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阴谋重重
    小丫鬟跑来通知李心慧的时候,恰逢李心慧已经带着林妙音和韦静等人到了玲珑水阁。

    两人避到廊檐下,隐秘的耳语后,李心慧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她看向远处的小道,青云他们都还没有过来。

    远处的义母被众多夫人围着,纵使她挤进去,也不能言明前厅之事。

    临安公主分明不喜贺世子,这个时候在萧府密见,本就事有蹊跷。

    更何况,张莹莹还在外面守着。

    李心慧吩咐青黛去找明珠郡主,然后又让小丫鬟留下,寻个机会告知萧夫人,这才带着青鸾和萧府的两个婆子匆匆赶去前厅。

    远远的李心慧便听到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她当即加快步伐,谁知道才从圆形拱门外走了进来,院里的一个婆子“嘭”地一声,慌不择路地撞在李心慧的身上。

    “哎呦”

    “老奴冒犯了,求大小姐恕罪!”

    撞倒李心慧的婆子慌乱地跪在地上,神情惶恐,眸光散乱。

    跟在李心慧身后的两个婆子连忙上前把地上的婆子拉起来,狠狠地给了一记刀眼后,其中一个不耐地出声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还不赶快说,到底怎么了?”

    那婆子闻言,身体又是一抖。

    “公主公主她杀了贺世子!”

    那婆子战战兢兢道,她刚刚冲进去看了一眼,满地都是血。

    李心慧当场愣住,不过一瞬间以后,她那深深的眸色里,闪过一抹阴翳的暗光。

    她抬眸去看,只见那小小的厅堂,门都被宫人挡了。

    她当即二话不说,将地上的婆子一把拉扯起来。

    几人退到院外,李心慧当即询问道:“你看清楚了,是公主动的手?贺世子死了?”

    那婆子闻言,摇了摇头,那煞白面容皱成一片。

    只听她小声道:“公主的人之前跟老奴都在外面守着,里面只有公主和贺世子。”

    “突然里面传来贺世子的惨叫声,老奴跟着宫人冲进去的时候,只见只见公主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还朝着贺世子的身上捅去,公主衣衫凌乱,贺世子亵裤都褪了”

    “里面血腥浓郁,只怕贺世子活不成了。”

    李心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没有想到,临安公主竟然会对贺世子下手?

    这件事根本不可能瞒得住,她当即吩咐婆子赶快去给义父义母报信。

    然而,从那一声惊叫开始,萧府的暗卫早已各分其道去禀报了。

    “快去传府医过来。”

    “另外去找护卫过来,务必把这里看严实了,除了自己人,旁的赴宴之人,一律不准放进来。”

    李心慧匆匆说完,当即往那小小的厅堂里疾步而走。

    刚刚走近,便只听到一些呜咽的哭声。

    临安公主身边的宫人见到李心慧来了,一个个面色酱紫,神色纠结,拿不准让还是不让。

    李心慧当即呵斥一声道:“这可是在萧府,尔等还不速速让开。”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林嬷嬷躬着身体,面容惨白地走出来道:“快请县主进来。”

    宫人们连忙低头让开,李心慧这才得以踏入这一方小小的厅堂。

    桌椅早已移位,地上淅淅沥沥都是鲜红的血。

    临安公主昏在罗汉床上,而张莹莹也抱着贺炯辉嘤嘤哭泣,看起来到有些凄惨。

    张莹莹听到林嬷嬷的声音,等到似有身影罩在她的头顶,她便知道,李心慧已经来了。

    她抱着贺炯辉的手下意识用力,冷不防怀中的人“吟”了一声。

    张莹莹心神一抖,下意识就放开手,往后跌去。

    李心慧看着倒在地上的贺炯辉,眉头深深地拧成一团,面色透着不正常的潮红,唇瓣却泛白干裂。

    身上有件凌乱的锦袍搭着,可是那退到脚踝的亵裤,却染让人了然的脏污。

    “来人,抬贺世子去隔壁厢房,快请府医止血。”

    “再派人去魏国公府,襄王府报信。”

    李心慧站在一旁,快速地吩咐道。

    早就等候在一旁的萧家婆子连忙合力将贺炯辉抬了起来,另有一个紧紧地按着那袍子,怕污了眼睛。

    张莹莹跌坐在地,双手落入一滩血迹当中。

    等到她眸光追随贺炯辉的身影消失以后,这才猛然惊觉。

    她一下子站起来,歪歪斜斜的身影几欲跌到。

    李心慧示意青鸾拉她一下,谁知道她反而往后退去,面带惊恐。

    李心慧观察她的神色,见她虽然面色慌张,然而那深沉的眼底,却透着森冷的怒意。

    而且双手双脚,都沾染了血,浑身僵硬无比。

    她冷然地看过来,红肿的眸光忽闪着,分明有些异样。

    李心慧垂下眼睑,转头对着林嬷嬷道:“你跟我出来。”

    林嬷嬷自知,今日只怕是活不了了。

    她身体发抖地跟在李心慧的背后,宫人们见贺炯辉被抬走了,连忙进去收拾。

    一时间,房门外清清静静。

    “你们都去了哪里?”

    “这么大的动静,如何到了事发才知道?”

    李心慧压低声音问答,眉眸冷然。

    林嬷嬷不敢隐瞒,如今公主昏迷不醒,贺世子又只怕未必活得了。

    而他们这一群宫人,就算不死,只怕断双腿都是轻的了。

    “公主先前气闷,把奴婢们都打发出来了。”

    “后来贺世子进去找公主,世子夫人便把我们都叫走了。”

    “直到出事。”

    李心慧闻言,心里越发觉得临安公主身边的人都是蠢货。

    “简直愚不可及,这乃是萧府,公主与世子就算是嫡亲表兄妹,但也有男女大防。”

    “更何况,你们不在跟前侍候,竟然还避开去?”

    “这些话,你们好好想一想,等会在襄王和魏国公的面前说吧。”

    李心慧问完了话,懒得理会早就浑身发寒,手足无力的林嬷嬷。

    府医很快就来了,同时来的,还有身在前厅的萧庭江。

    他跟随府医进来,面色阴寒如霜,粗粗的眉峰皱起,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冷戾气息。

    他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宫人,当即对身边的亲卫道:“刚刚守在外院的,一律拿下。”

    亲卫在萧府婆子的指认下,很快将临安公主身边的人都抓了。

    张莹莹站在厅堂的门口,下意识握了握手,心里闪过一丝惊慌。

    萧庭江冷冷地瞥了一眼张莹莹,当即冷怒道:“把她也给我拿下。”

    “今日我萧府并未宴请男客,贺炯辉为什么会来?”

    “你若不给本将军一个满意的答复,本将军定要让你身首异处。”

    身边的亲卫很快上前,将准备将张莹莹压制。

    可这时,张莹莹冷冷一笑,往那厅堂里退去。

    顷刻间,有两个黑衣人一下子蹿出来。

    因为那速度太快,还差点伤了萧府的亲卫。

    萧庭江眼眸一眯,浑身都是杀意。

    很好,带了两个暗卫。

    只怕今日之事,也早就算好了的。

    萧庭江正要让亲卫大开杀戒,可这时只听李心慧站出来道:“义父,先别急。”

    “当务之急便是保住贺世子的命以及救醒临安公主。”

    “当事人若是都有口能言,那事实如何,我们只听着便是。”

    萧庭江胸内积蓄了大股愤懑,周围的亲卫抽出佩剑,蓄势待发。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大将军的杀意。

    可这时,大将军却按耐下来,转而温和道:“好,就听你的。”

    “你们暂且退下。”

    萧庭江吩咐亲卫,然后进了隔壁的厢房。

    李心慧站在院子的中间,萧府的亲卫下意识都退到她的身边,将她很好地保护起来。

    隔着寒光剑影,张莹莹看着被护着的李心慧,嘴角勾起冷冷的笑容。

    镇国将军萧庭江,桀骜不驯,狂妄自大,可却因为她的话而改变了兵戎相见的主意。

    萧庭江不动手,她要如何闹起来?

    这个李心慧在这个时候,竟然如此冷静?

    张莹莹在心里愤恨着,面色越发难看。

    李心慧迎上她的眸光,越发觉得此事阴谋重重,

    胆敢算计公主,张莹莹的本事,也不小。

    李心慧正在想,张莹莹总不能把棋下残了,落到里外不是人的局面。

    而这时,只听一阵疾行的脚步声分踏而来。

    * 子 网 首 新  更q广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