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早有所爱
    李心慧返回前厅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世家夫人到了。

    这些世家夫人早已经将李心慧当成是萧家的人看待了,自然一番奉承。

    李心慧浅笑以待,圆滑恭维之态彰显淋漓尽致,博得众人连声叫好,只差没有说是萧夫人所出,颇有世家长媳的风范。

    萧夫人也没有想到,心慧能够应对自如,并且游刃有余。

    她开心得在一旁听着那些夫人的夸赞,一双锐利的凤眸,却扫视着前来的世家小姐们。

    长廊,水榭,花厅,偌大的谢府,渐渐热闹起来。

    很快,林御史的夫人带着林妙音前来赴宴。

    韦将军的夫人也带着女儿韦静前来赴宴。

    忠义侯的夫人携带着嫡亲女儿姚玉琪,庶出女儿姚玉珊,姚玉瑾,姚玉珠前来赴宴。

    李心慧一一接待以后,命照料她们的萧府丫鬟,一会用过午膳以后,将她们带去荷香水榭。

    几个小丫鬟这几日皆是听命于李心慧,自然心领神会,当即便含笑安排客人游玩小憩。

    不一会,明珠郡主款款而来。

    今日她梳着参鸾髻,头顶斜插着一支凤凰展翅六面镶玉金步摇,左右各了粉紫珍珠小簪。身着一袭芙蓉色的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脚上穿一双绣着蝴蝶花的锦鞋。

    精致装扮下的明珠郡主光彩照人,仪态矜贵。

    “怎么接待一早上了,可有看顺眼的没有?”

    明珠郡主娇嗔地对着李心慧道,那一双黛眉微扬,眸色幽幽。

    李心慧上前挽了明珠郡主的手,将她拖到内堂里,两个人避到屏风后面说话。

    “今日那高玉兰也来赴宴了,如今皇上的封赐已过,柳家却迟迟没有上门。”

    “你该明白的,高家等不了太久了,如果元昊不主动上门,他们一定会使些龌蹉的手段。”

    明珠郡主愠怒地瞪视着李心慧,她算是看出来,怪不得帖子后面一再叮嘱让她过来。

    原来这女人竟然是让她过来盯着高玉兰的。

    想到等会柳成元的眸光也要对那群女人扫来扫去,明珠郡主顿时冷怒道:“把柳成元赶回去不就行了?”

    “那高家的女人,表面上哪一个不是温柔解意,面如娇花?”

    “难不成柳成元自己愿意扑上去,我还要去抓回来不成?”

    “唔”

    “什么味道?”李心慧故意捏住鼻子,皱着眉头,一脸隐忍。

    明珠郡主低头嗅着自己的身体,出门前沐浴更衣,衣服还是新的,哪有什么味道啊?

    “没有。”

    “你闻错了?”明珠郡主不满地道。

    李心慧咧嘴一笑,凑近明珠郡主继续闻了闻,然后略拔声高道:“怎么没有呢?”

    “分明就是好大的醋味啊!”

    明珠郡主的嘴角一僵,眸色微深,卷翘的睫毛忽闪着,一张明媚的面容也浮现了可疑的红晕。

    “好啊,什么话都敢说了!”

    “看我不撕了你这张嘴!”

    明珠郡主伸手去拧李心慧腰间的软肉,李心慧早有防备,当即从那屏风后面跑了出来。

    边跑,边笑着跟明珠郡主道:“我知道的,宜姐姐记在心上了。”

    “宜姐姐今日好好逛园子,就恕妹妹事忙,不能相陪了。”

    明珠郡主站在屏风的一侧,看着那娇笑着,跑远的身影,气得跺了跺脚。

    不一会,却也不得不拧着帕子往园子里走,明亮的眼眸四处搜寻着高玉兰的身影。

    李心慧在前院帮着萧夫人待客的时候,萧凤天的绿苍堂里,却依次坐着景王,萧凤天,陈青云,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以及丁沛然。

    景王向来活跃,下人摆了茶水点心,依次退下后,他便开口道:“本王今日沾了凤天的光了,等会凤天先请,几位也可以物色一二。”

    “至于子恒嘛放风如何?”

    几人面含笑意,唯独萧凤天眉头微皱,无语地瞪视着景王道:“还是王爷先请!”

    “哈哈,也好,免得你下不去手。”

    “不过可先说好了,今日咱们可别为了争一位美娇娘而心生罅隙啊?”

    其他几人敛去嬉笑的神色,唯独萧凤天黑了脸,陈青云笑得眸子发亮。

    “若真如此,你们便各凭本事吧!”

    陈青云戏谑道,他觉得那样的场景,娘子一定很有兴趣。

    “不会有那样的可能,王爷若真的喜欢,我让你便是。”

    萧凤天冷然道,对即将选一个媳妇的这件事,不感兴趣。

    “哈哈哈你这个样子,若不是心中早有所爱,便是对女人可有可无。”

    “凤天,本王尚且还有侍妾,你可别憋出病来了。”

    景王肆意调笑,只不过整个绿苍堂里便只有他一个人的笑声。

    陈青云眸色越发阴沉,萧凤天冷眼回视,剩余几人眸色微闪

    景王的笑声戛然而止,随即尴尬地咳嗽一声。

    “那啥,本王说笑的。”

    “既然客人尚未到齐,不如几位猜测一下,这即将赴任的禁卫军统领是谁?”

    “父皇今日准了禁卫军王统领的请辞,只怕是早有准备,只是这件事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着实奇怪。”

    景王急转弯的话题,让在座的都沉思起来。

    替换禁卫军统领是大事,毕竟禁卫军统领关系着整个皇宫的安危。

    今日早朝,突然才爆出来的消息,众臣猝不及防,就连张金辰也未曾预料得到。

    陈青云与萧凤天对视一眼,眸光中的暗光闪现。

    他低垂着眼睑,嘴角轻扯,不以为意道:“不论是谁,王爷只需知道,那个人必然深得皇上信任。”

    “不要与之为敌,谦谦交好,诚然以待。”

    “也许不久之后,会有新的收获也不一定。”

    景王眸光如钩,悠然一笑。

    陈青云似乎猜到那个人是谁?

    也知道那个人会带来怎样的后劲?

    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陈青云果然有他所不知道的仰仗势力。

    想到这里,景王当即挑高眉头,松快道:“难为本王浸淫朝堂多年,却还没有子恒通透。”

    “好,那我们继续言归正传。”

    “等会大家好好挑啊!”

    景王这跳脱的思维让张华忍俊不禁,他笑着附和道:“好的,等会我等给王爷把把关。”

    “必要时,王爷可推我前去试探一番。”

    “哈哈哈好,还是珍明最懂本王。”

    景王粲然一笑,像是找到知己一样。

    陈青云略微低头,思虑着,新的禁卫军统领是什么时候搭上皇上的?

    萧凤天也蹙着眉头,眼中全是幽幽的冷光。

    那个人是一个很危险的存在,一个常年游走在黑暗中,除了杀人便不知所谓的人。

    当这个人以正大光明的身份重现百官的面前,只怕张金辰一党,都下意识要缩着脖子走了。

    几人正在谈笑间,过了一会,萧家亲卫匆匆跑来。

    萧凤天知道亲卫有要事回禀,当即便出了绿苍堂。

    堂外偏僻的一角,亲卫对着萧凤天的回禀道:“临安公主与张莹莹面上和睦,已经一起与众多世家夫人和小姐一起游园。”

    “临安公主身边的宫女传信给府外的侍卫,据说是要拿什么人?”

    “属下已经派人跟着那些侍卫了!”

    萧凤天的眉头越皱越深,漆黑的瞳孔慑人冷戾。

    “你做得很好,继续盯着,有什么异样立即来禀。”

    “另外,查清楚他们要抓的是何人?”

    亲卫当即应下,然后退了下去。

    萧凤天在堂外站了一会,蹙起的剑眉彰显凌厉,僵直的背影散发着摄人的寒气。

    陈青云堂屋的檐角下,远远的,都能感觉到萧凤天那周身愈加冷戾的气息。

    一双好看的剑眉皱起,薄唇紧抿着,陈青云走上前去,眸色深沉如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