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三章猝不及防
    因为是明珠郡主身边的人带路,李心慧一开始并没有注意街道的变化。

    直到周围吆喝叫卖的声音渐渐消失,清冷的街头总有有了独自走夜路的感觉。

    李心慧掀开车帘,这才发现他们竟然绕回了府外的街道。

    心思敏锐的李心慧当即发现不对劲了,宜姐姐担心元昊的时候,根本坐不住,更别提会回陈府等着。

    所以,给他们带路的人,显然有问题。

    “停车!”李心慧出声道,她看了一眼青黛和青鸾,那眸光满是深意。

    青黛和青鸾明白过来,一左一右地护着她,然后撩开车帘。

    这时只听车夫道:“夫人,那带路的侍卫不见了。”

    李心慧早有所感,她从车厢里探出头来,当即皱着眉头道:“从这条街穿过去,就是我们府上了。”

    “这个人带我们到这里来,究竟为何呢?”

    李心慧蹙起眉头,她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

    好像从一开始,背后之人想要对付的人就不是元昊,而是她。

    带路的人有问题,她现在不能盲目地返回南街去找人。

    所以她只能暂时回府,然后派人给青云送信。

    李心慧打定主意,当即便对车夫道:“我们先回府!”

    可她的话才刚刚落下,周围便都是“咻咻咻”的暗箭对着马车的方向直射而来。

    青黛和青鸾保护着李心慧,李心慧感觉到车身摇晃得厉害,她勉强站直身体,这时只听青黛道:“夫人,我们要先下马车。”

    李心慧点了点头,知道有人埋伏在这里,想要杀她。

    她蹙起的眉峰皱成一团,整个人沉浸在一团迷雾当中,哪怕是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她想到的也不是生死,而是她的青云。

    他离开的时候,只带了余江。

    如果她有重重保护的网,可她的青云,却像是网里挣扎的鱼。

    也许背后撒网之人还会恶劣地将网一半浸入水中,一半高高悬空。

    就像此时的她,突然才明白过来。

    元昊不是他们的目标,她和青云才是。

    “砰”的一声巨响,随着马儿嘶鸣倒地,马车也瞬间翻在了街道上。

    那一只漂亮的花灯碎在那车里,灯芯引燃了整辆马车。

    李心慧被青黛架在车后不远处,看着眼前这一变故,思绪逐渐清明起来。

    很显然对方就是利用他们担心元昊的心理,然后来了一出计中计。

    看似真正要出事的人是元昊,实际上却击中火力攻击她和青云。

    那些人都在暗处放冷箭,两个暗卫轻掠而去,一番在暗夜里的血腥厮杀顷刻间便出现在李心慧的面前。

    青黛和青鸾护着她往府里的方向走,远远的,那耀眼的火光都还在她的面前闪耀着。

    埋伏,暗箭,厮杀

    似乎还少了些什么?

    可少了些什么呢?

    不应该是这样的?

    李心慧苦思冥想,感觉头疼欲裂。

    那些人的目的何在?

    五城兵马司的人都抽调去了南街,城防营的人不会过来,这一片看似最静谧的街道,此时却上演着最血腥的杀戮。

    突然,青黛和青鸾停了下来。

    看着两个小丫头一下子面色冷肃,神情凝重而警惕,李心慧便知道,在府外也有人埋伏。

    她当即忍不住想要嗤笑,这背后之人也未免太看得起她了。

    竟然精心准备了一场又一场的刺杀。

    夜色中,闪着寒光的暗箭“咻咻咻”地对着她们的方向射来。

    前方四散开来的刺客缠住了功夫最高的两个暗卫。

    其余的护卫围成一团,抵御着各个方向突然射来的暗箭。

    只有她和青黛青鸾,不知不觉被孤立在距离府外的不远处。

    府外还挂着两盏大红色的灯笼,好似宣告着,主人家并未关门游玩,而是在家中欢聚。

    似昏似暗的街道上,似有凛冽的风在刮着。

    李心慧只感觉周围的光线又暗了一些,再次抬眸,只见她们周围都来了不少手执利剑的蒙面杀手。

    沉寂的气氛中,肃杀的感觉越来越浓。

    几乎在李心慧想着今夜是不是要魂断在此时,青黛和青鸾瞬间便和蒙面杀手缠斗在一起。

    她们变幻莫测的身形,极快的轻功,凌厉的杀招都为李心慧竖起了一道安全的屏障。

    而屏障的另外一头,则是听闻打斗声,已经开门的的陈府。

    陈凡没有想到,就在他开门的一瞬间,会看到如此激烈的厮杀。

    紧急求救的烟火在陈府的上空突然炸开,察觉兹事体大的暗卫迅速地靠拢青黛和青鸾,不再恋战。

    李心慧快速地朝着那扇开着的大门跑去,陈凡从里面快速地奔了出来,想要尽自己的全力,将她安全地护着进去。

    这一刻,仿佛那一扇敞开的大门,就是一线生机。

    “哧”的一声。

    空气中突然静止了一下。

    李心慧愣愣地看着那根从陈凡颈边擦过的利箭,直直地没入她的肩骨缝隙之处。

    利箭穿透皮肉,撞击着她的骨头,然后又从身体里穿透出去。

    那种疼痛,在一瞬间传遍她的全身。

    她的唇瓣都被咬破了,震惊的眸光里还闪动着猝不及防的愕然。

    疼痛让她稳不住自己的身形,双膝一软,便倒在地上。

    伤口处的血汩汩地冒着,她的眼睛似乎还能看到自己的血流了出来,她知道这伤口不致命,可是在这一刻,她却感觉到一种死亡的召唤。

    陈凡傻傻地看着,看着她顷刻间倒在地上,而那一根利箭,竟然是从府里射出来的。

    差一点,那根利箭就刺穿了他的喉咙。

    府里,府里竟然也有刺客?

    陈凡不敢置信地上前扶起她,他双眸圆瞪惊恐,神色仓惶而茫然,似乎在一瞬间根本不知道要将她带进府里,还是就在府外。

    痛苦的闷哼之声越发多了,卓唯带着人赶到的时候,李心慧已经疼晕了过去。

    他的人很快斩杀了不少刺客,其余逃窜的,也都有人去追。

    青黛和青鸾连忙将李心慧扶进府里,这时陈凡却忽然道:“刚刚伤了夫人的暗箭是从府里射出来的。”

    青鸾和青黛眸光一震,那扶着李心慧的手一抖,面色尤为难看。

    这时卓唯上前道:“这并不能代表,你们府里有奸细。”

    “功夫高深之人,潜藏在府里你们也发现不了。”

    “当务之急,是尽快给她止血,然后请一个大夫过来。”

    看着青黛和青鸾将人带进府里去了,卓唯看着地上晕开的血迹。

    湿哒哒的一片,还有飞溅的血滴,那么猝不及防的一箭,想必她当时一定万分愕然。

    好在不是致命的伤。

    卓唯没有跟进陈府,他的人在四周查探着,不一会便前来回禀道:“暗箭上面没有毒,四周大约埋伏了三十人,应该是天黑才来的,没有久待的痕迹。”

    “死的刺客查了,死士,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卓唯闻言,挥了挥手。

    对于这个结果,他早就预料到了。

    这么大的手臂,却没有在箭上下毒?

    那就是说,并不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陈青云呢,他这么会让她一个人回来?”

    卓唯出声问着一旁静候处置的两个暗卫。

    陈揫和陈搴对视一眼,皆有几分暗恼。

    显然今天这一手,他们也是始料未及。

    “大人去找你了。”

    陈揫出声道,到现在他们也知道中计了。

    卓唯眸光微眯着,神色突然就冷了下来。

    “找我?”他跟着附和一句,随即又联想道自己今日收到的消息。

    ““红颜枯骨”的毒即将重现?”

    “那毒不是从口入,见血的伤口,方能中毒?”

    “不好”

    卓唯眸色突然一变,瞬间如鬼影一般消失在原地,徒留一道疾风般的影子,蹿进了陈府的大门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