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隐晦之情
    李心慧发现,临安公主的身形忽然僵住。

    她转过头来,苍白的面容闪过一丝慌乱的狼狈,她磕下眼眸,像是在极力隐忍着。

    浑身上下,透着一丝冷戾的气息。

    她猛然握拳,当即开口道:“本宫不想见她!”

    小丫鬟顿时禁声,谨小慎微地看向李心慧。

    李心慧挥了挥手,示意她赶快下去。

    小丫鬟走后,临安公主好似一下子松懈下来,连额头都沾染了些许薄汗!

    “让陈夫人见笑了!”

    临安公主虚弱地笑了笑,那一双原本和煦的眼眸,也渐渐变得疏离起来。

    李心慧明白,临安公主根本不想在她的面前暴露跟张莹莹的纠葛。

    她当即唤来萧府的小丫鬟为临安公主引路,转而浅笑道:“公主顺着这条小道蜿蜒而上,不远处有一个歇脚的凉亭,再往上,还有碧波粼粼的池子。”

    “这府院四周,皆是可以畅游的园子。”

    “公主慢慢观赏,请恕臣妇不能继续相陪了,此时客人陆续登门,臣妇得回去帮衬义母料理琐事了。”

    临安公主闻言,轻叹道:“你去吧,正事要紧!”

    李心慧颔首,慢慢退了下去。

    旁人不知道,张莹莹曾经落入陈青云的手中,可是萧凤天却是略知一二的。

    因此当下人告诉他,张莹莹登门赴宴,而且明确表示要跟临安公主一起的时候,他便暗觉不对。

    他急匆匆地赶来,却不想看见心慧正从园子里出来。

    她的身边,既没有跟着临安公主,也没有张莹莹的影子。

    “青黛和青鸾呢?”

    “怎么就只带了两个小丫鬟?”

    萧凤天看到心慧竟然只带了萧府的两个小丫鬟,眉峰顿时皱成一团。

    他那下颚微微抬起,显得那轮廓有些冷戾,一双好看的凤眸,也透着几丝担忧的暗光。

    李心慧冷不防在这里见到他,当即回笑道:“青黛和青鸾我留给义母了,我正也要过去呢?”

    “萧大哥不去前院帮忙招呼客人吗?”

    “今日青云和元昊他们都会过来的。”

    今日的男客不多,本来赏花宴只是名头,所以来的,都是女客。

    陈青云他们属于内己,帮忙相看,因此到也不算是赴宴之客。

    “你就这么上心?”

    萧凤天修长的手垂在身侧,微微握起,散开,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显得有些惶然无措。

    他那面容上的神色,淡淡的,带着不虞的严肃。

    李心慧抬首看去,只见他那深黑色的瞳孔里,幽幽暗暗,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暗光。

    那种光,灼而不烈,暗而不伤。

    到像是那一种,求而不得之隐晦,敛而不尽之深情。

    李心慧心里一凛,眸光顿时一闪,食指下意识掐在拇指上。

    “萧大哥你”

    萧凤天知道,她是明白的。

    她是那样聪慧的人,一眼便可知他的心意!

    潜藏那么久,其实忘不掉,他并不勉强他自己。

    至少他可以坦然接受,她如今这般惬意的日子。

    “没事,好好帮娘操办吧!”

    “我会给你选一个位贞静贤淑的好嫂嫂。”

    萧凤天说完,颔首,准备离开。

    不过他往前走了两步,又退回去了,然后叮嘱心慧道:“就算是在萧府,你也要多加小心。”

    “等会将青黛和青鸾带在身边,娘手里可用之人,比你想象的要多。”

    李心慧还陷在刚刚心思微澜的惊讶中,傻傻地点了点头,看着萧凤天再次转身离去。

    不过这一次,她很快便回神了。

    她追着萧凤天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出声道:“萧大哥,每个人的感情,都是独一无二的。”

    “找一个珍视自己的人,比什么都好。”

    萧凤天的身形一僵,步伐也停滞不前。

    他顿了顿,转头,对着心慧露出一个温暖的笑。

    “我知道了,我今日会好好选的。”

    李心慧面露释然,随即又多嘴一声道:“林御史之女,林妙音,品性高雅,为人正直,很好。”

    萧凤天一时间想不起这个林妙音是谁?

    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认真道:“好,一会我会注意的。”

    萧凤天走了以后,李心慧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也回了前院。

    她的心思有些乱,临安公主那点似有若无的敌意,仿佛越发明了了。

    不过本就注定的事情,又何须再生事端?

    李心慧带着人穿过圆形拱门,远远往前厅去的时候,拐角的长廊处,静静地站着张莹莹主仆几人。

    张莹莹冷冷地抬着眸子,看着那地势稍高的临水轩里,支开的窗户透出一张苍白明丽的脸庞。

    那仓惶缩回去的样子,眸光湿漉漉的,看起来可真是伤心透了。

    她讥笑着,对着那临水轩的方向走去,嘴里轻吐道:“这将军府里的朝阳,就是比外面的要明媚。”

    当初为了了解心爱之人的住处,这将军府的地形图,她早已了若指掌。

    略施小计便让那跟随的嬷嬷半路折回,她是初到将军府,可并不代表,她会在这园子里迷了路。

    本来还想费些心思,重新取得临安公主的信任。

    如今看来,却是不需要了。

    萧凤天果真是重情之人,李心慧身在萧府,他都不忘亲自过来叮嘱。

    张莹莹感觉心口的位置又痛了,痛得她差点就遏制不住,恨不得冲上去撕烂了临安公主那张虚伪的面孔。

    可她还是按耐下来,一步一步,顺着记忆里,那些熟知的路线图,走上了临水轩。

    临安公主就端坐在临水轩里,那里地势较高,四面开着的窗户,可以一览周围的景致。

    而在轩的下方,是一汪碧波的池水。

    里面种了满了荷花,有粉的,白的,还有饱满的花骨朵,远远看着,生机勃勃,诱人极了。

    看到张莹莹过来的时候,临安公主的眸光显得有些冷然。

    “你们都下去吧!”

    临安公主对着侍候她的宫人道,张莹莹将下人遣在下面,明显就是要跟她谈一谈。

    等到宫人都散去了,张莹莹欲悲欲泣,眼眸顿时就红了。

    她往前走了两步,在距离临安公主一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知道公主恨我。”

    “可是公主知道的,我真正喜欢的是谁!”

    “是他算计我的,对不起!”

    张莹莹说完,眼泪已经落了下来。

    滴答滴答的泪珠迎着明媚的晨光,忽闪忽闪的,看起来伤心极了。

    她十分羞愧不安地看着临安公主,仿佛一直以来,她心理最难以面对的人,是临安公主。

    临安被她这番言语给震动了,她之前不敢见张莹莹,是因为她害怕张莹莹察觉,她是背后主谋。

    可张莹莹这番凑上来道歉的样子,却又像是,从头到尾,都以为是贺炯辉算计了她。

    是了,贺炯辉暗中找过张莹莹不止一次。

    表白心意也不止一次。

    张莹莹会怀疑他也是正常的。

    可不管如何,她都没有再跟张莹莹接触的打算。

    “事已至此,我们之间再无从前的情意可言。”

    “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本宫的面前了。”

    “不然,本宫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厌恶到杀了你。”

    临安公主的话让张莹莹心头一跳。

    她大惊失色地看向临安公主,只见她坐在那里,端着矜贵不凡的气度,然而那冷冷的眸光中,却暗含杀机。

    自从见识过陈青云那吃人一样的眸光以后,她对别人的敌意十分敏感。

    显然,临安公主真的想杀她。

    “呵呵,真是阴毒的婊子!”张莹莹在心里痛骂。

    明明就是临安一手造成如今的残局,然而她却可以高高在上,端着身份,自以为是地跟她装委屈。

    张莹莹恨得牙齿都差点咬碎了,握着手帕的手指轻颤着,然后装着伤心欲绝的样子,慢慢地转过身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