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微妙的尴尬
    临安公主失魂落魄地离开以后,韦静从林荫里面钻了出来。

    她后怕地拍了拍胸口,刚刚听到的对话,吓到她了。

    萧凤天竟然喜欢乐安县主,这可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不过萧凤天的坦荡,到也让她刮目相看。

    她记得府里的小丫鬟就议论过,说萧凤天没有妹妹,将乐安县主看得很重。

    当初乐安县主出嫁,都是他亲自背出门的。

    由此可见,萧凤天若是对乐安县主有意,倒也不足为奇了。

    喜欢,自然就会想着维护。

    可叹萧凤天竟然没有想过用强权得到乐安县主,而是选择以兄长的名义,一直维护着乐安县主。

    让京中这群势利小人,不敢小看乐安县主。

    这样真挚又厚重的感觉,可真是让人羡慕。

    韦静在心里小小地感动了一把,觉得乐安县主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女人。

    得到夫婿的爱重还不算,连义兄都藏了如此深厚的爱护之情。

    韦静低着头,慢慢地渡步往前走。

    她想事情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路边的大树旁靠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男人侧眸看她,目光微眯,神色冷然。

    “你都听到了!”

    冰冷的声音,突然蹿出。

    韦静猛然抬首,整个人僵在原地。

    几步之遥,挺拔如松的男子,正冷冷地盯着她看。

    绕是见惯父兄耍大刀的韦静,也忍不住心里一凛,下意识握住拳头。

    她脑海里,不知道怎么就跑出了:“灭口”二字。

    可就在她紧绷到不知所措的时候,萧凤天却收回那冷得让人发颤的眸光,转而淡漠道:“不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不要多嘴外传。”

    “嗯嗯嗯我不会的。”

    韦静连忙点头,知道表忠心的时候来了。

    末了,她连忙补充道:“乐安县主和你都不是临安公主认为的那种人。”

    “更何况,我父兄皆在萧将军麾下,我们是一起的。”

    “咳咳,我的意思是,我不会做对萧将军不利的事情。”

    韦静解释道,她不想让萧凤天觉得,她在套近乎。

    虽然她心里是这样想的,不过那样说出来,却又感觉,有些微妙。

    眼前的少女有些慌乱,语无伦次的时候,还能抓住话语中的漏洞。

    就像是一个将军,指挥失策时,及时补救一样。

    他的眸光和煦了一些,漠然颔首道:“我记得你父亲是六年前调回京城的。”

    “他回京的那一年,很高兴,寻了很多小玩意带回来给你。”

    其中有一件,还是他随手雕刻的一只雄鹰。

    当年他雕刻雄鹰的时候,不过一时兴起。

    雕完以后,他觉得不太逼真,便随手一扔。

    韦一豪前来辞行的时候,对那只鹰很是喜欢,还说他只有一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