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八章青云醉酒
    孟贵妃的披风下,是单薄的褙子和轻纱般的寝衣。

    男人的手结实有力,触碰上去的时候,让孟贵妃忍不住轻颤着,眸色羞愤而惊惧。

    她不敢抗拒,因为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

    可是她更不愿意侍候这样一个操控她,操控孟家的黑手。

    然而男人像是找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双手开始肆意地在她的身上游走

    孟贵妃难以抗拒地往后缩,可她那娇小的身体,还是被男人凶狠地纳在身下。

    “别”

    “我我是皇上的女人。”

    孟贵妃试图让眼前的男人清楚,她并不是他的暖床丫头

    可她的话,让强迫她的男人越发地狠戾。

    只听他咬牙切齿地道:“皇上又如何?他还不是想要强娶自己的亲嫂嫂?”

    “而你,不过是他曾经的泄欲工具而已。”

    “呵呵,可惜他最后弃之如敝屐。”

    “不要指望他能庇护你,要是让他知道你做过的一切,只怕你的下场比死无全尸还惨。”

    男说完,不顾孟贵妃惨白的脸色,“嘶啦”一声,彻底扯破了孟贵妃的衣衫。

    空了许久的身子,屈辱又无助地承受着男人的暴行。

    孟贵妃只觉得天旋地转,她只想昏过去,什么都不想。

    可身上的男人根本不给她机会,好似她那些破口而出的声音能够带给他报复的快感一样。

    他沉溺其中,一次次地羞辱她,让她像是贱婢一样,毫无尊严地叫喊着。

    眼泪肆意而落,嘴里全是血的味道。

    喉咙里的苦涩渐渐像是毒酒,咽下去以后,让她浑身控制不住地抽搐着,疼痛到像是被车轮碾压过一样

    谢明坤原本想请陈青云出面,带他去萧府拜请萧夫人为他保媒。

    他想给姚玉珊多一些的体面,可谁知道张莹莹在萧府出事,他便歇了心思。

    他本来打算,过几日去齐府,请师母出面为他保媒。

    师母出身高贵,师傅又清名在身,也足够让姚府的人对这场婚事看重。

    可谁知道他还没有去齐府拜访呢,到是陈青云先问起了他的打算。

    陈青云得知谢明坤的打算以后,当即便道:“这件事还是萧家出面比较稳妥。”

    “忠义侯看重的是萧家的势力。”

    “不过可以请我义母跟师母一同去,这样就算是忠义侯夫人,也是不敢托大的。”

    谢明坤闻言,心里赞同地点了点头。

    自己的婚事,顺顺利利,自然是好的。

    “可萧夫人那里”

    陈青云知道谢明坤担心什么,当即便道:“以我义母的心性,只怕巴不得有件喜事让她开心开心。”

    “更何况,你们结缘于萧府的那场宴会,这证明了,也不是所有人,都受到了那件晦气事的影响。”

    “不过在我义母和师母她们两个登门前,你跟我先去见一见忠义侯。”

    谢明坤连忙点头颔首,他正有此意。

    两个人结伴拜访了忠义侯,忠义侯心里自然欢喜,又听闻这婚事会由萧夫人和齐夫人出面商谈,面色越发满意。

    于是陈青云和谢明坤圆满地结束了姚府之行,二人又转道去了萧府。

    萧夫人得知他们的来意,当即很高兴地应承下来,还留他们在萧府用晚膳。

    陈青云回府的时候,已经喝得酒劲上头了。

    一翻折腾的洗漱以后,陈青云穿了湖绿色绸面寝衣,墨发散开,眼眸微红,正斜斜地躺在软塌上。

    他殷红的唇瓣润泽诱人,迷离的眸光更添魅惑,手肘撑着头,有几缕发丝紧贴他的面额,他那白皙的肌肤上,灼热红晕好似那水墨青烟的画卷中,晕染着那四月里盛开的粉荷。

    淡淡的粉到逐渐加深的红,仿佛光是看着他那一张清媚的面容,都足够让人挪不开视线的。

    李心慧也给自己收拾一番以后,便拿了一把纱绢桃树仙鹤乌木雕花团扇给他轻轻扇风。

    他那身上,热气潮涌。

    她不过是刚刚坐过去,便感觉到那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扇面上的白色仙鹤栩栩如生,就连那白而沾粉的胖桃子也勾动着口腹之欲。

    李心慧望着扇面下的美人,嘴角轻勾,突发奇想道:“快到夏天了,不如你给我画一副扇面吧。”

    “我要那种小小的折扇,上面的画卷徐徐展开,有云,有日,有山,有水,还要有花草树木,茅屋鸡犬,美人纳凉。”

    “若那美人也如你这般,倾斜而卧,媚而不妖,那是最好了。”

    李心慧说完,用那团扇微微抬着青云的下巴,眸光满是戏谑。

    陈青云笑得如沐春风,眸光温润透亮,宠溺的温柔从眼角倾泻而出,无声无息地透出一股醉人的蛊惑。

    李心慧就感觉唇瓣有些干燥,她下意识抿了抿唇,滚动的喉咙却让陈青云失笑出声。

    “呵呵”

    “原来娘子最喜美人计。”

    陈青云说完,睫毛忽闪,双眸亮如星辰。

    而他那红而诱人的唇瓣,竟然轻轻地咬在了那扇面上。

    那微微抬起的眸光,就透着浓浓的**,直直地望过去。

    李心慧只感觉心口突突地跳着,粉颊如桃花一般,灼灼而开。

    她抽不动那团扇,感觉那手背隐隐发麻,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可就算如此,她也羞恼地瞪视着他,强装镇定地道:“你这美人计也略差了些,竟然还穿着衣服?”

    “呵呵”

    “好,听娘子的,脱了。”

    陈青云闷笑出声,扬起的唇角勾勒着好看的弧度。

    他双眸不偏不倚,就牢牢地锁在她的含羞又硬撑的眼眸上。

    他伸手去解自己的衣衫,不过是腰间的两个活扣而已,轻轻一拉,便已经露出大片胸膛。

    眼前的春光,好似烂漫的樱花之季,那上等的蜜色的肌肤,犹如细腻润滑的美玉一般。

    而那阳刚而紧绷的肌理,更是层次分明,好似无声地诉说着,那潜藏在肌肤下的力量,究竟有多沸腾。

    想到他性感的腰腹,想到他沉迷时的疯狂,想到他那强而有力的幅度,她当即连眼眸都红了,透着难以直视的羞恼,整个人如花蕊上的露珠,正在微微地轻颤着。

    陈青云的目光更深了,那原本七分**,三分逗弄,此刻也突然变成了十分**。

    他突然捉住了她的手,然后将那一只手逮到腰侧。

    那里的活结摇摇欲坠,只要轻轻用力,那便可以拉开。

    而那时,男人精壮胸膛,便可以窥探全貌,更别提,那早已蓄势待发的紧绷腰腹。

    李心慧只感觉手心都冒汗了,她紧张得头皮都开始发麻。

    她真是想如他所愿

    脑海里,闪过她一个翻身骑上去,然后撕开他的衣服,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就算女人处于被动和弱势,可女人也是经不起撩拨的幻想。

    混沌的脑袋里,现实和幻想还分不清的时候,她的手却已经在他的操纵下,将他那松松垮垮的衣服给解开了,然后触手一片滑腻而滚烫的肌肤。

    李心慧闭着眼睛,都能想象自己如今狼狈的样子。

    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呢?

    明明就是她的小鲜肉,不是她一直眼馋地垂涎着,最后如愿以偿地吃到嘴里去了。

    可是为什么,现在却被调戏成这个样子?

    心里愉悦,欢喜,害羞,暗恼,好似四月间里,满是绿意生机的清晨里,有着从天空洋洋洒洒落下的朝霞。

    那淡淡金辉,暖暖地笼罩在心头,让人遏制不住地轻颤着。

    她微微低下头,长长的睫毛眨动着,那无法抗拒和直视的眸光里,渐渐有了一层粉红色的薄雾。

    陈青云伸手将她拉进怀里,她的双手在他的腰腹环了一圈,抱得紧紧的。

    她连头也靠进他的颈窝,然后不轻不重地啃了他一口。

    其间她似不解恨,又吸允了一番。

    “嗯!”

    男人闷哼一声,搂着她的手突然收紧,箍得她不得不放开了她眷恋的颈窝。

    陈青云的下巴磕在她的肩上,他享受地眯了眯眼,荼蘼的唇瓣微微扬起,透着几分**的灼热道:“别急,相公的美人计才堪堪开始。”

    低沉暧昧的声线缓缓而出,李心慧只感觉浑身一软,整个人便依附在他的怀里。

    不多时,那清静的卧房里,便响起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