去将曾经的太医院院判赵老太医请来,然后又命暗卫快速去将陈青云带回来。

    陈青云跌跌撞撞到了《福庆楼》下,周围拥挤着人群,卖糖人的,玩杂耍的,卖花灯的等等。

    来来往往,无数陌生的面孔,一双双带着愉悦的眼眸。

    盛世佳节,欢声笑语。

    眸光所及之处,郎情妾意,好似谁的身上都堆满了情投意合的幸福。

    灯火阑珊,人潮替换。

    陈青云心焦如焚,却翘首以盼。

    他驻足在《福庆楼》下,希望能看到跟他约好等他的心慧。

    等的时间越久,他就越害怕。

    可越是害怕,他却越不敢离开。

    他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走失在茫茫人海的大街上。

    等待比寻找更加让人心慌茫然。

    此时的陈青云已经顾不上柳成元,顾不上明珠郡主,他只想等着心慧的到来,确认她平安无事。

    四通八达的京城,南街,北街,西街,东街,他不知道该朝着那一个方向去找。

    余江被他打发去找明珠郡主了,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他们约好的地方,心却仿佛冬夜里的海潮,一波一波来袭过后,留下冰冷刺骨的寒意。

    终于,在拥挤的人潮里,他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很多人拥簇着明珠郡主向他走来,同时还有面色不虞的余江。

    余江那样擅长伪装的人,此时也沉着脸,连眼眸都是漆黑一片,好似周围这么亮眼的灯光,都照不亮余江的眸子。

    陈青云想起了闷雷的天,昏昏沉沉,压抑得人透不过气来。

    他的指甲掐入掌心,淅淅沥沥地有血流了出来。

    可他仿佛一无所觉,只是觉得心脏被虫蚁啃食着,钻心蚀骨的疼痛四处蔓延着,让他整个人僵住身体,连动都不敢动了。

    他从未有过此刻的狼狈,仿佛已经懦弱到任人欺凌的地步。

    而内心里,那所祈求的,不过是听到一个她平安的消息。

    很快,明珠郡主来到他的跟前。

    她十分担忧地对着他道:“去给你们报信的侍卫没有回来,我怀疑心慧遇袭了。”

    “而且就在我的人搜寻元昊的时候,发现陈府的方向有异动。”

    陈青云抬眸看向余江,只见余江对着他肯定地点了点头。

    “是紧急求救的信号,夫人她应该是中了埋伏。”

    陈青云死气沉沉的眸光里,迸发出浓烈的杀意和痛苦。

    他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周身都僵硬,也冷透了。

    与此同时,身上还沾染着鲜血的陈凡找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