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愚蠢的威胁
    “公主?”萧凤天淡淡道,语气没有起伏!

    临安公主看着萧凤天漠然疏离的样子,心口微微一疼。

    这就是她在心里念了多年,梦寐以求的男人。

    如今,近在咫尺。

    繁琐的宫装下,那长袖中,隐匿的双手握得紧紧的。

    临安公主撇下身边的跟着的宫人,一步步走向萧凤天。

    距离萧凤天三步之遥的时候,临安公主看到了萧凤天那突然皱起的眉峰。

    她心里一紧,当即停下脚步。

    “萧将军,本宫有些话,想跟你密谈。”

    临安公主冷然出声道,只不过心却跳得极快,紧绷的身体,也微微发颤。

    萧凤天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

    他抵触地看了临安公主一眼,冷淡道:“公主有话便说吧。”

    临安公主握着的手用力地震了一下,她心里很不舒服地翻腾着,酿着一股怒气。

    她知道,从她同意将人带进萧府的时候,她便没有了退路。

    而他冷漠疏离的态度,更是直白地展露在她的面前。

    还未亲近,便已经有抵触之感,好似她眼前的路,从来就没有平坦的。

    “萧将军今日可有了人选?”临安公主问道,那一双迷离的眼眸,渐渐变得幽深如墨。

    “这似乎与公主无关!”

    萧凤天微微侧身,连与临安公主对视的闲情都没有。

    心慧喜欢林妙音,若是景王选的人不是她,那到是可以。

    如果景王已经选了,那便只能换一个了。

    不过林妙音的画不错,心性沉稳,不卑不亢,到也有林御史的几分风骨。

    临安公主气馁了,萧凤天似乎对她,有些冷淡到生厌。

    可分明,他们之间的交集,向来都是疏离有礼的。

    她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可是她无端端地开始慌乱起来。

    “有人看见你跟乐安县主一起出游,你们举止亲密,共乘一车”

    临安公主冷眸微眯,幽芒暗现。

    她锐利地盯着萧凤天,似乎要在他的面容上,寻找着让她觉得可以掌握的痕迹。

    不过很遗憾,她没有找到。

    萧凤天很平静,甚至于平静得有些可怕。

    他眸光如钩,漆黑摄人地盯着临安公主。

    临安公主只觉身体一冷,整个人如坠冰窟。

    在她尚不能承受他如此冷寒地藐视时,只听他讥讽道:“是张莹莹告诉公主的?”

    “公主常年卧于病榻,莫不是早已痴傻?”

    “张莹莹的话公主也信,若我说,她要害公主,公主可信?”

    临安公主满眸惊诧,整个人愕然又慌乱。

    萧凤天的神情太镇定了,而且他的话,又是那样的讥讽和鄙夷。

    这让她坚定不移的心态,突然间受到了藐视。

    仿佛她的所作所为,在他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仿佛张莹莹告知她的一切,他早已知晓。

    就像是遮羞布被扯下来了,她自以为最有利的筹码,瞬间化为泡影。

    可是她还是不甘心,倔强着,忍着胸口那郁结之气,冷傲地道:“她想要害本宫,本宫自然有法子收拾她。”

    “不过她手里可有曾经替你和乐安县主赶车的车夫,你们当时在车内的一举一动,那车夫全都知晓。”

    “你们的幽会之地,她也告诉我了,你难道就丝毫不惧?”

    “若是陈青云知道,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