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凝露膏
    长康被接出宫去后,重华宫里的人才隐约打探到一些消息。

    孟贵妃的心腹吴公公此时正跟孟贵妃回禀道:“据说那手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可那屁股上的,却都化了脓。”

    “临安公主那里送了几盆冰,可那冰都还没有化完呢,人便被秦公公派人送出宫了。”

    “早前奴才还奇怪,皇上竟然对长御厨受罚之事不闻不问,可谁知皇上就在这里等着贤妃呢?”

    “这下好了,陈青云趁机入了刑部,长御厨也如愿出宫了,这还会不会回来,只怕还得看陈家的意思了?”

    “如果留了什么隐疾,皇上总不会再让人进宫了。”

    孟贵妃坐在软塌上,面色虽然宁静地听着,可心里却十分烦躁。

    就在昨夜,那人又来找她了。

    那些嫔妃和皇子的卷宗,他比她更怕皇上查出来。

    可为什么,他让她杀的人是乐安县主而非陈青云呢?

    陈青云不是这个案件的主审?

    周宁不过是道幌子,大理寺也不过是一道庇护网,皇上真正交托的人,只有陈青云。

    孟贵妃烦闷地对着吴公公挥了挥手道:“行了,长御厨都已经出宫了,这件事皇上也表态了。”

    “本宫只是没有想到,皇上竟然如此抬举陈青云,将宫闱密案交给一个堪堪步入仕途的陈青云。”

    “如此一来,盯着陈青云的眼睛不知道有多少,本宫”

    孟贵妃说到此处,愁容遍布。

    宫外下毒,她还真的没有多少把握。

    更何况现在的陈家一定万分警惕。

    吴公公闻言,面色也垮了下来。

    事实上,他到是希望长御厨重病却出不了宫。

    这样一来,那乐安县主还有可能进宫一探。

    现在长御厨被接走了,冷不防把乐安县主叫进宫里来,任谁都会怀疑!

    “都怪这天太过闷热了,那长御厨的房间里又没有冰,伤口怎么会不化脓呢?”

    “这要是临安公主舍得,只要用了凝露膏,长御厨再厉害的皮外伤,只怕现在疤痕都掉了。”

    “哪里又轮到陈青云出头,皇上趁机将陈青云调到刑部呢?”

    “说来说去,都是这贤妃和临安公主太窝囊了,一个不敢下毒手,一个不敢出面善后。”

    “现在好了,听说襄王都去临安公主那里闹了一场,接下来襄王只怕在朝堂上还有气受呢!”

    吴公公说到这里,还嘲讽地笑了笑。

    跟了贵妃这么多年,他自然知道贵妃在烦什么?

    可惜了,原本他们还有很好的机会下手,现在却功亏一篑。

    那个人的心思深得很,自己的人舍不得用,就来揉搓贵妃。

    认准了贵妃为了保全孟家,必然会想方设法办好!

    孟贵妃的心里乱糟糟的,有几次都想打断吴公公的话。

    不过想到她身边只剩下这么一个贴心纾解她心事的人,便压下了心里躁动的火气。

    可就在吴公公说到凝露膏的时候,她的眼眸突然间亮了一下。

    “两处都伤得厉害,手上的伤却好了,腰下的伤却越加严重。”

    “本宫记得你当初说过,临安公主偷偷让人给长御厨送过东西。”

    “如果那个东西就是凝露膏呢?”

    “如果长御厨身体不便,不能擦抹后腰下的伤,再加上他一只手不能动?”

    “所以才手上的伤好了,后腰下的伤越发严重,而临安得知以后,却只派人送了冰过去!”

    “这样或许就解释得通,为什么她可以稳稳地待在宫里,那是因为她知道,长御厨的手里,有这宫里最好的外伤良药!”

    孟贵妃说完,从软塌上一下子站起来。

    她双眸放光,神色怡然而窃笑。

    像是堵了许久的洪水,突然有了宣泄的出口,她整个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眉宇间也多了几丝松快。

    吴公公也瞬间反应过来,只见他嘴角噙着一抹奸笑,眸光熠熠生辉。

    “娘娘所言极是,那长御厨手上的疤痕都脱落了,可腰下的伤却溃烂了,明显就是用药不一样。”

    “那么重要的良药,长御厨必然会带出去。若是那乐安县主不小心受了伤,长御厨献出了曾经用过的凝露膏那下手后岂不是天衣无缝?”

    吴公公说完,自己先阴测测地笑了起来。

    仿佛一场不见血的阴谋,已经初成雏形了。

    孟贵妃闻言,眉头微微上挑,整个人的面色松缓下来。

    她定定地看着吴公公,眸光越发幽深。

    要想在乐安县主的身边做手脚,很难。

    可是对一个躺着养病的御厨做手脚,还是很容易的。

    只不过,这件事要想往德妃的身上引,只怕还得费些功夫。

    孟贵妃想着,当即开始凝思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