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章算计的后果
    “大人,我们世子夫人让小的给她寻了两种秘香。”

    “一种为夜合香,男子佩戴得多,闻之心旷神怡。”

    “一种名为欢怡香,女子佩戴得多,闻之香远益清。”

    “这两种香若是聚在一起,不一会便会成为催情香,而且还会让男子气大无比,女子娇弱无力。”

    张莹莹的人开始招供了,而且,这招供的消息确实有用。

    卓唯当机立断让萧家的府医去查贺炯辉和临安公主的香囊,结果还真是“夜合香”和“欢怡香”。

    将两个镂空的香囊扔到张莹莹的面前,卓唯让下属将那些招供的人带下去。

    只剩下一个面色惨白,神色慌乱的暗卫。

    卓唯阴翳的眸光瞥向那个继续强忍的暗卫,当即道:“有了这些,你招不招,她都会死了。”

    “她死了,你也活不了。”

    “更何况,她拿你当泄欲的工具,临了到死,你都注定是个玩物。”

    卓唯看着那暗卫道,嘴角勾勒出凉薄至极的笑容。

    那暗卫心神一颤,下意识去看张莹莹。

    而此时的张莹莹,早已心如死灰。

    她的唇瓣咬出了血,红红的,艳丽极了。

    黑沉沉的眼眸里,空洞而冷寂,仿佛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

    不远处的襄王,贺珉,皆用一种晦涩的眸光看着她。

    张莹莹抬首看去,突兀地笑了起来。

    她爹当初为了襄王放弃救她,现在更加不可能在罪证确凿的情况下,冒着得罪整个皇室来救她。

    也许还会暗暗庆幸,她已经出嫁了。

    贺炯辉,那个男人现在已经是恨毒了她。

    不过最让她觉得畅快的,是她成功毁掉了临安公主的一切。

    身体,贞洁,美梦。

    唯一遗恨的却是,李心慧那个贱人,陈青云那个狠毒的男人,都还没有来得及扯下泥潭。

    “当真是你算计了辉儿?”贺珉站起来,阴沉沉地瞪向张莹莹。

    张莹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然后嘲讽地看向自己的公公道:“是我又如何?”

    “他与公主联合起来算计我,我为何不能算计回去?”

    “公主她不是说她最爱的人是贺炯辉吗?”

    “心心念念十几年了,我成全她又如何?”

    “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是魏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是我算计了临安公主,算计了我自己的夫君。”

    张莹莹怨怼地对着贺珉,转头看向襄王时,黑渗渗的眸光里,透着怨毒和愤慨。

    只见她往前走了两步,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认真端详着襄王的面容。

    怨毒的目光直直地射向襄王冷然深邃的瞳孔,只听张莹莹似笑非笑地嘲讽道:“王爷不要太得意了,我爹那个人,最是凉薄过不过。”

    “自己的女儿都可以看着死,更何况是王爷?”

    “不过谁让王爷有夺位的机会呢?”

    张莹莹说完,不顾襄王骤然一变的脸色,那余光似有若无地扫过景王冷肃的面容。

    她嘲讽地笑了笑,心里知道,她跟临安公主都是一样的可悲。

    明明有两个哥哥在这里,却没有人将她当成是亲妹妹。

    而是当成筹码,工具,这个筹码若是能打倒萧家,他们只会在背后推波助澜。

    可为什么同样是女人,李心慧却可以那么好命?

    义父义母,无条件地信任。

    还有对她痴心的萧凤天。

    陈青云那样表面谦和的男人,为了她,也可以变成另外一个恶魔。

    莫非这些男人都疯了?

    一个疯,两个疯,三个疯?

    这样好的命,她一个乡下来的村妇,配吗?

    就在张莹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襄王便厉声吩咐道:“来人,将张氏押下去。”

    这爆呵让张莹莹理智回神,终于明白,如今自己身除于何地?

    那些人招供,是她的人带着公主的人去抓的车夫。

    然后还有药,以及关押车夫的证据等等。

    就算没有这些,临安公主醒来后选择玉石俱焚,她也逃不掉。

    她算计了临安公主,就想过会付出代价。

    原本想以萧凤天和李心慧的奸情作为契机,从而让萧凤天,李心慧,陈青云三人反目成仇,然后让襄王和贺家乘机而入,打压萧家,以减轻她算计临安公主的后果。

    之前她还细细地想过,查得出来是她算计的临安公主,襄王和贺家都不会轻举妄动。

    唯一动她的人是皇上,但也要临安公主率先承认,是她算计了她。

    查不出来是她算计的,重心都转移到了萧家,她便可以金蝉脱壳,继续施以报复。

    可如今,什么都不可能了。

    襄王的人上来抓张莹莹,张莹莹突然抽搐一把锋利的匕首,就横在她自己的脖子上。

    襄王眸光一眯,顿时挥了挥手。

    张莹莹可以死,不过却不能死在他的手里。

    张金辰给他在前面铺路,他不能让张金辰因为张莹莹的事情跟他生了罅隙。

    张莹莹眼见抓她的人退下去了,不过她不敢掉以轻心。

    她知道,襄王会忌惮,贺珉不会杀了她。

    可是那个人男人会。

    她转头瞪着冷肃的萧凤天,满眸恨意道:“我亲眼看见,你跟她在南街渡步。”

    “你们举止亲密,甚至于还有肌肤相亲的时候。”

    “陈青云那个表面温润如玉,实则内里血腥如狼的男人,不知道他会不会放过你?”

    “还有李心慧那个贱人,你以为你可以维护到几时?”

    “好戏还在后头呢?”

    “李心慧,你听着,好戏还在后头呢!”

    “你身边的那个男人,阴毒至极,你敢背叛他,只怕你的下场,还不如我呢!”

    张莹莹冷笑道,她知道,李心慧和陈青云没有走远。

    转了一圈,该说的,都说了。

    张莹莹看着那个暗卫依旧强忍的眸光,嘴角挂着淡淡的讥讽。

    “你招吧,不就是本夫人强行与你欢好。”

    “贺炯辉可以有别的女人,本夫人为什么不可以有别的男人?”

    张莹莹说完,看向那开着的想房门。

    她不知道贺炯辉是不是能听见,也许他昏迷了也不一定。

    可叹可笑,到了这个时候,她最想报复的男人,竟然不是他。

    而是坐在她面前,从头到尾,对她无动于衷的萧凤天。

    “萧凤天,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张莹莹说完,当即扔掉匕首。

    萧凤天见她那目光太过锐利森冷,心里一凛,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就在他赫然起身时,张莹莹突然对着那廊下的柱子狠狠地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