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你终于不忍了
    “当初平西将军萧凤天威武入京,京都百姓早已目睹他的容颜。”

    “至于你,乡下来的县主,先是寡妇,后嫁小叔。”

    “李心慧之名,京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只怕他轻唤一声,你们二人的身份,如何还是秘密?”

    张莹莹不等那车夫出声,便在一旁嗤笑道。

    李心慧闻言,也不恼。

    她玩味地看向张莹莹,当即似笑非笑道:“哦,是吗?”

    “那且算如此吧。”

    “可你要如何证明,这车夫所言属实呢,毕竟我也可以说,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诬陷?”

    张莹莹没有想到,事到如今,这个李心慧竟然如此不慌不乱。

    她所展现的姿态,像是那等多情的男儿一样,就算真的与萧凤天有些什么,她也可以做到坦然以对。

    虽然不知道她为何有这样的底气,可张莹莹着实气闷。

    仿佛用尽全力挥下去的拳头,根本没有落在李心慧的身上一样。

    她压根不想在李心慧的身上耗费时间了,这个女人太狡猾,而且还能扰乱她的心绪。

    她当即将茅头对准萧凤天,厉声道:“她再能狡辩又能如何?”

    “你敢对天发誓,你对她没有男女之情?”

    “如果你敢说,你对她从来都只是兄妹之情,绝无觊觎之心,否则她将不得好死,你敢说吗?”

    张莹莹眸光森冷地盯着萧凤天,从他那冷肃的面容上,企图看到让她满意的神色。

    不一会,她确实看到了。

    只见萧凤天猛然抬眸,锐利深寒地盯着她看。

    那种眸光,像是在她的身上凌迟,剐然而强势。

    张莹莹忍不住颤抖着,心里却的怨气却“砰”的一声,彻底爆开了。

    她往前两步,控制不住地道:“你终于不忍了。”

    “你不敢说,那是因为你分明对她心存欲念。”

    “你恨不得她跟你扯上关系,哪怕是掩人耳目的兄妹之情,你也深陷其中。”

    “承认吧,你们之间,分明就有见不得人的奸情。”

    “你们就是一对让人作呕的奸夫”

    “啪”的一声,整个院子里都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萧凤天会突然动手。

    张莹莹的脸歪到一边,红肿胀痛的感觉,透着一丝生不如死的麻木。

    她慢慢地转过头来,眼眸含着泪花,用震惊至极的眸光盯着萧凤天冷肃的脸庞。

    “你打我?”

    她喃喃道,这一巴掌,突如其来,将她打蒙了。

    萧凤天是谁?

    一个堂堂的正二品平西将军,竟然打女人

    “呵呵”

    “你果真做得出来啊!”

    “萧凤天,为了她,你竟然不顾身份,动手打我?”

    张莹莹殷红的眸光,满是嗜血的恨意。

    萧凤天并未理会张莹莹的冷嗤,他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气息,深色的瞳孔里,闪烁着锋利肃杀之气。

    只听他阴戾道:“我早就说过,污蔑本将军的后果,不是你可以承受得起的。”

    “而她,更不是你可以随意诋毁的人。”

    “来人,将这车夫拿下。”

    “还有这位,世子夫人。”

    萧凤天说出“世子夫人”的时候,淡淡地瞥了张莹莹一眼,眸中全是杀意。

    张莹莹心思一凛,当即叫嚣道:“萧凤天,你凭什么敢押我?”

    “襄王,景王都还没有发话呢,难不成你们萧家,竟然能权压皇室?”

    萧凤天闻言,不为所动。

    景王自然不出声,襄王皱着眉头,一时间也没有出声。

    贺珉看向萧庭江,发现萧庭江对萧凤天的行为视而不见,心里暗暗恼恨。

    他当即站出来道:“这车夫是公主抓来的,与她有什么关系?”

    “平西将军莫要恼羞成怒,故意封口,想要遮掩丑事?”

    萧凤天冷戾地瞥了一眼贺珉,那眸光里,带着杀意的果决和狠辣。

    他根本无意再费唇舌,而是厉声呵斥道:“押下去。”

    亲卫当即动手,张莹莹不甘示弱,连忙让暗卫帮忙抵挡。

    而这时,萧凤天身形快速地来到了张莹莹的身边,伸出的五指在她尚未惊叫出声时,便已经紧紧地捏住了她的脖子。

    “呃”

    张莹莹痛苦地点着脚尖,萧凤天手上的力气很大,用力捏紧并且往上提的时候,张莹莹痛苦地瞪大眼珠,额头上青筋暴露,面色更涨得发紫,面容扭曲着,呈现痛苦不堪的样子。

    张莹莹身边的暗卫顿时僵住身体,然后便被萧家的亲卫给当场押下。

    贺珉见萧凤天竟然当场行凶,越发肯定了张莹莹说的话,萧凤天对自己的义妹,有着深深的欲念。

    别说是贺珉,此时的襄王也暗暗握拳,心里小小地的激动了一把。

    难为他算计萧家这么久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可此时,大好的机会就摆在他的面前。

    “住手!”

    “原本本王还相信平西将军萧凤天自然不会做出有辱家门之事,谁知道”

    “来人,去外面将公主抓的人带进来?”

    襄王吩咐道,此番正是击倒萧凤天的机会,他定然不会放过。

    “襄王可想好了。”

    “这件事皆因公主而起,若是公主此番清醒,选择传唤也无可厚非。”

    “可此时公主昏迷,难保居心叵测之人加以算计?”

    “襄王若执意如此,后果可要担得住才行。”

    萧凤天说着,放开了手。

    张莹莹没有了支撑,整个人软弱无力地跌到在地。

    她涨红的眼眶,充血红肿,那泛青的唇瓣大口大口地呼吸,像是一条濒临死去的鱼。

    可萧凤天甚至于没有多看她一眼,而是冷眸微眯,冷怒讥讽地看向襄王。

    襄王心里一紧,有些惧于萧凤天的威慑。

    可正因为萧凤天明目张胆地威胁,这更加坐实了,萧凤天真的跟自己的义妹有染。

    这样好的把柄,他又怎么会临阵丢弃?

    襄王微微抬起下巴,一双深邃的眸子里,满是得意的算计。

    那上翘的嘴角甚至于无法收拢,笑得甚是欢愉。

    “平西将军多心了,临安是本王的亲妹妹,正因为她此番昏迷不醒,本王更是要查个清楚了。”

    “以免日后有闲话传出,说是镇国将军府为了遮掩丑事,竟然设计暗害公主,废了魏国公府的世子,还捉拿了世子夫人。”

    襄王说着,脑袋瞬间清明了。

    他看着地上因为惊惧尚未回神的张莹莹,那蠢笨的样子,像是脚边随意践踏的烂泥一样。

    这样的女人如果够聪明,当初就不会被临安算计了。

    所以,一定是

    一定是,连张莹莹也遭了算计。

    萧家为的,不过是遮掩萧凤天跟义女乐安县主的丑事而已。

    襄王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绝顶。

    怪不得刚刚他总觉得不对劲呢?

    原来竟然是因为,他找不到萧家算计临安和炯辉的意图。

    襄王自以为猜到真相的时候,景王却深深地蹙起了眉头。

    直觉告诉他,凤天的话里有话。

    显然不仅仅是警告襄王这么简单,甚至于,有些引襄王跳下坑里去的深意。

    用这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办法,景王是不赞同的。

    正在他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出声,提点凤天几句时,那一旁的乐安县主却忽然站了出来。

    “王爷委实不用心急,公主只是一时昏迷,既然她处心积虑想要知道萧大哥与我是否往来亲密,那不如且先将她的人证都押下,到时候由她亲审。”

    “据我所知,公主今日与长御厨一同出宫,并未带了什么人证?”

    “而所谓的人证,则是在公主与世子夫人面见过后,才突然出现的。”

    “王爷此时应该查的,乃是公主为何与贺世子遭遇如此横祸?”

    李心慧不是怕襄王查下去。

    她只是怕因为这件事,被卓一帆迁怒而已。

    她和青云好不容易才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心里实在是不愿意,再去跟卓一帆小心周旋。

    襄王看到李心慧站出来的时候,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

    若不是真的有鬼,为何萧凤天和乐安县主一再阻拦?

    要知道,萧庭江夫妇,陈青云,景王,都默不出声。

    却唯独这两位当事人,一个威胁,一个企图阻止。

    事到如今,若他顺着乐安县主的话去做,那才真是蠢到家了。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