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荷花灯会图
    陈青云调任刑部以后,陈府就比往常热闹起来。

    京城里凡是有什么宴会,李心慧一定都能收到帖子。

    甚至于连忠义侯的孙儿,已逝的姚琨之子姚越都在拜在了陈青云的门下,成为了陈青云第一个入室弟子。

    就因为这个,姚玉珊和谢明坤的婚期顺利地定在了八月初八,而忠义侯的夫人和大少夫人对姚玉珊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且说,转眼七夕节将至。

    南街一片早早就挂满了花灯,就连护城河边上的场地都被租用完了。

    这些日子,忙得早出晚归的陈青云决定带着心慧在七夕节的晚上好好地逛一逛。

    谢明坤听闻消息的时候,烦请李心慧给姚玉珊下一道帖子,邀请姚玉珊一起逛花灯会。

    李心慧心里清楚,把姚玉珊请到以后,人自然不会跟他们一起逛。

    不过谢明坤这个忙,她自然得帮。

    不仅如此,她还准备将明珠郡主也一起请出来。

    这样一来,到时候他们一行人就算中途分开,可到底也算是热闹的。

    李心慧还规划了,一路上他们先从南街逛到护城河,再从护城河逛回北街。

    大家最后约在《药膳房》相见,《药膳房》已经正式开张了,因为是皇上亲赐的匾额,生意异常火爆,开张不过短短一月,李心慧便已经有了开分店的打算。

    七夕节的前一天晚上,李心慧收到了明珠郡主和姚玉珊的回帖,她们都同意一起逛花灯。

    如此一来,李心慧便在七夕节早上招待了明珠郡主和姚玉珊。

    用完午膳以后,李心慧带着明珠郡主和姚玉珊一起逛园子。

    而陈青云,柳成元,谢明坤则聚在书房,准备待日暮西山后,便各自备车,分道而行。

    张华看着那三人分划的路线,整个人都不好了。

    “早知道你们三个如此无情无义,我还不如跟着煜瑾去吟诗作对,卖弄文采,说不定还会有一段艳遇呢?”

    张华憋闷道,他来了才知道,原来这几人压根就没有想过,带着他一起去逛灯会。

    七夕这样的佳节,街上多少妙龄女子?

    正是他寻觅姻缘的好时候,可是这个时候,他身边连一个参谋都没有。

    耻辱啊,**裸的耻辱!

    陈青云瞥了一眼愤慨的张华,嘴角轻勾,眸光嘲弄道:“我们四人里,就数你最为潇洒自如,遇事总能自得其乐。”

    “玉衡不方便与你一起,元昊更不能了。”

    “至于我,你想要跟着也行,不要跟到一半,自己觉得自己碍眼,想要充作仆人给我牵马就行了。”

    “噗”

    “噗”

    陈青云的话落,柳成元和谢明坤当即耸了耸肩,很不厚道地喷笑了。

    张华整张脸都黑了,气得腮帮子鼓鼓的,整个人想走,可又不想走,憋屈极了。

    陈青云调侃完,看着张华那一张臭脸,当即又道:“赵煜瑾不是有一位小妹,听说娇俏可人,而且还是一位才女。”

    “今天这样热闹的日子,赵煜瑾说不定会带着她出来游玩,我让《药膳房》给你留一个临窗的包厢,你做东带着他们一起去小坐一会,说不定下一年的七夕节,你就不想挨着我们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柳成元和谢明坤同时大笑,对着陈青云竖起了拇指。

    “子恒说的对,今日正是你表现的好机会。”

    “赵煜瑾那小子玉树临风,谦谦有礼,他的小妹也是颇有才名,珍明与煜瑾私交更甚,说不定煜瑾之前就有此意,只不过是珍明没有意会,所以才回绝了。”柳成元调侃道。

    谢明坤见张华皱着眉头,颇有几分沉思回想的样子,当即好笑道:“赵煜瑾虽然没有明说,可今日他若是带了自己的小妹出来,那心思岂不是昭然若揭?”

    “娶妻当娶贤,岳丈一家的家风也是极为重要的。”

    “所以,珍明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

    谢明坤说完,还伸手拍了拍张华的肩膀,一副鼓励张华的架势。

    张华被他们三人说得心思微动,脸皮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事实上他确实也听赵煜瑾说了不少他妹妹的趣事。

    原本他这人心思活络,也不爱将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放在心里。

    可是此时回想,到有几分迹象可寻。

    张华寻思着,该以怎样的借口去跟赵煜瑾一起逛花灯会的时候,那一边,陈青云已经将自己昨夜画好的一副荷花灯会图递到张华的面前。

    张华满眸愕然地绽开画卷,一时间被画卷中的场景所震撼了。

    醒目的荷花,鲜活的荷叶,以及隐匿在荷花中,那一盏一盏的荷花灯和金色的一串串灯笼。

    清晰可见的湖面,如梦似幻的荷花,以及浮在水面上荷花灯。

    栩栩如生的的荷花灯犹如一朵朵开在水面的荷花,如果忽略那触动人心的水中灯影,或许还未会以为,这就是身临其境的荷花池。

    可那悬挂在高处的金色灯笼,一串一串,惟妙惟肖,而在金色灯笼的后面,是隐约热闹繁华的街市。

    只不过这街市被一片树林遮挡着,因此只能看到一些星星点点的的灯光。

    张华将看完画卷以后,连忙卷起来,不敢置信地对着陈青云道:“这是送我的?”

    陈青云点了点头,随即道:“现在你可以去赵家了。”

    张华闻言,眼眸瞬间迸发出灼热的光彩。

    他用画筒将画小心翼翼地放起来,然后这才毫不留恋地大步离去。

    柳成元和谢明坤阴测测地盯着陈青云瞧,那嘴角斜了又斜,一副十分不爽的样子。

    陈青云凉凉地瞥了他们一眼,淡淡地道:“行了,谁先大婚,谁来讨画。”

    谢明坤转头看了一眼哑然的柳成元,嘴角一勾,顿时开怀地笑了起来。

    柳成元撇了撇嘴,心里顿时一片幽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