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八章皇上的人
    “萧凤天可养不起我?”

    “不过你想要抓奸,不如带上你那两个暗卫如何?”

    “这些日子,你可没少跟他们苟合?”

    卓唯说完,嗤笑地看向贺珉。

    他玩味的眸光里,寒意四起。

    贺珉冷不防对上那样的眸光,心里一凛,总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他甚至于下意识看向张莹莹,只见张莹莹面色惊变,苍白的面容上,有着无法遮挡的慌乱。

    顷刻间,贺珉周身恶寒,眸露惊颤。

    “你到底是谁?”

    贺珉忍不住出声道,他站起来,认认真真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京城里有权势的人不知凡几,可位极人臣却有权倾朝野的,还真没有几个。

    恰恰,那几个他都认得。

    眼前的男子,大约二十七八,可浑身透出的凌厉势头,却仿佛高高在上,杀伐果决的掌权者。

    萧庭江的气息再凌厉,可却不会让人觉得诡异而阴寒。

    此人浑身透着的气息,太过邪性,而这种邪性,隐隐还让人感觉到不安和血腥。

    卓唯没有回答贺珉的话,而是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恐惧包围的张莹莹,嘴角含笑道:“怎么?”

    “你现在不想捉奸了?”

    “渍渍,叫嚣的时候,像是要拼命的母狼,怎么突然说到你自己的奸情,你就是这样一条被钉住七寸的毒蛇?”

    “瞧瞧你如今心慌乏力的样子,怎么算计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败露的后果呢?”

    卓唯难得说上这么多的话。

    每一句,都像是致命的调侃。

    他看着慌乱到连眸光都垂落的张莹莹,忽然就想起了,当初南山寺下,李心慧看着他的那种眸光。

    空洞而嗜血,狠戾而无畏。

    她那个时候,紧紧地抱着陈青云,那种痛恨又无力的眸光,丝毫没有掺杂死亡的恐惧。

    同样是女人,为何在最狼狈的时候,她的头颅可以抬起来,而别的女人,却只会龟缩。

    难不成那利剑可以因为一个人低着头,而错落?

    卓唯讥讽着,眸光也有片刻的空洞。

    “你到底是谁?”

    “不要再装神弄鬼了?”

    “是不是萧凤天让你污蔑我的?”

    “是不是?”

    张莹莹煞白的面容透着死灰般的冷肃,那一双泛红的眼眸,除了惊惧还是惊惧。

    她的身体轻颤着,虽然跟卓唯在说话,可却不敢看他。

    而是看向萧凤天。

    萧凤天冷冷地回瞪过去,嘴角勾起轻蔑的讽刺。

    他到是没有想到,张莹莹竟然堕落到如斯地步?

    自己的暗卫,成了男宠?

    “想知道我是谁?”

    “我会告诉你的,在你成为阶下囚的时候!”

    卓唯冷然道。

    “啪啪!”

    他对着院外拍了拍手,片刻后,院外突然来了一批黑手执利剑的黑衣人。

    这些人押着五六个人,其中还有张莹莹刚刚被押下去的两个暗卫。

    李心慧只感觉心里微微一紧,总有一种看大戏的感觉。

    她下意识用手撑着下巴,双眸一动不动地盯着卓唯的唇。

    心里有一道意识告诉她,卓唯嘴里能够说出让她感兴趣的真相。

    果不其然,只听卓唯唇瓣微启,当即出声道:“夜探我府内的暗卫,以及帮你看守车夫的侍卫。”

    “是你主动招供呢,还是我让他们开口说?”

    张莹莹看到原本在小屋里面的人被抓到这里来,那原本慌乱的心像是被人突然抓紧,那种被牵扯的疼痛,仿佛在下一个瞬间,便要将她置于死地。

    她摇了摇头,整个人下意识反驳道:“招供什么?”

    “你胆敢抓了我的人,谁给你的胆子?”

    “萧家是不是想谋反,在两位王爷的面前,一个小小的家奴都如此嚣张?”

    卓唯看到张莹莹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样子,当即也懒得理会她故意说出的过激之语。

    襄王此时也看出了点苗头,他当即站起来,对着卓唯道:“你当真不是萧家的人?”

    卓唯闻言,摇了摇头。

    “那你是谁的人?是谁给你如此妄自尊大的权利?”

    襄王冷酷道,想他堂堂一位王爷,何曾有过如此被明目张胆威慑的时候。

    就是当初的陈青云,那也是因为自己的妻子出事,情急之下,到也不难明白那疯魔时的癫狂。

    可眼前的人,出现得太过蹊跷,言语之中,到是对张莹莹一言一行,都了解透彻。

    这样的人,可他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得到?

    “襄王是在质问于我?”

    卓唯漆黑的眼眸有些摄人,直勾勾地盯着襄王时,仿佛还带着冷怒的瞪视。

    襄王心里一凛,面色却显得更加难看。

    “少在本王面前装神弄鬼,今日你若是不说清楚,那便把你的命留下来。”

    卓唯凉凉地瞥了一眼襄王,当即嗤笑道:“襄王还是替自己担心吧?”

    “大周皇室唯一的公主遭人算计至此,王爷作为胞兄,却不知为公主讨回公道,相反,还人云亦云地不知所谓。”

    “等我拿下真凶,王爷便好好想想,怎么去跟皇上解释吧。”

    卓唯说完,懒得理会襄王,而是转身,看着那六个被抓进来的人。

    而他的身后,襄王和景王的身躯都是微微一震。

    就连贺珉都忍不住侧眸。

    这人的口气太硬了,而且还提到皇上。

    皇上的亲信,手握重权的,悉数在心里蹿过。

    可想来想去,却想不出这个人的身份。

    到是景王脑海里闪过陈青云的话,心里微微找到了底。

    可绕是这般,他还是忍不住心惊。

    父皇什么时候,竟然在暗处培养了这样厉害的人物?

    若是连魏国公府都时时在监控当中,那景王府

    景王的呼吸微滞,忽然就感觉心里压了重物,让他连呼吸不太顺畅了。

    与此同时,襄王突然想起了,今日早朝突然宣布的禁卫军统领。

    掌管皇宫安危的禁卫军,就是父皇最得力的亲信。

    而禁卫军统领,则是亲信中的亲信,可以说是帝王的影子。

    难不成此人就是新上任的禁卫军统领?

    襄王想到这里,顿时跌坐在椅子上。

    他周身都在发麻,禁卫军统领,正二品的官职。

    然而,此人只听命于父皇,而且在禁宫之中,若拿乱党,可以先斩后奏。

    权利之大,堪比三公之一。

    而且禁宫若都在他的掌管之内,那么他若是想要拔出安插在宫内的棋子,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襄王想到这里,才猛然觉得心凉。

    此时此刻,他早就后悔了。

    萧家是出了名的直臣,他拿不下,也不可能成为劲敌,除非他有本事谋反。

    可是萧家的势力,在宫外,在城外。

    而禁卫军的势力,在城内,就连五城兵马司,城防营,甚至于西山大营,都不敢与之正面交锋。

    因为禁卫军是直接掌管在父皇手中的亲信,而其他兵权,则还要通过兵符传旨。

    亲疏远近,一眼便知。

    襄王想到了,贺珉也想到了。

    一时间,两个人浑身发寒。

    尤其是,当他们想到刚刚此人说的话时,眸色都瞬间变得惊恐。

    而此时,揣测一二的张莹莹,紧紧地握着拳头,双眸瞪得大大的,整个人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她从未想过,此人竟然还跟皇上能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

    她更惊惧于,此时此刻,这个男人想要就地严审的态度。

    “公主是在萧家出事的,车夫还有你都是公主抓来的。”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如今我相公已经伤重到如此地步,你竟然还要落井下石?”

    张莹莹惊惧道,她的人都是张家的亲信,原本就是最忠心的。

    可在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早就在崩溃的边缘,谁也不信。

    卓唯听闻张莹莹的话,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笑意。

    那笑意很淡,却让周围的人,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