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求匾
    陈青云回到正房的时候,心慧正盘腿坐在罗汉榻上。

    她伏在小小的矮桌上,正专心地抒写着什么?

    支起的窗户外,斜落的夕阳遍布金光。

    那一对翠玉瓶里,插着簇簇拥挤的球兰和清丽洁白的百合。

    清风从窗户吹进来,带动着阵阵花香,仿佛鼻息之间,都是让人心旷神怡的气息。

    陈青云驻足在珠帘外,隔着不远的距离静静地打量着她。

    忘记有多久,他每每见到她,她都是在写东西。

    或药方,或练字,或临摹。

    曾几何时,灯下都是她疾针走线的样子。

    那个时候,她给他做上一件衣服,自己都会开心地在一旁乐上半天。

    看到她油然而生的满足感,他便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有她全心全意的爱护,有她倾尽一切的给予。

    这一生,他真的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只是觉得,她其实一直都不曾真正安心。

    总是尽可能地帮他更多,元昊,玉衡,珍明,周家药堂,恒远居士的漫画,她为他铺开的财路岂止一条?

    可是她呢,不过是想开一家小小的“药膳房”而已,却到如今,连招牌都没有挂上去。

    陈青云突然觉得自己这个丈夫做得实在是太失职了,他专注的眸光,渐渐覆上一层朦胧的水雾。

    他没有选择进去打扰她,而是转身,出了正房,陈府,直奔皇宫。

    夕阳下的皇宫正是最美的时候。

    金碧辉煌,耀眼夺目。

    大红色的宫墙,大红色的柱子,金色的琉璃瓦,金色的雕梁画栋。

    盘龙卧于梁柱之上,远远看去,起伏不尽,姿态凌厉逼人。

    龙阳殿里,正在用晚膳的承平帝听闻陈青云求见,一时间还以为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他当即放下碗筷,宣陈青云觐见。

    陈青云拜见承平帝以后,这才觉得自己来得有点冒失。

    他当即率先说明来意道:“启禀皇上,微臣前来并无大事回禀。”

    “还请皇上先行用膳,微臣先行退下。”

    承平帝见陈青云如此说,自己先笑了起来。

    也怪最近事情繁多,他自己都有几分忐忑。

    “行了,过来陪朕用膳。”

    承平帝的话堪堪落下,一旁伺候的秦公公连忙给小太监使了一个眼色。

    只见承平帝的下方不远处,便已经摆上了一副碗筷。

    陈青云谢过承平帝以后,坐下来开始用膳。

    很精致的菜肴,有“龙井竹荪,凤尾鱼翅,罗汉大虾,清蒸田鸡,首乌鸡丁,金菇掐菜,鹿肉片,荷叶香鸡等等。”

    陈青云添了第二碗米饭的时候,承平帝那淡淡的食欲被勾起来了,也添了半碗。

    一旁的秦公公笑眯了眼,看着陈青云那专心用膳的样子,心里十分满意。

    用完晚膳后,承平帝带着陈青云往御花园散步消食。

    五月中旬的御花园正值百花齐放,美不胜收。

    光是荷花池上浮动的绿荷粉花,都足够让人心旷神怡的。

    承平帝见暮色降临,便寻了一处名为“静心山斋”小憩。

    这一处地势偏高,山斋往下看去,是悠悠的流动的活水,蜿蜒而下,荷藕延绵。

    四周长竹避光,又培植了不少蕙兰,当真清幽雅致。

    秦公公打发几个小太监去山斋下的茶寮烧水沏茶,自己守在山斋外,不许任何人打扰。

    山斋里,承平帝正跟陈青云在对弈。

    “说吧,兴冲冲地来找朕,总不会是要朕赏你一顿饭吃。”

    陈青云闻言,当即起身跪地,庄重地道:“微臣求皇上亲赐臣妻《药膳房》的匾额。”

    “臣妻为微臣操持良多,可微臣能为她做的,却是少之又少。”

    “方才微臣在家中,突做噩梦,醒来后心神惶惶不安。”

    “可微臣回到房内,见臣妻专心致志地为微臣抒写妙方,微臣心甚是自责。”

    “臣妻钻研药膳,只望这世间,喜爱美食之人,亦可食疗养身。”

    “可臣妻这小小的愿望,微臣到如今都未能帮她实现。”

    “所以微臣心甚愧疚。”

    山斋里,一片静谧。

    承平帝落下手里的一子,看着跪得笔直而严肃的模样,忽然想起,曾经他也跪得如此庄重过。

    那是在先帝的灵位前

    那个时候,是他登基的第三年。

    他所求的,是违背祖制的,违背他曾经答应过先帝的誓言。

    他知道前路艰难,可他仗着自己是至高无上的皇帝,所以,一意孤行了。

    承平帝静默片刻后,对着陈青云道:“这件事,朕早就答应过的。”

    “近来事多,便忘记了。”

    “起来吧,朕会让秦公公去办。”

    陈青云闻言,垂首叩头,行了一个大礼,这才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