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上位的契机
    六月的皇宫里,炎热异常。

    太医院的太医来给长康换药的时候,那手上的伤口基本上都长好了。

    可奇怪的却是,那屁股上的伤,却有流脓溃烂的迹象。

    因为伤势加重,长康整个人连床都起不来。

    太医院的人怕得罪贤妃,不敢将此事捅出来。

    可又不敢让长康的病情继续恶化下去,因此暗中通知了临安公主和陈青云。

    临安公主知道以后,吩咐人送了几盆冰去给长康。

    陈青云得到消息的时候,当天便进宫向皇上求情,接长康回陈府养伤。

    皇上趁机封他为刑部侍郎,一时间,朝廷内外都受震荡。

    刑部侍郎,正三品官职,协助刑部尚书料理各种案件。

    刑部尚书杜玉荣,刑部侍郎右侍郎常开都混迹朝堂多年的老人了。

    皇上的圣旨一下,他们便大都知道,这陈青云突然上任,只怕是有什么重大的案件要来。

    果不其然,陈青云才刚刚办完交接,皇上便突然宣告,几位已经过世的嫔妃和皇子,皆死于一种慢性剧毒。

    因此案牵扯甚广,而且又因年月已久,若不是皇上亲自指派陈青云和大理寺卿贤王世子周宁一同调查,刑部一干人等,包括杜玉荣在内,都要叫苦连天。

    皇上将宗人府密封的卷宗都调到了刑部封存,除了陈青云和周宁,任何人不得擅自查看。

    陈青云突然调来刑部是吴王和襄王等人没有意料到的,吴王自以为已经用忠义侯和谢家的联姻拉拢了陈青云,在襄王的面前没少冷嘲热讽。

    襄王也是气闷无比,偏偏对自己的母妃还不能发火。

    贤妃知道襄王的心里有气,可有些事情,她还不能跟襄王说个明白。

    更何况,在贤妃的心里,仅仅一个陈青云她还没有放在眼里。

    因此襄王来见她的时候,她并没有接见。

    襄王气得气冲冲地去栖云宫找临安公主兴师问罪。

    彼时的临安公主正在被朝堂的事情震惊到了。

    后宫妃嫔,皇子,皆死于慢性剧毒。

    这不得不让她想起那一日,与她透露消息的母妃。

    正在她想着,那些妃嫔和皇子的死是不是跟自己母妃有关时,襄王找上门来了。

    而且一来便厉声呵斥道:“父皇一直想找机会抬举陈青云,你和母妃倒好,转眼就把机会送到了父皇的面前?”

    “刑部尚书那个位置,杜玉荣还能做几年?”

    “杜玉荣若是下来了,父皇还不把陈青云提上去。”

    “再加上萧家的势力,你和母妃是不是还嫌本王的劲敌不够大?”

    临安公主最讨厌襄王自以为尊的样子。

    她冷冷地瞥了一眼襄王,当即冷笑道:“皇兄想发火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陈青云调不调去刑部,只怕父皇早就有考量了。”

    “到是那些死去的嫔妃和皇子们,如果都是中毒死的,那毒是谁下的?”

    “死了的人是最没有嫌疑的,可这宫里活着的人,谁没有嫌疑?”

    “孟贵妃,姚淑妃,德妃,还有母妃。”

    “怎么?”

    “皇兄难不成知道真相,所以一点都不在意,觉得陈青云查出真相也没有什么?”

    面对临安公主的冷嘲热讽,襄王的眸光一闪,心里顿时一片阴寒。

    他怒目而视地瞪着临安公主,压低声音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临安公主嘲弄着,眸色里全是冰冷的寒意。

    她毫不又犹豫地瞪视回去,然后轻蔑道:“皇兄还是多关心多关系案件的进展吧,在这个时候,你可不要让父皇觉得,你是一位冷血之辈。”

    “而且,为了避免猜疑,皇兄还是少到后宫来。”

    “毕竟,现在这后宫里,谁都有嫌疑。”

    襄王看着临安那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容,突然感觉脑袋懵了一下。

    他感觉心跳突然骤停,瞳孔也收缩了一下。

    他以为这只是一个由头,是让陈青云掌权的契机。

    可是在这一瞬间,他周身寒意遍布,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开始深想。

    如果这些年,陆陆续续过世的嫔妃和皇子都是有人暗中下毒

    如果下毒的人就在宫里面?

    那么显然,四妃的嫌疑最大。

    襄王突然就明白,他现在该纠结的不是陈青云入了刑部。

    他纠结的是,那些嫔妃皇子真正的死因以及下毒的真凶?

    想明白的襄王突然禁锢着临安公主的肩膀,然后眸光凶狠地追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母妃有没有跟你透露些消息?”

    临安公主拍掉襄王的手,往后退了两步,冷笑道:“这件事如果母妃真透露了些什么,那皇兄的好日子只怕就要到头了。”

    “皇兄还是赶紧回去吧,说不定这件事还会是立太子的契机。”

    “只不过谁胜谁负,可就说不准了?”

    襄王望着自己这个心思深沉的妹妹,忽然觉得,或许一直以来的平衡就要被打破了。

    如果母妃不是凶手,如果凶手是淑妃或者德妃?

    那皇位舍他其谁?

    可如果母妃是凶手呢?

    襄王眸光深幽地盯着临安公主,突然邪肆地勾了勾唇。

    如果真是母妃做的,他的前路就被堵死了。

    横竖都是死的话,他想,他不介意母妃再狠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