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一章噩梦
    “呵呵,竟然单枪匹马就来了?”

    “真是不自量力!”

    嘲弄的声音鄙夷不屑!

    陈青云的心沉到了谷底,他深色的眼眸闪过一抹赤红的恨意。

    “你们把她怎么了?”

    陈青云问道,恶狠狠地瞪着禁锢着心慧的两个人!

    被绑着的心慧看到青云,眼眸忽然就亮了起来!

    可随即又沉了下去,晦暗无光,心焦如焚!

    “哈哈,你说怎么了?”

    “落到我们兄弟手里的女人,自然是要尝一尝滋味的。”

    那两人调侃完,其中一个上前一步,只见他身材威武挺拔,壮硕吓人。

    那人封着陈青云的衣领,一把将他举起来!

    “嘭”地一声,陈青云被狠狠地摔在地上!

    “别怪我们兄弟心狠,而是你这人也太碍眼了。”

    “多少人暗中想要你的命,不过你既然是来英雄救美的,不如我们让你好好看看,我们是怎样欺辱你的女人的?”

    那二人对视一眼,随即把手脚绑住的心慧给扯了出来!

    只见他们将心慧也扔在陈青云的身边,“嘭”的一声,心慧疼得五官都扭曲起来!

    陈青云忍着身体的剧痛爬到心慧是身边,挡在她的面前!

    因为剧烈的撞击,他五脏六腑疼的厉害,脸色煞白,深色的瞳孔闪全是惊惧!

    陈青云艰难地护着心慧,他知道自己是螳臂当车。小说网

    心脏绞痛不止,眼眸又酸又涨。

    可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就在面前,而且还受到了欺辱。

    悲哀的是,他竟然毫无还手反击之力?

    他那无助的样子取悦了一旁的两人,只见他们步步逼近,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陈青云眼眸惊变,下意识就想到了这两个人想干什么?

    只见那两人一个狠狠地禁锢着他,另外一个就要去解心慧的衣服。

    他挣扎,嘶喊,怒骂,全都无济于事!

    他看着心慧那绝望又痛苦的目光,像一把火一样,灼烧在他的心上。

    疼,太疼了。

    他似乎把嘴角都咬出血来,浓烈的血腥充斥在他的口腔里。

    心慧难受地蜷缩着身体,撑大的眼睛堆满了惊惧和惶恐!

    恍惚的视线里,只见其中一人淫邪地对着她笑着,解开了腰带。

    “不要,不要!”

    陈青云胆寒心裂,一直隐忍的惶恐铺天盖地的袭来!

    一双深色的眼眸涣散着,再聚不齐一丝晦暗沉稳的光,陈青云慌张得手足无措,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愤恨不甘,痛苦无情的恐惧!

    他忍着痛苦想要爬过去阻止,他想要心慧护在怀里。

    可是他那微弱的力道显得不堪一击,禁锢他的那个人一脚狠狠地踹在他的脖子上,脚下的力道加重,辗轧着他的脖子!

    剧痛来袭,口腔里全是血液!

    陈青云被迫仰着头,眼眸瞪得大大的,里面只有鲜红刺目的滔天恨意

    他的样子取悦了欺压他的人,脚上的力道再次加重,那人狠狠地踩踏着陈青云青筋爆出的脖子。

    陈青云痛到极致,可他却不敢闭眼。

    他微弱的视线已经到了光影重叠,昏昏暗暗的地步。

    原本好似已经看不清楚了,可是当对面那个人已经脱了裤子,举着那丑恶的东西就要对着心慧压过去的时候,陈青云惊得痛苦剧缩,手指狠狠地掐进泥土里!

    脖子被狠狠地踹着,他像是一条蛇被拿住了七寸,动弹不得!

    挣扎的滋味比凌迟还要痛苦,可更痛苦的却是,眼睁睁看自己最爱的人被人欺辱而无能为力!

    陈青云的眼睛凹陷下去,他的手用力抓了一把泥土,企图甩过去,然而他早已迟钝的动作看起来丝毫没有还击的感觉!

    相反,微弱得像是一只被吞入狐狸口中的鸡崽子,已经被分尸了却还在用嘴啄着,好似能够逃脱被吃的命运一样!

    “呵呵,真是不自量力!”

    那人冷笑后,用力一脚踩在他的手臂上!

    骨节咔嚓一声,陈青云的手腕当即就断了!

    虚汗密集地布满他的额头,他的面容扭曲着,青白交错,痛不欲生。

    那人另外一直脚还踩着他的脖子,狠狠地蹂着,冷声道:“不是想救她吗,好好看着,她是怎么侍候我们兄弟的。”

    陈青云看着心慧那绝望而无助的目光,好似有鲜红的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他瞳孔里的光芒聚拢又散去,无数的怨恨如潮水袭来,无数的恐惧又如风暴狂袭。

    他挣扎着,煎熬着,多希望这一刻就有解救她逃出苦海的能力。

    “啊”

    陈青云惊叫一声,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彼时他犹如惊弓之鸟,全身僵硬得像是死人,周身都湿透了,滴答滴答的汗水顺着他的额头落下。

    他的唇瓣早就被咬出了血痕,双眸更是阴戾慑人。

    胸腔里积满了无数的怨愤,那疯狂报复,想要扭转局面的弑杀之意浓而激烈。

    可惜,当他发现自己原来是做恶梦的时候,周身积蓄的力量突然被抽走了,整个人像是一个快要散架的木偶,心悸之余,更添庆幸。

    他一个人静坐了一会,眸光怔怔地望着书房里挂着的画卷,耳边都是那凌厉的嘶喊,都是呼啸而过,得意洋洋的折辱之声。

    他手脚发软地从小憩的矮榻上起身,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抖。

    许久都没有做这样可怕而又无能为力的梦境了。

    陈青云揉了揉紧皱的眉峰,闭上眼睛,企图回想那两个对着他和心慧施暴的面孔。

    可惜,眼前只有那淫邪的笑容尤为刺目。

    陈青云捏了捏拳,长长地舒了口气,企图让自己紧绷的面容看起来自然一些。

    他在心里不停地说,这不过是一个梦境罢了。

    他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会狼狈到任人宰割的地步。

    可就在他稍稍稳下自己的心绪时,廖升却突然来报。

    “统领,长御厨被贤妃仗责了。”

    “而且,伤势不轻。”

    陈青云站在条案前,负在背后的手微微一动,眸色顿时变得幽深冷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