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元昊是主谋
    夜幕降临的时候,陈府前后拥簇的四辆马车缓缓驶向南街。

    拥挤的街头,行人大多拥挤在廊坊之下。

    可唯独有些隐匿窥探之人,在那四辆马车的分道口,分别按着马车上的徽记追逐而去。

    七夕佳节虽然在南街举办,可一路前行的街道上,到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李心慧掀开了车帘,一路上都目不暇接。

    高高的树梢上,接连挂着各式花灯。

    有金鱼的,有牡丹的,有桃花的,也有嫦娥飞天的,甚至于连山水图的花灯都有。

    这些花灯都是手工制作,上面的图案都是文人一笔一划画出来的。

    李心慧心生感叹之余,便收回流连的目光,然后看着手里青云亲自给她做的一只八面玲珑花灯。

    这只花灯十分别致,灯面分别有八方,每一方都画着精致绝伦图案。

    这八幅图颜色不一却相交辉映,当灯亮起来时,不管从那一方看,都是栩栩如生,精妙动人。

    而将灯在手中转动时,便能够清晰地看见到红色鸾鸟图,金鹤长鸣图,粉菊绿鹦图,姚黄牡丹图,青绿山水图,翡翠兰花图,紫蝶起舞图,墨蓝深海图。

    灯下是淡金色福结流苏,流苏遮挡的周围是一圈如同灯笼一样的小铃铛。而灯上则是两个讨喜的福娃喜笑颜开,再加上灯框周围的碧玉珠子,这一只巧夺天工的灯笼,便已经是花灯中的瑰宝。

    “我猜等会一定有人想要买我手中的花灯。”

    李心慧戏谑道,眼角流露的愉悦怎么也遮挡不住。

    陈青云看着她提着花灯,如同孩子一般爱不释手。

    那花灯在她的手里,都不知道转了多少次了,可她却一次都没有放下来。

    “你若是舍得卖,回来我再给你做一只。”

    陈青云将她手中的花灯接过去,然后放到一边去。

    花灯是他做的,可他不希望她现在的眼中,只有花灯。

    今夜难得陪她出来,五城兵马司加巡城御史都出动了,确保七夕节圆满落幕。

    而操办七夕节的人,正是张金辰的下属,郭方毅。

    他们总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陈青云觉得可以暂时放下戒心,陪着心慧游玩一番。

    毕竟今夜出来游玩的世家贵族太多了,张金辰不会傻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心慧娇嗔地瞪了一眼陈青云,她当然是舍不得的。

    别说是他亲手做的,就算只是他买的,她也舍不得。

    在这世上,最好的礼物是他。

    他占据了她心里最柔软的位置,从他手里接过的礼物,都犹如他身体的一部分。

    她只想好好珍惜,藏着不让人来窥探。

    陈青云浅笑着,舒展的眉峰透出他此刻的眷恋和满足。

    他伸长手臂,将她圈在怀里,然后坏坏地附耳跟她说了一句悄悄话。

    李心慧的眼眸一瞬间瞪圆了,不敢置信地回望着他。

    陈青云又点了点头,然后提高声音道:“看似是明坤提起来的,不过元昊是主谋。”

    “他自己看出来了,郡主吃软不吃硬。”

    “再说,高家也不会让他继续拖下去。”

    李心慧还是有点懵,青云刚刚说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宜姐姐

    她愕然地张了张嘴,然后结巴道:“元元昊不可能这么腹黑?”

    “是是不是你?”

    陈青云闻言,转头似笑非笑地盯着心慧看。

    他那凉凉的眸光,透着一点坏。

    李心慧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心里还是坚信,元昊不会这么无耻的。

    可陈青云却玩味道:“元昊不可能娶高玉兰,而且他也不可能让郡主一直拒绝他。”

    “如果是郡主主动的,那他就有缠上去的借口了。”

    “他那不是腹黑,他那是无耻。”

    李心慧听着青云肯定的话,心里越发觉得事情大条了。

    她当即拉了拉青云的衣袖,带着三分讨好道:“不如我们跟上去看看吧。”

    “如果高家没有动手呢?”

    “或者高家动手的人比元昊预料的厉害呢?”

    “宜姐姐本来就在元昊身边放了人,元昊那里一丁点的动静,她都知道。”

    “原本她还想接竟儿一起出来的,可害怕会突然出事,所以连竟儿都没有带出来。”

    “元昊根本不会坐以待毙所以你们是不是一早就合计好的?”

    李心慧脑路一转,忽然就反应过来了。

    亏她之前还觉得自己出了一个绝妙的点子,先让元昊的马车跟着宜姐姐的马车,然后他们走散以后,宜姐姐自然只得带着元昊了。

    可是搞了半天,她竟然在助纣为虐。

    李心慧感觉心慌得很,整个人越想越不对劲。

    她抓着陈青云的肩膀,当即出声道:“我们还是跟上去看看吧。”

    “元昊这一招太狠了,我担心宜姐姐会受不住的。”

    陈青云闻言,眼眸上挑,当即认真道:“他们确实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

    “元昊这一招虽然狠,但却可以让郡主直面自己的感情。”

    “她只有先做出选择,元昊才能孤注一掷。”

    李心慧闻言,顿时迟疑起来。

    宜姐姐对元昊,分明就是有情的。

    可宜姐姐顾虑太多,所以才一直这样两个人都有心拖着。

    她自然是希望他们快点修成正果,欢欢喜喜地成亲。

    可眼下这种状况

    阻止,他们还会继续往下拖,也许结局会更糟。

    不阻止,心里惦记着,还怎么逛七夕灯会?

    李心慧哭丧着脸,十分纠结地看着陈青云。

    陈青云见状,好笑地将她揽进怀里,然后抚摸着她的背脊道:“就让他们自己去斟酌。”

    “我让萧沐过去盯着了,不会有事的。”

    李心慧不高兴地蹭了蹭陈青云的胸膛,放在他腰间的手使劲地掐了掐。

    陈青云闷声受了,知道她心里不好过,当即将她搂得更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