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元昊心里有你
    柳成元那咋咋呼呼的声音,让荷香水榭里的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高玉兰尤为尴尬。

    刚刚她抬首看像柳成元的时候,柳成元分明追逐着明珠郡主的身影。

    再联系之前听到的风言风语,高玉兰顿时怒色满满。

    她捏着手帕,转身就走。

    她身边的小丫鬟连忙跟了上去,连招呼都不招呼一声。

    明珠郡主生怕这火烧得还不够旺,给采薇采荷使了一个眼色。

    采薇采荷当即把高玉兰拦下。

    “刚才乐安县主并未请你,你非要跟来。”

    “如今心里不快,便要急走。”

    “从头到尾,你可把谁放在你的眼中?”

    高玉兰没有想到,明珠郡主突然发难。

    她面色涨红,冷眼回视着明珠郡主道:“这水榭之处,也未曾写了不能入内。”

    “我既是赴宴之人,上来游览一番也属正常。”

    “倒是是郡主,何必步步紧逼?”

    “嗤!”明珠郡主看着怒火膨胀的高玉兰,嘴角浮现冷厉的讥讽。

    “英国公府,枉称百年世家,这教养出来的姑娘,一点礼数都没有。”

    “本郡主何时逼过你?”

    “不过是你心里有鬼而已。”

    明珠郡主的眸光锐利森冷,盯着高玉兰那气得扭曲的面容,又是一阵淡淡的嘲讽。

    高玉兰不知道高家的打算,以为明珠郡主就是针对她,当即委屈地红了眼眶道:“什么有鬼?”

    “郡主莫要欺人太甚。”

    明珠郡主闻言,斜眼冷瞪高玉兰,红唇轻抿,似笑非笑道:“这句话你带回去给高鸿,莫要欺人太甚。”

    “这世间聪明的,不止他高鸿,莫要把别人都当成傻子。”

    “惹急了本郡主,你们高家那些腌臜事,只怕就要见光了。”

    高玉兰被明珠郡主的气势所震,一时间张着红唇,满眸愕然。

    她听出了,明珠郡主话里有话,还带着威胁。

    高家的腌臜事?

    高玉兰心口一跳,眼瞳深眯,她可拿不准明珠郡主是不是真的有高家的把柄?

    恰逢这时,采薇,采荷松了手,高玉兰在心腹的搀扶下,失魂落魄地离开。

    林妙音,韦静,姚玉珊,姚玉琪皆被明珠郡主这气势所震,尚未品出一二,只听明珠郡主慵懒道:“行了,打发了碍眼的人,我也要走了。”

    “你们慢慢欣赏美景吧,本郡主改日奉陪。”

    李心慧知道明珠郡主心里不快,当即上前道:“既然要走,总得有一个人相送吧。”

    “几位小姐随意,我去去就来。”

    明珠郡主看到那竹楼之上,皆没有人影了。

    只怕过一会,那几人就会过来。

    她颔首应下,对着林妙音等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等到她们二人的身影远去时,姚玉琪便小声道:“都说明珠郡主跟乐安县主相交甚好,传言果然不假。”

    “只不过没有想到,明珠郡主发起火来,竟然这么威严。”

    姚玉珊察觉到那竹楼上没有人影了,心里免不了有了猜测。

    这猜测让她的心忽上,忽下,十分难捱。

    正在她僵持着,不知道该装作看风景,还是在四周走走时,韦静凑过来道:“妙音喜欢画画,不如我们在这四周游览一番。”

    “等乐安县主回来,我们再一起回戏台边去。”

    姚玉珊闻言,心里黯然,不知道要不要去。

    姚玉琪眸子微动,摇了摇头道:“我们都走了,留林小姐在这里也不妥当。”

    “你们两个去吧,我留下来跟林小姐作伴!”

    姚玉琪将姚玉珊往韦静的身边推了推,自己却坐到长凳上去。

    韦静了然,她看向踌躇不定的姚玉珊,出声道:“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姚玉珊下意识捏紧手指,今日虽然得见谢明坤,可这宴会分明是为了景王和萧将军设下的。

    留下来,若是被他们二人选中,岂不是

    姚玉珊顿时点了点头,吐出心里一口浊气道:“我与韦姐姐一起去。”

    韦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带着姚玉珊往偏僻的小径上走。

    尚未走远的李心慧和明珠郡主隐匿在假山上的林荫处,见韦静和姚玉珊走了以后,明珠郡主当即出声道:“这个韦静和姚玉珊不错,不过却对景王和萧凤天没有兴趣啊?”

    李心慧下意识点头,笑得眼眸越发明亮道:“姚玉珊是我准备牵给玉衡的。”

    “至于韦静”

    前世是元昊的妻子,可青云却说,元昊过得不好。

    李心慧端着的沉默让明珠郡主嗅到端倪,她眸光微深,心口胀痛。

    带着几分愤懑道:“配得上柳成元那个家伙!”

    “元昊心里有你,别人又怎么能看得上眼?”

    “宜姐姐,元昊他是认真的。”

    “你应该学着相信他,就像他相信你一样!”

    李心慧认真道,她之所以一直没有将直指高家的企图谋取柳家财产的风声传出来,为的不过是外力的干扰下,那两颗越发靠近的心。

    明珠郡主嘴角轻扯,只觉得心里百般不是。

    那些个道理,哪里用得着别人说。

    只不过是她自己心里清楚,她怕怕柳成元就像当初的她。

    飞蛾扑火后,才清醒地认识到,那不是自己想要的。

    甚至于,是自己所厌恶的。

    那样的痛苦,她不想再来一次。

    “韦静不错。”

    明珠郡主再次强调,她试着想了想,韦静面容姣好,不喜风头,宁静淡雅,性子沉稳,跟柳成元在一起,一动一静,倒也相得益彰。

    只不过,她总感觉心里不舒服。

    像是有刀子在割一样,非常难受。

    恰逢这时,柳成元追了过来。

    假山路窄,他爬得又快又急,脚步踉跄,看起来笨极了。

    李心慧看着明珠郡主窘了又窘的面色,再看看柳成元那恨不得一步扑到眼前来的样子,当即笑着揶揄道:“行了,替我送你的人已经来了。”

    “青云还在下面等我呢,我先走了。”

    明珠郡主去拉李心慧,李心慧逃得很快,从一侧的小道下去。

    明珠郡主看着柳成元踩到自己的长衫,上面的鞋印子都比他的脸还大。

    她不知怎的,忽然就想起了,年少时那种不顾一切的冲动。

    那种感觉,纯粹得像明月之光,曾经拥有过的美好,如今都遥不可及了。

    她慢慢走过去,将手伸到柳成元的面前。

    柳成元恍惚地看着伸到自己面前来的手,白皙,红润,泛着淡淡的光泽,很漂亮。

    像是上好的羊脂玉一样。

    他骤然一愣,下意识抬眸去看。

    只见明珠郡主站在高处,正低垂着头,满眸趣然地盯着他看。

    “看什么?”

    “还不上来?”

    “追得这么紧干什么?还怕我会飞了不成?”

    柳成元面色微窘,眉宇间的不安散去,神色赧然。

    刚刚在竹楼,他以为她生气了。

    所以跑得很急,想要解释。

    可她如今这般,他那些急切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明珠郡主看向荷香水榭,突然出现的张华把姚玉琪哄走了,然后萧凤天和景王渡步而出。

    水榭里的林妙音略感不适,已经站起来了。

    心慧看上的这几个女子,当属林妙音沉静怡人,胸有丘壑,张弛有度。

    若是景王有心,林妙音必将是王妃的最佳人选。

    明珠郡主收回眸光,转头对着柳成元道:“你的心意,我早已知晓。”

    “我的态度,你也明了。”

    “就在刚刚,我还曾有一刻的恍惚,我活在过去,犹如在梦境中。”

    “可现实是,我心已经苍凉,不想再起波澜了。”

    柳成元灼灼的眸光暗了下去,不过片刻,他却重燃战火。

    他拉着明珠郡主的手不放,紧紧的,嘴里却认真道:“你的心凉了,我的心是热的。”

    “周宜,你别怕。”

    “我连血都是热的。”

    明珠郡主面容一黑,柳成元曲解她的意思了。

    她愤然用力抽了抽手,抽不出来。

    于是她狠狠地给了柳成元一脚。

    “哎呦!”

    李心慧刚刚下了假山,只听柳成元一声哀嚎,吓得她腿一抖,差点就跪了。

    还好此时含笑以待的陈青云就在假山路口等她,见她步伐不稳,连忙伸手扶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