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送药
    明媚的阳光从房檐上倾泻下来,照着寝殿外那开得正艳的石榴花上。

    枝繁叶茂,绿叶丛丛。红花似火,锦簇团团。

    隔着那支开的窗户看去,好似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发,明丽照人。

    大红色的柱子挡住了那远去的眸光,临安公主略带几分恍惚地收回视线,整个人局促地靠着软塌上的大迎枕。

    在这座华丽的宫殿里,她曾以为自己犹如艳阳娇花,是最耀眼,也是最尊贵的所在。

    可是直到现在,她才恍惚地明白,原来她是那阳光下的暗影,是娇花和落叶遮挡着的碎石瓦屑。

    小的时候,常年卧床养病,难得见到一面的父皇,从未伸手抱过她。

    长大后,她知书识礼,温柔淳善。

    可父皇还是很少见她,甚至于连温厚的训话都显得生硬。

    从前她以为是因为疏于见面的关系,是她久病缠身,无法陪伴在父皇身边的关系。

    可是现在猛然回想,才惊觉,原来父皇与母妃,好似好几个月才会见上一面。

    而她,有时候见到父皇的时间,比母妃见到的时间还要久。

    临安公主的嘴角勾起苦涩而自嘲的笑容,那么多明显的蛛丝马迹,却要在她失去贞洁,失去嫁入萧家的机会以后,才幡然醒悟。

    原来,她的父皇,从来没有她想象那样对她好。

    是啊!

    母妃说得对,一个张莹莹都有暗卫护着。

    可她堂堂一位公主,却除了出宫随行的侍卫,连个跑腿办事的暗卫都没有。

    如果之前多年卧病在床可以解释,那么,父皇明知道她出宫,也不曾想过给她加派暗卫。

    张莹莹陪伴她多年,自然知道,她身边的心腹不多,中用的没有几个。

    之前陪着她长大的,都随着她算计张莹莹而被处决了。

    所以,这也是张莹莹有恃无恐的底气了。

    临安公主想到这里,嘴角的笑容越发幽深起来。

    她一个人幽幽地坐在临窗的软塌上许久了,帘外候着的宫人们暗中对视,皆是满眸担忧。

    临安公主出事以来,宫里已经有不少宫人受罚,严重的,现在都还躺着起不来。

    甚至于,跟着公主外出的那一批,全都被处死了。

    就在她们心里暗暗打鼓,是不是要鼓起勇气,上前侍候的时候,临安公主却突然传唤道:“来人!”

    芙蓉和采莲连忙恭敬地走了进去,两人行礼后,便异口同声道:“请公主吩咐。”

    “去看看长御厨如何了?”

    “若是严重,请太医过来给他瞧一瞧。”

    “如是贤妃娘娘问起,你们便说是本宫的主意。”

    芙蓉和采莲对视一眼,心里微微愕然。

    她们到是没有想到,公主吩咐她们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去看看那个被贤妃娘娘仗着的厨子

    不过二人也不敢耽搁,当即行礼后,匆匆去了一趟小厨房。

    结果,不多时芙蓉回来了,不过脸色有些煞白。

    “启禀公主,长御厨他受了伤,娘娘不许他养着,他去厨房杀鱼的时候,那鱼一滑,他那刀偏下来,便割到了虎口的位置。”

    “伤口很深,流了很多血,还有那那腿上的伤,裤子上染了血,都湿透了。”

    “奴婢让采莲去请太医了,不过这长御厨应该是做不了晚膳了。”

    临安公主闻言,眸色紧张地变了变。

    她跑去威胁萧凤天的时候,萧凤天就提醒过她。

    显然,萧凤天虽然对她嫌恶,但却并无加害或者推波助澜的狠毒心肠。

    可是如果这个时候,传出她虐待长康的消息,那萧凤天会如何想她?

    指不定还会以为,是她故意做的,目的就是要报复。

    临安公主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当即吩咐道:“差人去龙阳殿回话,就说公主无碍了,求皇上准许长御厨回去好好养伤。”

    芙蓉闻言,当即颔首,准备退出去安排。

    这个时候,临安公主又叫住她道:“回来。”

    “去库房里,将父皇赐给本宫的凝露膏送过去给长御厨。”

    “藏严实点,别被人看见了。”

    “送过去也叮嘱长御厨,用过以后,便收起来。”

    芙蓉有些傻眼,僵硬着身体,一时间不知道该进还是该出。

    凝露膏是宫里最好的外伤药了,各宫主子,总共也就得了一瓶。

    太医院折腾几年,也不见得能弄出一瓶来。

    临安公主见芙蓉傻站着,当即皱着眉头,扫了她一眼道:“还不快去。”

    芙蓉见临安公主那凌厉斜视的目光,当即心里一颤,便下意识回来拿了库房的钥匙。

    芙蓉走了以后,临安公主起来梳妆,决定还是亲自去一趟龙阳殿。

    可她还没有出栖云宫,临安公主重责御厨的消息便不胫而走。

    而此时的重华宫里,卧床静养的孟贵妃正听着心腹的回禀。

    “人是贤妃伤的,打了二十板子,行刑的人知道贤妃存心撒气,便下了死手。”

    “打了以后,还让长御厨准备晚膳,长御厨疼痛难忍,手滑又割伤了自己。”

    “听太医院那边的口气,最起码要将一个月,而起那拇指估计以后不会太灵活了。”

    孟贵妃闻言,阴霾深深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彻骨的恨意。

    只见她眯乜着眼睛,似笑非笑地道:“贤妃这是要向陈家示威呢?”

    “临安呢?”

    “她就没有阻止?”

    一旁的心腹闻言,摇了摇头道。

    “据说是没有,不过后来贤妃回宫以后,临安公主又让人去请了太医。”

    “据说还送了些什么补药过去,芙蓉遮遮掩掩的,把人都打发出来了。”

    “奴才估摸着,估计是警告长御厨别乱传话。”

    孟贵妃冷冷地嗤笑着,眸色越发幽暗。

    做都做了,满皇宫的人都知道了,威胁一番,只怕更会雪上加霜吧?

    萧家最恨仗势欺人,临安公主估摸着是送些什么珍宝去示好吧?

    不过是母女拿来斗气的玩意,泛着不着她去费心思。

    到是怎么把这个李心慧弄进宫来,又不让人怀疑到她的身上,这个才是她现在要做的。

    不然

    那噩梦一样的经历,她可不想再有一次了。

    孟贵妃一只手揉着眉心,一只手对着心腹挥了挥,示意他先下去。

    此刻她只想静一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