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青云的异样
    “这样说明萧大哥有魅力啊。”心慧揶揄道,她可没有忘记,之前明珠郡主想逗萧大哥的坏心思。

    明珠郡主看着心慧那似笑非笑的眸光,当即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我是来跟你说正经的。”

    “昨晚临安一醒来就自尽未遂,接着贤妃就复位了。”

    “然后是赐婚的圣旨,可这一日不成婚,变数都是很大的。”

    “更何况,贺炯辉现在还躺在床上。”

    “这些日子,你就不要去萧府了,没事少在萧凤天身边转悠,临安的性格是宁可得不到,也不会便宜别人的女人,你最好叮嘱萧凤天,若是暗中选了谁,可先别透消息出来。”

    李心慧见明珠郡主说得如此谨慎,心里不免有几分发憷。

    以义父义母的为人来说,若是有了人选,必然不可能藏着。

    不过出了张莹莹这档事,估计会延后宣布。

    “就算临安公主敢豁出去,她想的事情也成不了。”

    “我义母和义父,向来遇强则强,轻易不会妥协。”

    “更何况萧大哥也不是谁都能算计的人,以其担心他们,你还不如多多担心担心元昊吧。”

    “恶狼可不会轻易放掉嘴边的肥肉,张莹莹是想污蔑我跟萧大哥有私情,可指不定高家的人,都想让元昊跟高玉兰有私情呢?”

    明珠郡主闻言,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冷了下去。

    她撇了撇嘴,略显不耐烦地道:“他一个大男人我担心什么?”

    “再说了,他自己都不着急,以为混了个官身,手上有点势力,别人就不敢动他了。”

    李心慧知道明珠郡主说的是气话,指不定她的人暗中都在元昊的身边呢!

    不过她也懒得点破,留了明珠郡主用了午膳。

    明珠郡主心里确实惦记柳成元,用过午膳以后,便匆匆走了。

    申时的时候,陈青云便从翰林院回来了。

    长康托人给他带了消息,临安公主绝食,皇上命长康随时待在栖云宫内的小厨房,暂时以临安公主的身体为先,必要时还可以出宫,向心慧请教补身药膳。

    这件事说起来跟他们关联不大,不过陈青云的眉心跳痛,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上一世,临安公主算计了张莹莹,结果遭到张莹莹反算计嫁给贺炯辉为平妻。

    后来又因为一些阴私的内宅算计,与张莹莹一死一疯,让京城的世家贵族引以为戒,再也不敢妄抬平妻。

    回府后,陈青云沐浴更衣,有些不适地躺在床上小憩。

    难得看到他蔫蔫的样子,李心慧担心,以为他睡着了,便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额头不烫,可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吓了她一跳。

    “怎么了?”

    “是不是皇上今天苛责你了?”

    李心慧有些忧心地问道,她坐在床边,眸色爱怜而惆怅。

    陈青云摇了摇头,将她的手拉到心口的位置,那里跳得有些快。

    急促的心跳伴随着烫手的温度,李心慧眉心一皱,顿时低下头去。

    她的额头抵靠在他的额头上,那眨动的睫毛还刮着他的眼睛,柔柔的,如清风一般。

    他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当即仰着头,那红唇便凑了上去。

    温热的气息触及到心慧那柔软的唇瓣,然后是酥酥柔柔的触感,让她的心暖得都快化掉了。

    又是这样,轻轻地靠着,用那极其蛊惑人的气息,无声无息地引诱着她。

    可却偏偏,不肯动了

    她忍不住地勾了勾唇,轻轻的摩擦着,他忍受不住地张开唇瓣,倾覆过来。

    这一次,他显得热切而霸道,顷刻间就掌握了主动权。

    他一手搂住她的腰,另外一只手扣住她的后劲,不容她后退一分。

    心里狂跳不安的感觉,渐渐被另外一种灼热取代。

    他意犹未尽地放开她,眼眸暗红,神色紧绷而专注。

    李心慧张着红唇,低低地喘着粗气,面色含羞地瞪着他。

    她双手撑在他的胸前,刚想起身,谁知道他手上紧箍的力道顿时加重。

    “嘶疼”

    李心慧惊呼出声,眉头都皱到了一起。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手。

    陈青云知道自己有点失控了,当即连忙松开手,扶住她的臀,让她将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

    “到底怎么了?”

    心慧揉了揉被勒疼的腰,心里越发肯定了,青云的心里有事。

    陈青云环抱着怀里的女人,微微低头,在她的眉心印下一吻。

    “长康被调去临安公主的身边了,他透露出来的意思,如果临安公主需要食补,他可能还需要出宫找你。”

    “只要想到,你有可能会与宫里有什么联系,我心里就莫名惶恐不安。”

    “这种感觉,像是荒野里,充满了未知而致命的危险一样。”

    很怕,很怕!

    恐惧的来源,是内心。

    可他的内心,潜藏着,难以言说的秘密。

    陈青云感受着怀中的女人,越发想要清晰的记着,抱着她的这种感觉。

    他需要真实的幸福感来击败他内心的恐惧感。

    李心慧略微顿了顿,才领会过来,青云到底是在怕什么?

    她回抱着他,将头靠在他的心口处。

    “也许是因为临安公主吧,今天宜姐姐还特意来提醒我,临安公主不会轻易罢休。”

    “古人云:宁可得罪君子,莫要得罪小人。”

    “临安公主的心思,并不像她的笑容那样浅而易见,就像是绵里藏针,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扎你一下,而且还有可能是是淬了毒的针,让你防不胜防。”

    “不过,我会小心的,以后我避着她就是了。”

    “长康不是递了消息,我整理好补身的药膳食谱,到时候你直接呈给皇上,我想这也算是我们的一份心意。”

    陈青云知道,心慧比他想象的要聪慧。

    她总是懂得举一反三,很多事情你说开头,她便猜到后续。

    主动呈给皇上,这确实算是他们的心意。

    不过他还是要暗中堤防。

    尤其是贤妃那个女人,自己的女儿吃了这么大的闷亏,连讨债的人都找不到。

    他可不会认为,这件事会平息在一场尚主的婚宴当中。

    陈青云的手温柔地顺着心慧的脊背抚摸着,希望消除自己带给她的优思。

    他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沉甸甸的愁绪。

    可仅仅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乌黑透亮,隐隐的,还噙着一抹温柔的宠溺。

    “就先按照你说的办,长康已经出师了,到了独当一面的时候。”

    “这件事,我会私下和他谈一谈的。”

    心慧闻言,点了点头。

    长康的努力她看得见,是一颗好苗子。

    夫妻俩商量好这件事以后,心慧便去书房整理补身的药膳了。

    陈青云起身,也去书房处理公务。

    夫妻俩举案齐眉,红袖添香,到也领略了一番别样的夫妻情趣。

    皇宫里,重华宫内,孟贵妃依着宫门,望着那前呼后拥的帝王离去以后,扯着嘴角,笑得极其悲凉。

    昏黄的木框八角挂灯映着她苍白而消瘦的脸庞,就像是一朵玉兰花枯萎在枝头上,那种“临空未落地,花蕊亦如死”的感觉,莫名地让人心生怜悯。

    自从她的儿子死后,皇上到是隔山差五会过来与她用膳,好似安抚一番。

    从前皇上若有如今的几分眷宠,或许她的儿子,就不会死了。

    孟贵妃想到这里,嘴角的笑容越发浅淡而苦涩。

    可待她转身,只见那幽深空洞的眸光一冷,嘴角的笑容一变,瞬间就从一个凄苦无望的女人,变成一个邪媚而危险的女人。

    不一会,跟上去打探的小太监回来,立即跑到孟贵妃身边道:“娘娘,皇上去了栖云宫。”

    孟贵妃闻言,眉头一挑,眸光一斜。

    冷冷的媚意从眯乜的眼里倾泻而出,只见孟贵妃勾着嘴角,笑得极其诡异道。

    “呵呵,一个半死不活的公主而已,贤妃再费心思,还不是为人做嫁衣裳?”

    “罢了,且先盯着吧。”

    “本宫到是要看看,贤妃这起复的日子,能蹦跶几天?”

    孟贵妃说完,笑容越发肆意,那上挑的眼底尽是嘲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