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你嫁入魏国公府也有半年有余了,为父竟然不知,你在外面还有仇怨需要公主出面为你讨伐?”

    “莫不是你当我魏国公府,如寒门陋室,上不得台面?”

    贺珉冷戾出声,面色沉郁。

    他斜眼冷瞪,剐然的眸光从萧庭江的面容上扫过,最后落到了萧凤天的面容上。

    仿佛这两个人,承载着他心里汹涌而来的恨意。

    “哼!”

    萧庭江最受不得这样的打量,当即冷哼一声,作势就要动手。

    景王见状,唯有站出来,打着圆场道:“既然此事因为世子夫人,贺世子,临安才起的,不如先移步到魏国公府去解决吧。”

    “萧大将军并未接待贺世子,凤天又一直与本王一道,萧夫人更是一直在水阁陪客。”

    “今日之事,还请萧将军看在本王的面上,多多担待了。”

    萧庭江闻言,面色虽然收敛怒容,可一双锐利的目光冷冷地落在贺珉的面容上,一副嗤之以鼻的狂傲。

    贺珉感觉心里憋屈得要死,恨不得跟萧庭江打上一架。

    可恨,萧庭江身上散发的摄人气息,叫人心惊胆战,寒意四起。

    “你先带心慧出去招呼客人。”

    萧凤天压低声音对着一旁的陈青云道。

    陈青云颔首,看向心慧。

    心慧也正抬头看过来,夫妻俩的目光短暂地对视后,便走到一起去。

    这时,余光瞥见的张莹莹急了。

    她的好戏都还没有上台,这两个人若是走了,独角戏可就不好看了。

    “公公有所不知,儿媳此前因为跟平西将军的婚约让家父在朝中当众受辱,心里一直愤愤不平。”

    “结果公主说可为儿媳还施彼身,儿媳念着家父的养育之恩,这才在今日厚颜登入萧家大门。”

    “儿媳本来还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谁知道公主竟然让相公带着一个车夫过府,据那车夫所说,平西将军萧凤天与他的义妹乐安县主有染。”

    “儿媳受了公主的蛊惑,这才”

    张莹莹迫不及待地出声,跪着的身体微微侧着,看向即将准备出去的陈青云和李心慧。

    李心慧身形一顿,诧异地看向张莹莹。

    张莹莹迎上她的目光,眸光如钩,泛着诡异的嘲讽。

    陈青云伸手揽住心慧的肩膀,低头凑到她的耳边道:“不必理会,我陪你出去招呼客人。”

    陈青云的话堪堪落下,只听张莹莹继续冷声道:“陈大人何必急着走,你可知那车夫是如何说的?”

    “乐安县主与平西将军相会的时候,正是你入贡院考场之时。”

    张莹莹说完,看着陈青云冷肃的面容,忽然就想到他骨子里的狠毒。

    那种让她恨到浑身发颤,却无可奈何的感觉又来了。

    如万蚁噬心,让她疼到躬着背脊,周身冷寒。

    可陈青云却将心慧拥得更近,用极尽藐视又低嘲的口吻道:“比起当初的那一场算计,你到是长进了许多。”

    “不过唯一不变的,便是蠢笨如猪。”

    “你”张莹莹气得浑身发抖。

    她没有料想,第一个跳出来攻击她的人,竟然是陈青云。

    “你又何尝是个聪明绝顶的,活该你被带了绿帽子。”

    “住口!”陈青云尚未反讥,萧凤天便厉声呵斥。

    他站出来,凌厉的眸光落在张莹莹那气得涨红的面容上。

    “敢污蔑本将军,后果怕是你这小小的世子夫人承受不起的?”

    “奉劝你,见好便收吧。”

    “不然,等公主醒来,真相如何,只怕便不尽如你所言了。”

    萧凤天警告道,他不许这个女人污蔑心慧。

    哪怕他明知道,这个女人得逞不了。

    可他心里,终究不愿心慧因此而受到一丝的审视。

    张莹莹见萧凤天站出来,心里暗暗觉得可笑。

    她与他,虽然并未真正地在一起过,可是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她曾深深地揣摩过。

    那样冷静自持,凡是皆宜大局为重的男人,却为一个女人,不顾身份地站了出来。

    而且,还是在人家夫婿的面前,像一个小丑一样,彻底失了分寸。

    萧庭江和萧夫人对视一眼,对张莹莹绕了一圈,绕到儿子和义女的身上表示有些意外。

    不过他们依旧不为所动,心里嗤笑万分。

    且不说他们对儿子的人品坚信不疑,就是心慧对青云的感情,那是历历在目。

    当初西北那么凶险,光是沙漠那一遭,都可以说是生死相许。

    这样的感情,浓如烈酒,醇香动人,又怎么可能是自己儿子可以撬得动的?

    可笑,可叹。

    “呵呵,凤天若真有那本事,心慧如今便就是我的儿媳妇,而非义女了。”

    “世子夫人眼拙,莫要自以为事。”

    萧夫人冷笑道,转脸却满眸慈爱地看向心慧。

    张莹莹气得差点吐血,如何能料到,萧夫人竟然如此维护李心慧?

    她深邃的眼眸幽幽暗暗,那厉色的锋芒直逼李心慧的面孔。

    李心慧神色寡然,面容平静无波。

    仿佛张莹莹说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她甚至于连一丝怒容都没有,嫣红的唇瓣轻启,带着几分淡淡的揶揄道:“世子夫人当真只是听到一个车夫之言,便断定我与萧大哥关系亲密?”

    “那不知道世子夫人亲眼看到自己的夫婿跟临安公主此番情境,会不会在心里认为,他们在相爱相杀?”

    “可笑的是,你的夫君如今惨烈无比,公主也心死昏迷,可你竟然还有心祸水东引,让大家猜测我与萧大哥的兄妹之情?”

    “据说你当初嫁与贺世子乃是遭人算计,百口莫辩,名誉尽毁,委屈下嫁。”

    “可如今公主昏迷,有口难言,只怕醒来后,事已成定局,再无法更改。”

    “这跟世子夫人当初之境,似曾相似啊?”

    李心慧说完,襄王和贺珉都下意识看向地上还跪着的张莹莹身上。

    不怪他们怀疑,而是李心慧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旁人不知道当初张莹莹出事是临安公主下的黑手,可是当初负责善后的他们,自然是知道的。

    因此这一场连环局,看起来竟然是如此地合乎情理。

    张莹莹在心里啐了一口,直骂李心慧竟然如此狡诈,将事情转了一圈,又绕回到她的身上。

    不过好在,她有人证。

    她当即抬首,眼瞳深眯道:“你不用急着狡辩,公主既然说要给我出气,必然是有真凭实据的。”

    “那车夫亲眼看见你与萧凤天同乘一车,举止亲密,而且身边竟然连一个侍候的丫鬟都没有。”

    “不仅如此,你们还在南街的云盘巷子置了宅子,以共私会。”

    李心慧听闻她这般肯定的说辞,便知道当初跟萧大哥去找卓一帆的时候,被有心之人窥探了去。

    此时她忽然想起粱嬷嬷的话,在这京城里,一言一行,都有可能被别人抓了把柄。

    卓一帆是不能拿来当挡箭牌的,不然好不容易安抚的人,突然惹怒了,就没有筹码继续交好了。

    她当即冷冷地勾起嘴角,似嘲似讽地道:“难为世子夫人记得如此详细了,连那宅院的位置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呢?”

    “萧大哥依旧是我的萧大哥,义父义母,依旧是我的义父义母。”

    “甚至于,连最爱我的相公,依旧是最爱我的相公。”

    “我们清清白白,连影子都不肯歪斜一下,你所说的一切,都不过是你的臆想而已。”

    “而你的臆想,跟我们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吗?”

    “毕竟,它又影响不到我们一家人,继续相亲相爱。”

    “噗!”景王看着张莹莹黑如锅底的脸,忍不住喷笑出声。

    就是萧将军和萧夫人都忍俊不俊地低头,嘴角含笑。

    陈青云更是伸手刮了刮心慧的鼻子,宠溺地道:“调皮,说这么直白做什么?蠢笨如猪的人,又这么懂得这么深奥的道理?”

    李心慧挑了挑眉,一本正经地道:“不说清楚怎么行?”

    “俗话说,人心有鬼,看谁都是鬼,指不定人家这种红杏出墙的勾当干多了,便以为人人都跟她一样呢?”

    “呵呵,说的也是。”

    陈青云轻笑附和,越发觉得自己的娘子格外调皮。

    萧凤天对张莹莹那几欲呕血的样子视而不见,反而看着心慧那强装严肃的面容,嘴角微微勾起。

    一时间,庭院中的气氛莫名松快许多。

    而心虚的张莹莹,则眼眸充血,恨不得一下子跳起来,撕了眼前让她恨到骨子里的李心慧。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