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甜蜜
    陈青云出了宫门的时候,傻傻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刚刚进宫的时候,他竟然半句都没有问过长康。

    不过此番他突然进宫,只怕外面不少的人都会猜测是因为长康的事情。

    这样一来,倒也可以掩人耳目。

    陈青云微微勾了勾唇,突然发现有时候做事情,就是不能想得太多了。

    如果他当时没有一股冲劲,估计就会选择明天下朝以后再去找皇上。

    那样也不会打消了皇上对他的疑虑。

    阴差阳错,却误打误撞了。

    京城的消息是扩散最快的,陈青云进宫以后,李心慧也从粱嬷嬷的嘴里知道,贤妃对长康发难了。

    她听闻消息的时候,虽然有些意外,但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

    临安公主出事,贤妃没有发泄的对象,长康是她的弟子,打长康就是打她的脸。

    抓住机会,打得让她无话可说。

    自从临安公主出事,她便想着,也许长康会受牵连。

    可青云怎么会想起突然进宫的?

    青云不是冲动的人,就算是为了长康,理应也是私下周旋。

    李心慧随意地用过晚膳以后,便一直在厅堂里等着。

    这一等,便等到了戌时。

    陈青云回来的时候,刚刚进了垂花门,过了前院的小园子,远远的,便看到在厅堂里遥遥望过来的心慧。

    她根本坐不住,虽然身在厅堂,心却早就飞了出来。小说网

    那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更是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像是那明珠宝石一样,一下子就揭开了那挡尘的帘布,瞬间绽放的光芒,灼灼其华,让人心甚喜悦。

    陈青云脚下的步伐一下子就快了起来,可他也跟着笨拙起来。

    向来健步如飞的他,好似同手同脚,走路的姿态十分怪异。

    李心慧看见陈青云那一刻,心里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她往前走了几步,快速地来到了厅堂的门口。

    她依靠在那门框边,一旁的下人们自觉退到了厅堂外面。

    相隔的距离明明那么短,可两个人都觉得,这一刻的相聚,时间过得十分缓慢。

    陈青云握着心慧手的那一刹那,心里莫名酸涨。

    明明是五月中旬的天,就算夜里风凉,可身体调养得宜的她,手指不会这样冰凉。

    这只能说明,他离开进宫的这些时辰,她一直都在担心着。

    陈青云攥紧着心慧的手,将她一路带着往正房而去。

    一路上,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可是通过那紧紧攥在一起的手,他和她的心都踏实了下来。

    红樱和韦嬷嬷见两位主子这腻歪的劲头,连忙笑着带着几个粗实丫鬟下去备热水。

    见到小丫鬟们蹿得跟老鼠一样快,一个个嬉嬉地笑着,心慧就算是再厚是脸皮也绷不住了。

    可她还是没有将手从青云的手里抽出来,因为他往往攥得紧的时候,都是不会给她逃离的机会。小说网

    两个人就这样腻乎地进了正房,然后陈青云的反手将房门关了起来,徒留好几个没有走远的小丫头抿着嘴笑。

    韦嬷嬷笑骂着,只差没有伸手将那小丫头拧走。

    正房里隔了花厅,小屋,往里面才是内室。

    撩起的帷幔下,是长长有序的珠帘,或红或青或绿,在灯光的照耀下,妖妖娆娆的,说不出的好看。

    李心慧被青云禁锢在怀里,就靠在房门上。

    她微微错开的视线就落在长桌上的玉石插屏上,那插屏是填漆嵌玉石花卉图,上面还有精致的白玉宝瓶,金制八宝琉璃挂灯,这些精巧的东西都嵌入插屏当中,让整个小小的插屏,一下子就生动起来,并且价值连城。

    陈青云察觉到心慧的走神,又见她盯着那插屏瞧个不停,当即红唇磕下,似要惩戒一番。

    李心慧受不住他突然发力,嘤咛几声,神智逐渐回笼,眸光里的光也渐渐聚焦在近在咫尺的面容上。

    陈青云见她全神贯注了,这才添了添唇,意犹未尽地放过她,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梁轻轻地蹭着她的鼻梁,似笑非笑地戏谑道:“怎么?”

    “你相公还比不上一块插屏吗?”

    李心慧闻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还不是怪他,一进来就如此孟浪。

    她只是想找一样东西转移注意力而已,谁知道偶然间才发现,原来当初买一根小小玉簪都舍不得的她,竟然也有如此惊艳又动人的室内摆件了。

    库房里堆的那些奢侈的,就更加不用说了。

    “我是在想,我们如今是不缺钱了。”

    “可若是日后有人告你受贿呢?”

    “噗!”陈青云猛然听闻她如此可爱的话,受不住地喷笑了。

    他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嘴角一翘再翘,眸光越发温柔道:“你这小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什么呢?”

    “皇上如今知道柳家,谢家,张家的生意都有我们的份,还有周氏药堂等等,只要皇上不怀疑,别人说再多都是空话。”

    “再说,京城里的官员,并不像地方官那样缺钱,所以地方巡察使才是最肥的差,因为沿途收受了贿赂,刑部也是最难查得出来的。”

    这个李心慧到是知道的,因此各地方的巡察使,都是每三年就换。

    如果有些风评太差,或者地方官上折子密告的,半年或一年便撤了。

    “不会就好,今日你冒冒失失进宫,让我在家里担心好久。”

    “长康虽然是我的弟子,可如今他入了皇宫,我们的手再长,也不能管皇上的后宫私事。”

    “这一次贤妃初拿他立威,你眼巴巴跑着去,我怕别人说你太过护短。”

    李心慧认认真真地道,刚知道长康出事,青云进宫的时候。

    她就在心里想着,后悔没有跟青云说清楚利害关系。

    长康再重要,怎么会有她的青云重要?

    陈青云的手攀上心慧的肩膀,微微用力便似要将她搂入怀中。

    只见他眸光灼热地盯着她的眼睛,那眼波红红润润的,带着三分感性和孩子气的话道:“如果我进宫不是为了长康,你会不会觉得我冷血?”

    李心慧摇了摇头,她似乎感觉到了,青云内心里咕咕冒出来的温柔感性。

    她伸手搂着他的腰身,然后认真道:“这正是我想和你说的。”

    “后宫发生的事情,我们鞭长莫及。”

    “想照拂长康,我们可以从忠义侯府,可以从景王入手,甚至于是吴王。”

    “姚淑妃和德妃在宫中这么多年,总有信得过的亲信,总比你冒冒失失进宫要好。”

    “如果不是为了长康,那我就放心了。”

    陈青云觉得心里暖呼呼的,这种感觉舒服得他想要大声地宣告着,他有一位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的好妻子。

    可是他忍了又忍,终是在他那眸光突然迸发出绚丽烟火时,猛然低头,倾覆上她的红唇。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也不想继续解释。

    他只想好好地爱她,让她知道,再没有什么能够比她更美好的了。

    他所有的爱意,所有的柔情,所有的甜蜜,都化作温柔的给予。

    他步步逼近,将她抵靠在门槛上,却用一只手牢牢地锁住她的脊背,害怕她的脊背会因为受力而磕在门框上。

    李心慧沉醉在他温柔的亲吻里,她的双手不知不觉地环上他的脖子。

    她听过女人温柔如水,可却从来不知道,男人温柔起来,竟然像是一场永远也无法熄灭的火。

    这火太过耀眼,太过灼热,虽然紧紧地缠食着她的理智,可却又如阳光照耀在花瓣上,一点一点地渗透到了花蕊里,让她不知不觉,早已身心具软。

    她被他抱着,体力渐渐不支,像是藤蔓一样紧紧地缠在他的身上。

    他好似感觉她缠得不够紧,还一再逼近。

    这样疯狂的折磨,让她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神魂颠倒,理智沉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