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二章秀恩爱
    “小心点!”

    陈青云揽住李心慧的腰,帮助她稳住身形。

    李心慧嘴角微抽,抓着陈青云的手腕道:“叫得这么惨,我是不是帮了倒忙了?”

    陈青云腾出一只手给她捋了捋鬓角的发丝,轻笑道:“是惨吗?”

    “可我怎么觉得,元昊就是故意嚎的?”

    李心慧闻言,感觉自家相公的口吻,怎么这么滴腹黑呢?

    “不管他们了,我们找个地方小憩一会。”

    陈青云看着心慧略干的红唇,知道今日她一定说了不少话。

    操持这种宴会,最是劳神。

    什么都要顾忌一点,就算是讨厌的人,也要浅笑以待。

    今日萧凤天要是选不出来,他不介意做点什么!

    李心慧正想跟自家相公好好地交流一番,二人当即寻了最近的凉亭小憩。

    青黛和青鸾去盯着水榭和戏台的动静了,萧沐用轻功提了一壶凉茶,一叠点心过来。

    小坐一会的时间不长,一会去戏台就忙得抽不开身了。

    李心慧当即长话短说道:“我觉得那位姚玉珊小姐不错,跟玉衡对视看起来也有戏。”

    “不过具体得看他们的,私下也要再打探一番,以免有什么错漏之处。”

    陈青云颔首,玉衡跟姚玉珊本来就有夫妻缘分的。

    这件事虽有波折,到也能圆满。

    只不过景王应当是属意林妙音为王妃。

    可上一世,景王娶的却是刑部常侍郎的女儿。

    陈青云揪了揪眉心,心里晒然一笑。

    貌似萧凤天的姻缘,多少还是受到了他的影响。

    “今日参选的女子,景王的心中早就过了一遍。”

    “官职低于四品的,不在景王的选择之内。”

    “王妃的娘家要有实权,日后王府的嫡子才能有仰仗的势力。”

    “所以,其实兜兜转转,能选的根本没有几个。”

    “更何况歪瓜裂枣摆在一起,能看又有用的那一颗,肯定是出彩的。”

    陈青云提点道,他到是宁愿自己的娘子糊涂一点。

    开开心心地牵红线,不过景王是要争储位的人,不会如同他的外表那般散漫随意。

    李心慧想了想今日来的那些世家夫人和官夫人,貌似世家大多都是空架子,五六品在职的多,三四品的却少之又少。

    若说出彩的,莫过于英国公府的高玉兰,魏国公府的贺文香,忠义侯府的姚玉琪,以及林御史之女林妙音,韦静是武将之女,都算是中等的。

    其余的朝臣,子女定亲的多,家事显赫,父辈有权的。

    长相又不出彩,平淡无奇,有些还略显难看。

    这样算下来,可以选的,还真没有几个。

    不过那是针对景王,萧大哥又不一样。

    李心慧想到这里,忽然眼眸清明,顿时知道青云跟她说这些话的意义了。

    “难不成,景王是想选林妙音?”

    陈青云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道:“吴王的王妃,襄王的王妃,品貌并不出众,然而却稳居王妃之位,皆因家族掌权。”

    “宫中如今仅剩三妃,其中成王之母孟贵妃丧子,早已不问宫中琐事。”

    “景王之母出身低微,是皇上在潜邸时的通房,多年来虽然位居德妃,却谨小慎微,战战兢兢。”

    “如今后宫掌权的,便是吴王的母妃,姚淑妃。”

    “景王能有今时今日,皆是他一手打拼而来的,所以他心里对于妻子的人选,必然是权臣之女。”

    “而且,我一直怀疑,现任的吏部尚书孟泽华,表面上跟张金辰有罅隙,不过实际上,是张金辰的人。”

    “孟贵妃的娘家人?”心慧惊呼道,她仿佛知道青云为何慎重地跟她说这些了。

    且不说如今朝堂,内阁,九卿,皆有张金辰的安插的官员,若是连成王的舅舅都早已被张金辰笼络,那景王那点势力,当真太过薄弱。

    陈青云看着心慧的眼里有些惊慌,他当即握住她的手,温柔有力地捏了捏道:“别怕。”

    “我只是想跟你说,这姻缘之事,无迹可寻。”

    “且让他们自行斟酌,申时一到,你便领着她们去戏台那边便是。”

    心慧傻乎乎地点了点头,青云考虑的太过长远,她惊觉过后,一时间还有点懵懵懂懂的。

    陈青云最喜欢看她傻乎乎的样子,眸光像是一个光圈,一点一点地晕开,像是一颗珍珠晾晒在沙堆里,阳光洒下,明明都是闪光的,可他却能一眼就捕捉到那抹莹亮的光。

    他亲自斟茶,递到她的唇边,她油然不觉,却张口饮下。

    他夹了糕点,递到她的唇边,她也浑然不觉,张口含下。

    他拿过她的手绢,自然而然地帮她擦拭着嘴角,目光温柔而缱绻,清隽的轮廓下,浮现淡淡的满足和愉悦。

    远处的临池长柳下,柳条荡漾如水,随波而动,摇曳生姿。

    暖阳高照,在那婆娑的树影下,静静地站着两位姿容不凡,眸光清亮艳羡的女子。

    此二人正是沿着小径慢慢走来的韦静和姚玉珊。

    “当初听闻“譞雲居士”告御状,只为照料他五载有余的寡嫂,那时只觉世间亲情,以命护之,莫过于此。”

    “而后听闻,他与她的不离不弃,成就一段美满姻缘时,我心里虽然并不诟病,可却觉得失了那叔嫂之间淳淳美好。”

    “可如今看来,却是我狭隘了。”

    ““譞雲居士”与乐安县主,分明心心相印,恩爱有加。”

    “这等真挚动人的感情,真叫人打从心眼里羡慕。”

    韦静轻叹出声,今日的宴会,她本不想来。

    只不过碍于乐安县主诚挚相邀,家中父母的殷切期盼,所以她来了。

    乐安县主对她确实交于诚心,因此她才觉得,不枉走这一遭。

    姚玉珊也是心有感慨,不过她脑海中,时常会闪现那人的身影。

    因此像是情思有所寄托,到也没有多愁善感,反而娇羞道:“韦姐姐,据我所知,“譞雲居士”还有几位交往甚密的好友,皆是拜在齐大人的门下。”

    “俗话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今日也并非只为给景王和萧将军甄选“譞雲居士”那几位好友,也来了。”

    韦静闻言,眸光忽而一亮。

    她想起刚刚明珠郡主跟高玉兰的对峙,貌似确实还有别人。

    “难不成刚刚乐安县主与你密语,就是与你说这个?”

    韦静问道,她眸光趣然,探知之欲也起来了。

    姚玉珊面色微红地点了点头,她与谢明坤的渊源自然可不明说。

    韦静见姚玉珊面色含羞的样子,心里当即明白过来。

    只见她抓住姚玉珊的肩膀,略带兴奋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快回去吧。”

    “我等蒲柳之姿,景王妃和将军夫人是不敢奢望的,可嫁个大才子总是可以的吧。”

    姚玉珊听闻韦静这般直白又果敢之言,面色越发红得厉害,连眼眸都染了水润的羞意。

    不过韦静能与她这般志同道合,到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然而两个人堪堪转身,只见今日的主角,大名鼎鼎的“萧凤天”将军,就站在不远处的木梯之上,颔首望着她们。

    姚玉珊愣了愣,连忙低下头去,双手绞着手帕,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韦静的脸“轰”的一下,彻底红了。

    她眸光微闪,正想拉着姚玉珊一走了之,哪知这个时候,萧凤天的手指直直地指着她道:“你,跟我来!”

    韦静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正当她发怔的时候,姚玉珊撇下她,一股脑地顺着来路跑了。

    韦静看了看右边的咚咚作响的水池,面色苦闷地朝着萧凤天的身旁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