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她是他的福星
    承平帝无心下棋了,他起身,慢慢渡步到窗边。

    “古往今来,历代皇朝总是有那么一两件的风流韵事广为流传。”

    “比如前朝的郑贵妃,比如六朝的程皇后,她们都是历史名人,被帝王钟爱一生,连当时的皇宫都种着她们钟爱的桂花和牡丹。”

    “朕从前听闻这些故事的时候,一笑而过,或嗤之以鼻,或不以为意。”

    “可是当朕真正经历的时候,才羡慕那些可以与她们厮守的君主。”

    “不是每一个皇帝都能为所欲为,也不是每一个皇帝都能寻得所爱。”

    “朕有时候会在想,江山是不是朕的江山,美人是不是朕的美人?”

    “看得见的,未必握得住,握得住的,未必握得稳。”

    “朕被蒙蔽了二十多年,到如今才知道,原来朕最钟爱的那一个人,竟然是被人给毒死的。”

    淡淡的语气,说不出来的惆怅。

    心酸当中透着孤寂,孤寂当中有着愧恨和自责。

    陈青云能够感觉到,眼前的这一位帝王,有着跟他交心的打算。

    “所以,皇上安排卓唯当禁卫军统领,正是因为此事?”

    虽然早就知道,可陈青云还是问了出来。

    承平帝点了点头,收回远眺的眸光,深幽的瞳孔也敛聚着冷冷的肃杀之意。

    “朕要你协助卓唯查出幕后的真凶,查出来,无论是谁,杀无赦。”

    “不,先留着她命,朕要亲自审问。”

    承平帝阴狠道,这个人,不将她碎尸万段,他就算是死,也闭不上眼睛。

    陈青云慎重地点了点头,他当即表明忠心道:“皇上放心,微臣一定会查出真凶的。”

    “恰好之前你夫人跟卓老将军有些交集,你不妨借此登门拜访,然后与卓唯一明一暗,互相协助。”

    “过些日子,朕会调你去刑部彻查此案,当初那些皇子嫔妃的卷宗,朕也会从宗人府调出来,交到你的手里。”

    “此消息一出,朝廷必然动荡,到时候你务必给朕顶住了。”

    陈青云闻言,嘴角微微上翘,凉薄地笑了笑道。

    “皇上多虑了,他们最多给微臣制造些小麻烦,因为微臣是皇上的人,他们不敢做得太过的。”

    “就算是狗急跳墙,最多也就是烧了卷宗。”

    陈青云的话落,承平帝的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

    不过片刻后,只见他眸色里的寒光一闪,当即冷笑道:“若他们真的敢,那朕就抄家灭族。”

    狠戾的话带着浓重的杀意,陈青云微微挑了挑眉,心里大约有底了。

    事关慧娴皇后真正的死因,这大概就是皇上心里的一根刺。

    这根刺不拔出来,皇上誓不罢休。

    “是微臣拙劣了,之前还惶恐微臣与卓将军无意间相识,会让皇上以为,微臣对皇上有所隐瞒,故而有不忠之嫌。”

    “如今皇上与微臣推心置腹,到显得微臣这个小人暗自攒度皇上的君子之风了。”

    陈青云说完以后,承平帝好笑地看着他。

    “你少给朕带高帽子了,今日若不是你这一番冒冒失失的进宫,朕心里确实是怀疑你的。”

    “可向来沉稳睿智的你,每每遇到你夫人的事情,便会失去理智。”

    “告御状的时候,朕就够心惊的了,谁知道你还敢刺伤襄王,朕当时那个震惊,只差没有想把你拉出去砍了。”

    “可能让张金辰和襄王都按耐下来,这也算是你的本事。”

    “这一次,为了这么点小事,你兴冲冲就跑到宫里来,还一副庄重无比的样子。”

    “这让朕想起了,用你的初衷。”

    “你不是贪财好色之人,你也不是留恋政权,逢高踩低之人。”

    “你有软肋,也有抱负,可你是那种必先要护住软肋,才能施展抱负之人,若有人动了你的软肋,那便犹如动了你的命门。你既可以为了软肋豁出命去,朕又还有何不放心的?”

    “说来说去,你的夫人就是你的福星,今日你若不进宫,这件密事朕兴许还不会告知于你。”

    “更不会让你去跟卓唯联手彻查此事。”

    “所以说,看似是你在为她求得庇护,实则是她在冥冥中庇护着你。”

    陈青云微微愕然,双眸圆瞪。

    他呆愣的样子取悦了承平帝,承平帝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眸光充满了善意的调侃。

    陈青云只觉得脸一下子热了起来,连那飘忽的眸光都开始闪烁起来。

    他当即拱手,还未开口时,承平帝便道:“朕知道你急着回去,行了,赶紧走吧。”

    “微臣谢过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陈青云说罢,笑颜逐开。

    承平帝看着他那清透的眼眸,满满都是幸福和愉悦,心里不知不觉也跟着乐了起来。

    他点了点头,看着陈青云迫不及待地小跑而去。

    迎面的清风袭来,承平帝心里那一处热忱的感觉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收回远眺的视线,目光渐渐变得悲凉而沉寂。

    倘若她还活着,就算是别宫而居,至少他还可以厚着脸皮去陪着她用膳。

    可这世上,总有一些遗憾和悔恨,像是沧海沟壑,永远也填不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