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志在必得
    张金辰被幽禁在家,于是那条通向隐秘汇聚点的宅子,突然就热闹起来。

    贺珉被张金辰狠狠教训一顿以后,狼狈地走了。

    高鸿来的时候,只见张金辰一身官服,官帽都没有脱,那膝盖处褶皱不已,衣角和裤腿上跟是沾染了不少灰屑。

    向来最注重仪表的张金辰,竟然也有如此邋遢的时候。

    “大人!”高鸿拱手,静候一旁。

    张金辰抬眸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当即眸中泛寒道:“柳家的产业既然有陈青云的参与,那必然要加快动作。”

    “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让柳成元上门提亲,夏方正那点余粮能坚持多久?”

    “从前慢些也无妨,如今只怕不仅要有存粮,而且还要铸造兵器。”

    “皇上已经对我起疑,襄王若不能顺利登顶,那么西北战事一起,便是我们的复位之机。”

    高鸿的眸光从幽深到紧缩,仿佛那沉沉的瞳孔里,正搅动着一番凌厉的风云。

    张金辰的意思显而易见。

    高家从一开始做出的选择,就注定有朝一日会孤注一掷。

    高家几代家主都在等待中渡过一生,高鸿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宿命,会验证在他的身上。

    他对着张金辰颔首,心里清楚,因为卓家的现身,张金辰对柳家的财富,志在必得。

    “七夕节,我会安排好的。”

    “只要柳成元跟高家的小姐行了夫妻之礼,就算是为了仕途,柳成元也只能成为我高家的女婿。”

    再等两个月就是七夕节了,不在这个当口,也不容易惹来怀疑。

    张金辰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疲倦地闭上眼睛,对着高鸿挥了挥手。

    从前的那些势力,散开不容易惹人瞩目。

    可如今,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将他手里能用的势力都集结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若是兵不血刃就能登顶大位,那么,自然是好的。

    如果不能,那么便不要怪他,屠城了。

    张金辰在心里极其嗜血地想着,他得不到,也必然要想办法,毁掉。

    那怕天下因此大乱,那也不过是,轮回的伊始

    “我真是见识了萧夫人的本事了,那张莹莹都闹到那个份上了,她也能不痛不痒地招呼客人。”

    “那些世家夫人一个个话里话外,都是打探之意,可她愣是云淡风轻地化解回去。”

    “等到张莹莹设计临安跟贺炯辉的事发,张莹莹的死讯也传开了,多少人等着看萧府的笑话,直说张莹莹死都要死在萧家,可见对萧凤天的执念有多深?”

    “就这样,萧夫人还让下人挨着给赴宴的夫人小姐们送礼,言明事情突发,招待不周。这一下,又不知道多少然暗暗轻叹,直说萧夫人处事光明磊落,家风极好,张莹莹到死都想死在萧家,可见萧家家风有多清正了。”

    明珠郡主大清早就来了陈府,昨日她帮忙稳住客人,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好打听。

    等到弄清楚前因后果以后,萧家宴会都散了。

    说实话,明珠郡主自幼性子骄傲,很难对某一个人或者对某一件事诚服。

    不过经过昨天那般血腥的事情以后,她对萧夫人的处理以及萧家的态度还是颇为赞赏以及敬佩的。

    李心慧也觉得义母是一个挺利索的人,今日别说是那些夫人小姐们,就是她也一大早就收到了义母送过来的重礼。

    是一尊汉白玉雕刻的送子观音,那成色温润透亮,只怕没有三千两都买不来。

    李心慧感觉心里沉甸甸,自己过去帮忙,反而惹了麻烦。

    结果义母还送厚礼过来安抚她,光是这份豁达的心性,都足够让她汗颜的。

    “也不知道萧大哥的婚事能不能定下来?”

    “今早,临安公主和贺世子的赐婚圣旨下了,这件事虽然以张莹莹的死告终,可说到底,阴谋的初始,是临安公主。”

    明珠郡主闻言,当即附和着点了点头。

    “就算如此,临安也算自食恶果了。“

    “我虽然跟她同为皇室女,却没有好好地接触过,不过就算接触了,我也不可能会想到,原来这么多年,她跟张莹莹结为密友,竟然是因为暗中觊觎萧凤天。”

    “要知道萧凤天自幼生活在西北,回京的时间根本不长。”

    “就这样还让她们反目成仇,互相算计,渍渍,想想都让我背脊发麻。”

    明珠郡主说完,还故意恶寒地抖了抖身体。

    因为这件事,她母妃还庆幸她比临安大好多,不然姐妹俩成天聚在一起,还不知道临安会不会算计她?

    明珠郡主想到这里,自己无奈地笑了起来。

    临安这件事震惊到了她,不过她知道,临安骨子里可没有这么容易认输。

    不过是失去贞洁而已,尤其是对被娇宠长大,从来都没有遇到挫折的临安。

    想必,这不会是结束点。

    这便是,她今天特意来找心慧的原因。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