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沾沾喜气
    姚玉珊受不住这样善意而直白的夸赞,她掩面含笑,羞得眸光微闪。

    今日的她,穿了一身浅绯色绣紫丁香的罗裙,外面罩了一件浅黄色的小衫。

    明眸皓齿,肌肤莹白如玉,面容娇美,神态温柔娴静。

    一双柳眉弯弯,浅笑嫣然间,清亮的眸色一览无遗。

    李心慧在心里暗暗点头,拉着姚玉珊走到围栏边,两人依栏而立,正对面,便是竹楼三层推开的窗户。

    “早就慕名而知,却到今日才得见真人。”

    “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姚小姐的闺名唤作:“玉珊。”

    姚玉珊点了点头,视线触及对面的竹楼时,她下意识移开,将眸光低垂,落在粉荷之上。

    “县主唤我玉珊便可。”

    姚玉珊微窘,她感觉乐安县主对她过于热情。

    可这种热情,却是真心实意那种,让常年备受冷落的她,不知如何应对。

    “行啊,玉珊,玉珊,真好听。”

    李心慧又叫了两声,语调那个欢快,生怕那隔得远的人听不到一样。

    高玉兰看向那依栏而望的两人,抬眸的视线,刚好撞在那竹楼的窗户里,一双深沉如墨的眼眸里。

    她心里一惊,心里大抵知道了。

    乐安县主特意将姚玉珊介绍给竹楼中的其中一人。

    而那个人,似乎是探花谢明坤。

    那一日游街,她见过的。

    谢明坤本无意凑趣,奈何刚入竹楼,子恒便在他的耳边道:“想不想见你那恩人的样子?”

    这句话像魔音一样,从耳朵穿透到他的心里去。

    于是当那一声:“早就听闻忠义侯府的三小姐,蕙质兰心,温婉动人”时,他便不由自主地走到窗边。

    她静静地站在弟妹的身边,杏眼如水,柳眉点黛,红唇轻抿,巧笑嫣然。

    一身绯色的衣裙,娉婷而立,犹如一株娇艳的水仙,就静静地开在他的面前。

    谢明坤很难将她跟那个敢擦拭匕首上的鲜血,扭转整个阴谋局面的女子联系在一起。

    他派人打听过她的一切,自幼失恃,在嫡母的冷待中成长。

    像是随波逐流的浮萍,飘飘摇摇,却依旧维持着心里灿若朝霞的善良。

    谢明坤的视线太过灼热,引得姚玉珊不由自主地抬首。

    二人对视的瞬间,似有难以描绘的微妙氛围。

    姚玉珊是认识谢明坤的,她也曾暗暗了解过,这个学识不凡的才子。

    两个人,明明相隔那么远,明明不曾说过一句话。

    却仿佛,在见到彼此的那一瞬间,早已相识,相知。

    李心慧看到姚玉珊抬首,再看到她眸光似有流连,心里大呼“有戏!”

    可姚玉珊很快就收回了视线,白皙的面容也浮现淡淡的樱粉,就连耳朵都有了发红的迹象。

    李心慧抬首,只见那窗户边已经挤了三人了,其中就有突然冲过来看好戏的元昊和珍明。

    她无语地笑了笑,心里直骂那两个家伙搅事。

    握着姚玉珊的手,李心慧带着她转到僻静的一角,小声地道:“谢明坤,字玉衡,家中嫡长子,现任翰林院庶吉士。”

    “颇有家资,父母敦厚和蔼,弟妹知书识礼。”

    “最重要的是,房内并无他人。”

    “这这”姚玉珊都快哭了。

    好直白啊!

    最主要的是,好快啊!

    她还在想,他那一双眼睛,锐利如鹰,那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便如同生了根一样。

    谁知道,转过头,乐安县主竟然告诉她这么多消息。

    她只感觉心跳如鼓擂,砰砰砰的,叫她寻常的淡然冷静,都烟消云散了。

    “妹妹跟乐安县主在说什么呢?”

    “看把妹妹羞的,这脸都跟猴屁股一样了。”

    姚玉琪在二人的身后出声,语调略微刺耳。

    姚玉珊的身形一僵,面色有些难看。

    李心慧拍了拍姚玉珊的手,拉着她转身,对着姚玉琪含笑道。

    “没有说什么?”

    “你们女儿家脸皮薄,不知道选什么夫婿为好,我正在跟玉珊说,叫她选个对自己好的。”

    姚玉琪根本不信,不过她也知道,乐安县主为什么会对姚玉珊另眼相待。

    不就是当初那件事!

    姚玉琪在心里冷哼一声,面上却似笑非笑道:“哦,县主怎么知道选谁会对妹妹好呢?”

    “再说妹妹这身份,说高不高,说低不低。”

    “往上选,那是旁人选她。”

    “往下选,怕是陋室难养娇花,姻缘难成。”

    姚玉珊抿着唇,眼眸一片黯然。

    看吧,这就是她的姐姐。

    长她两个月,却从未将她当成妹妹的姐姐。

    含枪带棒的话,李心慧听得多了。

    她捏了捏姚玉珊的手指,眸中泛寒,讥笑道:“不知道姚二小姐往上能选谁?”

    “至于往下嘛,怕是侯爷和夫人舍不得你受委屈呢?”

    “噗”明珠郡主嗤笑。

    她玩味地凑到姚玉珊的旁边,与李心慧,姚玉珊一起,三人面对着姚玉琪。

    只听她戏谑道:“今日来的闺阁小姐往上只能被选。”

    “至于往下嘛那自个回家慢慢选吧。”

    姚玉琪脑路回转,面色突然涨红,整个人又窘又难堪。

    “是了,是了,今日定要出一位景王妃,一位大将军夫人。”

    “我还等着大红包,沾沾喜气呢?”

    李心慧打着圆场,总不能真的让姚玉琪下不来台。

    明珠郡主的眸光瞥向李心慧的小腹,似笑非笑道:“你确实该沾沾喜气了?”

    “别等着人家魏国公府的嫡孙都出来了,你还没有动静呢?”

    李心慧闻言,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小腹。

    在场的几位闺阁小姐见了李心慧的动作,当即明白过来,连忙撇开脸去。

    李心慧也燥得慌,上前掐了明珠郡主一把,含羞道:“好啊,宜姐姐竟然这样打趣我。”

    明珠郡主巍然不动,面色如常道:“我说的是事实。”

    “你还说!”李心慧瞪她,企图武力威胁。

    明珠郡主朝斜倪了她一眼,丝毫不惧。

    林妙音和韦静等人,皆笑倒一边。

    原本还有几分拘谨的闺阁小姐们,在这一刻,都忘记了自身所处的位置。

    竹楼之上,三四层的窗户,都是开着的。

    萧凤天和景王在四层,而柳成元等人在三层。

    陈青云没有在窗边,而是静坐在竹楼里。

    明珠郡主虽为调侃,不过这话确实也是事实。

    陈青云揉了揉眉心,有件事到现在他还没有跟心慧说呢。

    谢明坤将窗户让给柳成元和张华,坐到陈青云的身边道:“什么时候下去?”

    “怎么,等不及了?”陈青云微挑眉头,眸光玩味。

    谢明坤闻言,面色闪过一丝尴尬。

    “我想知道她可有意?”

    “堪堪接触,能有何意?”

    陈青云反问,就是吊着谢明坤。

    谢明坤的面色黑了又黑,随即咬牙切齿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有朝夕相处的时间慢慢培养感情?”

    “她难得出府一躺,我自然要抓紧时间。”

    陈青云的嘴角微抽,当即道:“一会,戏台那边散了以后,我带你们去给义母请安。”

    那边才热闹呢。

    很多人就等在那里,看最后的重头戏。

    柳成元的眸光追随着明珠郡主的身影,而高玉兰却眸光灼灼地盯着探出大半个脑袋的柳成元。

    檐角挡了柳成元的视线,柳成元看得有些吃力。

    张华嫌他碍事,将他推到里面去。

    他狼狈地整理衣衫,正想重整旗鼓时,只听陈青云淡淡道:“别看了,高玉兰在下面?”

    “高玉兰?谁啊?”

    柳成元感觉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准确来说,是姓氏比较熟悉。

    于是当他看到陈青云那幽幽眸色时,脑袋里面灵光忽闪,大呼道:“不会吧?”

    “呵呵!”

    “你说呢?”

    陈青云讥笑道,只差没有骂柳成元是白痴。

    这时,只听竹楼里传出一声哀嚎。

    “苍天啊,那她不会以为我刚刚是在看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