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三章跪地请罪
    “我怎么会去算计自己的相公?”

    “分明就是公主她心有不甘,故而才特意约见相公。”

    “我本不同意,可公主一意孤行,想要跟相公做个了断。”

    张莹莹讥讽道,好似她冷冷清清地站在一旁,本就是最委屈的那一个。

    贺珉的眉头深深地皱起,临安公主对儿子的心意,他早就听闻夫人在耳边唠叨许久。

    可自从那件事以后,他便知晓公主心意的背后,藏着深不见底的算计。

    本以为随着张莹莹嫁入贺家,一切都结束了,谁曾想会有如今的局面?

    襄王第一次认真地看着张金辰的这个女儿,生得很是漂亮,精致的眉眼下,是一张薄薄的粉唇。

    此时她双眸泛寒,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是一层阴沉的暗影。

    按理说,今日这番,总不会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难不成是萧家设局?

    襄王看向萧庭江和陈青云,心里的疑层越来越深。

    萧庭江看着襄王审视的眸光,嘴角噙着冷笑,眸色越发冷厉。

    只见他往前一步,周身带着逼人的气势道:“今日这一桩,我萧家必将严查到底。”

    “公主如今昏迷不醒,可还有一个人,能够醒来。”

    萧庭江说完,对着扫了一眼府医。

    府医颔首,当即带头走近进厢房。

    贺珉和襄王也连忙跟了进去,萧庭江懒得招呼,依旧立在庭院当中。

    这个时候,萧夫人和李心慧从小厅里面走了出来,两个人的面色肃然,神情颇有几分凝重的意味。

    给临安公主换衣服的婆子和府医都证实了,临安公主破身了。

    而且之前还中了媚药。

    这分明就是有人算计,综合此前种种,唯一能算计临安公主的,只有张莹莹。

    可张莹莹看起来有恃无恐,这到有些耐人寻味。

    可很快,萧夫人和李心慧便知道了,张莹莹有恃无恐的原因。

    在府医针灸的刺激下,伤情严重的贺炯辉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他干裂的唇瓣沁出鲜红的血珠,可一双深色的瞳孔里,遍布惊颤的寒意。

    神智回笼,他像是想起什么恐怖的记忆,整个人的身体痉挛着,忍受着剧烈的疼痛以及惊恐。

    他的手,下意识想要去触碰伤处,可刚刚一动,便牵扯着伤口,疼得他周身都冒出了虚汗。

    “辉儿,别动。”

    “你现在伤得很重,等会爹带你回家,给你找最好的太医来看。”

    “告诉爹,你是怎么伤的?”

    贺珉见到儿子醒来,心里的大石便稳稳放下。

    可此时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以后都不能人道了。

    “爹”

    贺炯辉勉强唤了一声,整个人轻颤着,无声地透出一丝惧意。

    贺珉上前握着儿子的手,眼里满是心疼。

    襄王立在一旁,沉着脸,眼眸里透着几分烦躁。

    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表弟,你与临安,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有人算计了你们?”襄王的话意有所指,贺珉连忙竖起耳朵,生怕漏了点什么?

    这时,只听贺炯辉虚弱道:“公主她故意引我来见,还对我下药最后用匕首捅伤了我。”

    昏迷前震惊他的一切,历历在目。

    贺炯辉的心里对临安公主充满了恨意,这种恨,使他故意忽略张莹莹的引导,从而将一切过错都推到临安公主的身上。

    贺珉彻底呆了,下意识转头去看襄王。

    此时襄王铁青着脸,根本不肯相信,这就是事实。

    “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迷了心智了。”

    “临安怎么可能给你下药?”

    襄王冷嗤道,旁的他不知,难不成自己妹妹的秉性他还不知?

    当初贺家那件事,他深知是妹妹设计的,故而多加遮掩。

    这件事,舅舅也是知道的。

    所以,贺炯辉说的这番话,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诡异的气氛中,府医将一个铁板里的血染之物抬到了贺珉的面前。

    “国公爷,这乃是贺世子身体被割下之物。”

    府医说完,将铁盘递到了贺珉的手中,然后退了出去。

    贺珉眼眸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盘中之物。

    此物早已经凝固血珠,然而却不难辨认。

    贺珉的手一抖,“噹”的一声,把铁盘摔落在地,发出剧烈的声响。

    贺珉顾不得地上脏污之物,一把扯开儿子身上盖着的薄被。

    只见光着的双腿之上,缠着刺目的纱布,而在纱布的中间,还有斑斑浸透的血迹。

    那个位置,如此让人惊颤万分。

    贺珉不敢置信地往后退去,踉跄的身形差点跌到。

    只见他眼眸深黑,震惊到无法用言表,只能勉强维持身形。

    心里似翻腾的波浪,贺珉整个人僵住身体,站在床边几步之遥,继续问道:“当真是公主伤的你?”

    贺炯辉的余光死死地盯着地上之物,整个人面色煞白,瞳孔森寒。

    他的牙齿在唇上咬出深深的血痕,整个人难以遏制地颤抖着,恨不得立即爬起来,弄死临安公主。

    他猛然转头过去,狠狠地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贺珉高大的身躯像是突然间被抽走了骨头,整个人软软地靠着桌子缓缓滑下。

    儿子废了

    可动手的人,竟然是他的外甥女,当今圣上唯一的公主。

    襄王根本不信,可事实摆在眼前,让他连诬陷一个替罪羊都找不到。

    “舅舅,这件事分明蹊跷得很。”

    “临安不会这么对表弟的,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襄王皱着眉头,总不能因为这个,跟魏国公府交恶。

    和此时的贺珉,受到的震动太大,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接受襄王的说辞。

    就在他失魂落魄地走出厢房时,张莹莹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跪在了他的面前。

    “公公,都怪儿媳。”

    “公主想见相公的时候,是儿媳没有阻止,还一力促成此事。”

    “儿媳与公主自幼交好,若不是因相公之故,也不可能心生罅隙。”

    “所以在公主提出想见相公时,儿媳便想借此解开公主心结。”

    “谁曾想竟会酿成大错?”

    贺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媳,在看着周围神色各异的众人,胸腔里满腹愤懑,却无从发泄。

    他强忍着,没有一脚踢开儿媳,而是冷声质问道:“今日萧家宴会可曾邀请公主?”

    “可曾邀请了你?”

    “公主若想见辉儿,魏国公府岂不是很好?”

    贺珉说完,自己也觉得可笑。

    自己的儿子,莫名其妙就遭遇横祸。

    可叹,他连为儿子讨个说法的勇气都没有。

    张莹莹闻言,把头垂得更低。

    她料准了临安公主会来萧府,自然就来了。

    她跟萧家关系尴尬,又怎么会收到请柬?

    “公主不过是想掩人耳目罢了。”

    “更何况公主今日来萧府,还许诺儿媳只要儿媳将相公请来,便帮儿媳出口恶气。”

    张莹莹意有所指,眸光偷偷地瞥向萧凤天。

    贺珉没有看见,只觉得自己的儿媳妇蠢得让他恨不得杀了。

    可一想到张金辰,他便又按耐下来。

    若不是贺家的命脉紧紧地被张金辰抓在手里,这么多年了,贺家何须要如此隐忍吞声?

    襄王蹙着眉头,张莹莹明显,想要牵扯出萧凤天。

    临安和炯辉出事,最明显是张莹莹在作妖。

    可是此时,却又仿佛峰回路转。

    襄王心绪一时下沉,总有一种,算计才堪堪开始的错觉。

    不止是襄王,就是萧凤天看着张莹莹在做戏,嘴角也勾起轻蔑的嘲讽。

    算计他到是无所谓,但若是胆敢牵扯出心慧,他自然会让张莹莹知道,什么叫做作茧自缚!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