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三章要孩子
    陈青云出宫的时候,临安公主之母,贺贵人还跪在冰冷的地砖上。

    暗沉的天空下,偌大的宫殿外,四处掌灯。

    如此一来,那瘦弱的女人,到显得楚楚可怜。

    此消彼长,永不消停。

    黑暗中,四方涌动的风云聚拢而来。

    皇城里,注定不会消停了。

    陈青云略微停顿以后,便直接出宫,回了陈府。

    正房内,李心慧受了卓唯的惊吓,洗漱后一直都没有睡下。

    陈青云回来的时候,李心慧注意到他膝裤褶皱了些许,便知道他进宫后,应该跪了许久。

    她在心里轻叹一声,吩咐红樱打了热水给陈青云泡脚,又置了另外一盆热水,用热帕子给他敷着膝盖。

    罗汉床上放着一个百福纹的大迎枕,陈青云往后靠了靠,舒服地眯了眯眼。

    “贺贵人应该要复位了。”

    “还有贺炯辉,应该会尚主。”

    李心慧的手微微一顿,她坐在矮凳上,微微仰着头,看着陈青云好看的下颚,眼里闪过一些复杂。

    “刚刚卓唯来过了。”

    “什么?”陈青云猛然坐直身体,他膝盖上的帕子落在盆里,溅了许多水出来。

    李心慧伸手去捞帕子,陈青云眼疾手快,在她的手碰到帕子的时候,就先动手捞了出来。

    他拧干帕子,然后放到一边,伸手拉着心慧的手。

    陈青云的手微微用力捏了捏心慧的手指,那喉咙里呼出的气息有些粗,像是在压抑什么?

    李心慧拧着眉头,挣脱手以后,坐到陈青云的身边,伸手揽住他的肩膀。

    她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轻叹道:“河岸边有猛虎,只能往水深的地方去。”

    “可水太深了,又不禁开始怀念脚踏实地的感觉。”

    “青云,才刚刚开始呢,我就在想,有没有全身而退的那一天?”

    陈青云心疼地搂住了心慧的腰身,前世浸淫官场多年,他早就习惯这样尔虞我诈的生活。

    皇上在没有准备好接替张金辰势力的官员之前,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先不说地方官员,还有许多巡查御史,监察御史,以及都转运盐使等等。

    张金辰失去了寇家的供给,依旧稳如泰山,无非就是手上握着盐引。

    他要是算的不错,这一次皇上会从张金辰的财权开始。

    这么多年,受到英国公府,魏国公府庇佑的地方官也不少。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届的科举,皇上选用了许多人才,这就是准备。

    接下来的三年,自然是好一番动荡。

    可这些动荡,都是他能够去解决的。

    “卓唯这个人,很危险。”

    “以后我没有回来之前,让青黛和青鸾在外面安一张小床陪着你。”

    “之前在定南府养的那一批人,有十几个出挑的,我已经让余江带回来了。”

    “陈挚等人,我会调去书房,以后卓唯再来,你不必忍着。”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也知道青云的手上也握着自己的势力。

    “他的意思是,我们抽空去一趟卓府,坐实给卓一帆治伤的言论。”

    李心慧说完,看向青云。

    青云搂着她腰的手一紧,原本先想要点拨,这样的事情,卓唯用不着自己跑一趟。

    不过心慧对卓唯的映象,是血腥残暴,狠戾弑杀。

    他知道她喜欢赖在自己怀里,腻味的时候,所贪念的那种温柔。

    卓唯的强大让他有些敏感,可有时候太过上心,反而适得其反。

    陈青云的眼眸闪过一丝异光,当即搂着心慧道:“去一两次就可以了,去的频繁了,别人又该多想了。”

    心慧颔首,她也是这样想的。

    陈青云洗漱完以后,夫妻两个抱在一起亲昵。

    五月的天还不是很热,夜里凉爽,罗衫轻解也不怕冷。

    李心慧缠着陈青云缠得紧,耳鬓厮磨时,喘着暧昧的气息在他的耳边道:“你那药是不是该停了。”

    “我们也是时候,要一个孩子了。”

    原本意乱情迷的陈青云当即僵住身体,眼里闪过一抹胡乱。

    他禁锢着她的腰,略带几分羞愧难堪地道:“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李心慧见他睫毛轻颤,红唇紧抿,那紧张的样子跟初出茅庐的书生一般,当即勾了勾唇,轻笑出声。

    她啄了啄他的下颚,又捏了捏他的脸蛋,这才解气地道:“这些药哪里能乱吃的,出定南府的时候,余老忐忑不安地来找我,我当时想着,你也许另有打算,便没有揭穿。”

    “可我看着,前几天周亦明似乎看到我,眸光有些闪躲,而且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刚刚不过是试你,没有想到,还真是。”

    心慧说完,又俯身,狠狠地亲吻着陈青云的唇瓣。

    她不想给他狡辩的机会,一开始不想要孩子,多方考虑,或者想跟她多过二人世界,她都是能理解的。

    可现在,他们成亲都快一年了,他也正式步入仕途。

    这个时候还敢吃药,不是找打吗?

    而且,男子避子药可比女子的,霸道多了。

    陈青云被堵了唇,心里又积满了愧疚和难堪,好半天都没有喘气,把脸都憋得通红。

    “我就想再过两年。”

    “我们才成亲呢,而且时局动荡,我不想让你有孕以后,心不安稳。”

    “我问过老余了,那样对你和孩子都不好。”

    陈青云从成亲之前,就问过老余了。

    老余也建议他春闱以后,再要孩子。

    可那个时候,他满心满意都是然心慧如何幸福快乐地嫁给他,又怎么护把这件事说出来。

    于是便让老余配了些男子的避孕药断断续续地吃着,想着等寻个合适的时机,再告诉她。

    李心慧吸允着陈青云的脸颊,直到显出红印了,她这才放过他。

    “有些温和的药,对女子的伤害不大,停药三个月左右再要孩子,便不会有碍。”

    “男子精血主阳,长期受淤受滞,对身体不好。”

    “以后不要再吃了,你如果真的还想等两年,那我会给自己配一些温和的药物。”

    陈青云闻言,心里一个激灵,连忙瞪直眼睛。

    他快速地摇了摇头,当即出声道:“我不吃了,你也不许吃。”

    “若有孩子,我也能护着你们的。”

    陈青云说完,将她一把搂在怀里。

    若是温和的药也就罢了,怕就怕,别人在药材里做手脚。

    京城卧虎藏龙,他不敢掉以轻心。

    李心慧感觉到陈青云的慌乱,当即拍了拍他的后劲,温和道:“好了好了,都不吃。”

    “也并非没有别的办法的,就是你这样”

    压低的暧昧声音,贴在耳边温热红唇,以及那让人想入非非的低语

    陈青云就感觉浑身骨头一酥,眸色暗红,透着一股灼热的气息。

    他的双手禁锢着她的腰肢,将她的身体往怀里一压,便受不住地出声道:“如果非要如此那我们还是要个孩子吧。”

    他说完,已经迫不及待地凑上红唇,辗转研磨,深深吸允。

    薄薄的纱帐放落下来,跃动的灯光在墙体上勾勒出起伏婀娜的影子。

    像是翩翩醉舞,形态之美,千姿百态。

    低低的喘息伴随着偶尔娇笑求饶,仿佛那青烟罗帐里,掩盖了无尽的风流。

    后半夜沉沉睡去的时候,李心慧还在想,在情事上,青云永远都是这么地不知餍足

    折腾得狠的时候,三魂不见七魄,她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了。

    整个人瘫软成一团,到像是有一朵心尖花,在脉脉温情中,悄然绽放。

    而她周身的血液,都随着他的动作而心颤不己,最终都化作无数的星光,汇入到那一朵心尖花里,滋养着,感受着,纵情其中又温柔呵护。

    相对于李心慧的享受,陈青云则显得激烈而放纵。

    他额间的汗珠滴落进她微张的红唇里,她那红唇极艳,让陈青云的眸光越发幽深起来。

    嘴里的滋味咸咸的,李心慧仰着头,努力想睁开眼看清楚他的面容,却被他那滚烫而灼人的眸光给吓退回去。

    最后也只是卷缩着,伸手揽住他的脖子,将目光移到那性感而诱惑人的灯影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