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手段残暴
    “那就先从这两个暗卫开始吧。”

    卓唯的话落,那押着暗卫的人便将两个暗卫一脚踹在地上,然后在狠狠地踩在那两个暗卫的心口处。

    那两个暗卫面色痛苦,可却没有吭声,想来还能忍受。

    “先砍一根手指,若是再不招,那就砍手掌,接着是胳膊,然后是腿”

    “等到四肢都砍完了,那便拖出去,凌迟!”

    卓唯那冰冷的声音让李心慧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往陈青云的怀里靠过去。

    陈青云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将她往怀里带一点。

    以卓唯的行事,这都算是收敛的。

    然而这件事,由卓唯解决是最好的。

    卓唯的人,办事的效率很快。

    李心慧只听见一声痛苦的闷哼,以及那群人腿软惶恐的颤音时,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可就算如此,那暗卫还是没有开口。

    接着,就是手掌了。

    李心慧握着青云的手越发紧了,

    这样血淋淋发生在眼前的折磨,她无法直视。

    “啊!”

    一声惨叫,惊颤入耳。

    李心慧能够听到鲜血飞溅的声音,以及周围景王等倒吸凉气的声音。

    她紧闭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只听到张莹莹惊呼道:“来人,来人啊。”

    “拿下他,他是个刺客。”

    张莹莹被那飞溅的血给彻底吓到了。

    她没有想到,这个人当着襄王,景王的面都敢如此猖狂。

    张莹莹不知道的是,正因为卓唯的肆无忌惮,更是让他们肯定了卓唯的身份。

    此时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卓唯到这里来,是否奉了皇命?

    因此他们也不敢横加干涉。

    “接着砍!”

    卓唯连眸光都懒得给张莹莹。

    他那余光,似有若无地飘香那紧紧皱着眉头的女人。

    她不是胆子很大?

    不过是一只手而已,怎么就连直视都不敢了?

    卓唯在心里冷嘲着,高大的身躯却挡住了那桌位看过来的目光。

    陈青云的视线冷不防受阻,瞳孔深眯,在眸色低下掠过了一片暗影。

    “啊”

    又是一声惨叫,这一声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以及血水汩汩的声音

    被押上来的人都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罗刹,是阎王。

    他那森寒的眼眸一直睁着,仿佛他们这些被抓住的人,在他的眼里,已经跟死人毫无区别?

    这样藐视于人命,藐视于张,贺两家的势力。

    此人定然是背景强大,杀伐果决。

    已经有人腿软了,站都站不稳。

    一旁尚未被行刑的暗卫也面如死灰,此时他双眸圆睁,瞳孔时而聚焦,时而涣散,整个人涌出了无数的恐惧

    张莹莹被那落地的肩膀给吓得肝胆欲裂。

    先是手,再是脚。

    然后还要凌迟?

    这男人说到做到,所以为什么会有这样恐怖的男人?

    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张莹莹的牙齿上下磕着,发出难以遏制的声音。

    她惊惧万分地看向自己的公公贺珉,企图让贺珉出声阻止。

    可贺珉却下意识避开她的眸光,一副缩头缩颈的样子。

    张莹莹又气又急,整个人像是孤立无援的死囚,正一步步地等着铡刀落下

    李心慧觉得,卓唯攻心为上的行为实在是可以说得上狠毒。

    当那一个暗卫活活被砍下一条腿的时候,整个院子里的血腥气,已经浓烈到要让她作呕的地步。

    她紧紧地抓着陈青云的手,忍得脸色有些发白,浑身都是冷汗。

    陈青云看不下去了,突然将她往怀里一按,然后弯腰将她抱起来。

    “唔”

    李心慧用手绢捂住嘴巴,眼睛也闭得紧紧的,根本不想睁开看着眼前的血腥。

    陈青云的步伐很快往外掠去,卓唯看着陈青云的背影,皱着眉头,却没有让人阻止。

    而这时,张莹莹仿佛看到一线生机。

    她不要留在这里,她要出去。

    她踉跄的步伐往前走了两步以后,卓唯便一把将她抓了回来,然后又放开手,让她掉在地上。

    张莹莹摔得有些狼狈,还未爬起来便嘶喊道:“他们为什么能走?”

    “你就是跟他们一伙的,这里的一切都是你们操控的。”

    “你很快就会明白,他们为什么能走?”

    卓唯冷冷地瞥了一眼地上的张莹莹,在陈青云踏出圆形拱门的时候,冰冷道:“既然还不说,那便凌迟。”

    萧庭江见惯了死亡和血腥,坐着稳稳不动。

    萧凤天微微皱了皱眉,并未出声制止。

    而景王则垂首而视,心里闪过一些异样。

    他竟然不知,父皇的手中,竟然还有如此残暴之人?

    襄王和贺珉早已色变,可二人却仿佛被捏住了喉咙,明明想出声威慑,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后面的四个被押着的人,看到前面的人拿出薄薄的利刃时,扑通一声,彻底跪倒在地。

    “我招,我招了。”

    “是世子夫人吩咐我们跟踪那车夫,然后将人抓起来。”

    “我们就是奉命看守那车夫,并未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我也招。”

    “我也招。”

    “我也招。”

    那奄奄一息的暗卫,身上的肉还没有被削掉,后面的那几个侍卫便接二连三招供。

    张莹莹目露沉沉的死寂,只见她猛然抬首,赫然地盯着卓唯道:“严刑逼供,屈打成招。”

    “这样的证供根本不算数?”

    “不算数,很好!”

    卓唯环视着匍匐在他脚下的几人,眼里的嗜血之意更浓。

    “你们招供的东西,已经失去活命的价值了。”

    “既然如此,那便给你们一个痛快。”

    卓唯对着下属递了一个眸光,下属当即将一旁早就腿软的几人全都摁在地上,准备直接处决。

    首先死的,是那个血淋淋的暗卫。

    也不知道的动手的人是不是故意的,那暗卫的人头咕噜咕噜地滚到了张莹莹的面前。

    那血腥的场景让张莹莹尖声地叫了起来,然后不管不顾地往襄王和景王的桌前奔去

    与此同时,又是一阵招供攀咬之声。

    外院的墙垣下,李心慧背靠着磨砖墙小憩,听闻张莹莹这尖锐刺耳的惊恐声时,便从那花墙洞抬眸看去。

    可隐隐只见一地鲜红的血,以及那早已尸首不全的暗卫。

    她呼吸一滞,脑门上的青筋突突地跳着,一股作呕的郁结之气瞬间从心里冲了上来。

    陈青云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的眼睛,将她往怀里带,然后紧紧地抱着她。

    他的下颚蹭着她柔软的发丝,深邃的目光透过花墙洞,跟里面的卓唯不经意地对上。

    卓唯那等肃杀的血腥气,顷刻间便涌了过来。

    陈青云眸色渐冷,瞪视一眼卓唯后,便收回了眸光。

    “皇上应该跟卓一帆达成了某种协议。”

    “卓唯出现在这里,估计是要拿张莹莹开刀,向张金辰宣战。”

    “别怕,张金辰的人,手底下不知道染了多少人命,死有余辜。”

    李心慧埋首在陈青云的怀里,紧箍着他的腰身。

    她并不是见不得死人,只不过这样活生生的人,被砍杀成如今四肢不全的样子。

    那血淋淋的场景,她实在是吃不消。

    尤其是,那浓重的血腥味,让她浑身不适,连额头都出了一层密汗。

    “就在这里等着吧,我也想知道,张莹莹是如何下手的?”

    “还有卓唯,他如今是什么身份,为何连襄王和魏国公都不敢妄动?”

    “这些都太奇怪了,而且,我更怕,今日过后,所有人都会认为你跟他是一伙的。”

    李心慧担忧道,也许卓唯的残暴让襄王和贺珉都忘记了卓唯出现在这里的初衷。

    不过缓和过了这一阵,他们就会往深的地方想。

    慧娴皇后棺椁的事情虽然结束了,可

    李心慧有些心乱,眸色也满是复杂。

    陈青云眸色柔和地拍着她的背脊,他想告诉她,事情没有这么糟糕。

    卓唯如今的身份,一跃成为权臣,而且还是备受皇上信任的宠臣。

    从某一种隐秘的联系来说,他跟卓唯,确实是一伙的。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