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中计了
    “或许有人知道具体的地点?”

    李心慧脑袋里灵光一闪,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人。

    陈青云看着她那突然一亮的眼眸,嘴角下意识就吐出一个人的名字!

    “卓唯!”

    李心慧点了点头,然后认真道:“没错,就是他!”

    “他曾经是张金辰的人,京城里暗桩遍地,要想找到柱国公的私人别苑太容易了。”

    “你现在就去找他,请他帮忙!”

    “我赶去宜姐姐的身边,先陪着她。”

    卓唯今日沐休,没有在宫里。

    要想找他,还得去卓府。

    陈青云皱了皱眉,不放心地看着心慧道:“你跟我一起去!”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道:“你是去办事的,人越少越好,速度越快越好!”

    “我找到宜姐姐以后,我们就在南街的《福庆楼》等你。”

    “切记,万万不可让元昊出事!”

    陈青云思量再三,留了两个暗卫,青黛青鸾,以及一干护卫等人给她。

    而他自己则只带了余江便匆匆地跨马,消失在夜幕之中。

    护卫重新套了马车,李心慧让前来报信的人带路,一路往明珠郡主的方向靠拢。

    与此同时,监视着陈青云一行人的人,在看到陈青云消失在夜幕中时,嘴角勾起阴狠的冷笑。

    卓府在南街的胡同巷子里,人山人海的南街上,到处都是拥挤着看热闹的行人和孩子。

    陈青云和余江弃马前行,很快被淹没在人潮里。

    余江和陈青云都走散了,好在两个人都知道卓府的位置,这才在卓府的门外汇合。

    卓府外一片凋零,连一盏灯光都看不见。

    余江上前敲门,“咚咚咚”的声音响了起来。

    可过了好半天,他们才听到一阵缓慢而来的脚步声。

    咯吱一声,门开了。

    一位垂暮老者,散乱着头发,胡子也没有打理。

    一张疤痕交错的脸庞显得狰狞极了,那一双黑沉沉的眼眸不经意地扫过余江错愕的样子,当即含着一抹厉色道:“你们来干什么?”

    陈青云看着是卓一帆亲自来开门,诧异地扬了扬眉。

    他往前走了两步,来到卓一帆的面前道:“打搅了,请问卓唯在吗?”

    卓一帆抬头,那深陷的眼眶有些暗红,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血气。

    陈青云恍若不觉,依旧直视着卓一帆。

    半响后,只听卓一帆漠然道:“他得到消息,说是”红颜枯骨”的剧毒即将重现人世,召集了属下,暗中探查去了。”

    陈青云闻言,面色骤然一变。

    只见他那深幽的瞳孔剧烈地收缩着,脑袋里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惊叫一声:“不好!”

    “中计了!”

    区区一个柳成元用不着高鸿出面。

    一场密谋图财的婚事还不能让张金辰自乱阵脚,连柱国公这么大的脸面都拿来用了。

    唯一的可能对方借助他们一直关心元昊契机,密谋了另外一个阴谋。

    而那个阴谋便是针对于现在他手里关于后宫嫔妃和皇子的死亡密案。

    如果有人会在今天下毒,如果有人想要栽赃嫁祸,寻找替死鬼。

    那么背后之人会给谁下毒?

    心慧

    不不

    陈青云面露惶恐惊惧之色,他骇然地往后退了几步,脚步凌乱,身体几欲跌倒。

    一旁的余江连忙去扶他,结果余江的手还没有碰到他的衣角,他便突然一跃上了墙头,如翅膀受伤的雄鹰,跌跌撞撞地朝着那人群潮涌的街道奔去。

    余江见状,当即连忙跟上。

    卓一帆的眉头皱了起来,陈青云这个家伙天不怕地不怕,就算在他的面前,气势也从不弱上半分。

    可是刚刚他竟然如此失态

    那只能证明,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可能会有危险。

    “看来“红颜枯骨”是真的要出现了!”

    卓一帆呢喃一声,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

    出来了好啊,出来了就有迹可寻了。

    卓一帆关上了房门,静静地站在门后。

    今夜的月光有些惨淡,也许是别处的灯光太亮了,也许是嘲杂的声音陆陆续续地传来。

    天空炸响着烟花,一闪而逝的美丽照亮太多太多阴暗的角落。

    卓一帆抬起头,只见灿烂的烟花绚丽之际,一张明媚又镇静的小脸突然跃入他的眼中。

    那张小脸,静如蕙兰,动如水仙,鲜活而明丽,笑起来时,明眸皓齿,巧笑嫣然。

    说像是像,说不像,却也不像。

    可有些画面就像是梦魇,在他心里生了根。

    那颗看似平静的心已经开始有了不平静的涟漪。

    陈青云接下了这个案子,有人便想要兴风作浪。

    报复的最好办法,便是让陈青云最爱的女人,也中这种“红颜枯骨”的毒,然后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慢慢地死去

    卓一帆蓦然闭上眼睛,片刻后,只见他倏尔又睁开了。

    这一次,他眼中的寒光肆意流窜,周身都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寒意。

    避世这么久了,他想,也是时候出去会一会曾经匍匐在他脚边的那些老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