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五章绝无觊觎之心
    五月初八,清晨,萧府大门刚刚打开。

    奢华的车鸾缓缓而至,守门的下人连忙通报,临安公主抵达萧府。

    因为要操持宴会,李心慧和萧夫人都起得很早。

    听闻临安公主这么早就过来了,两人当即前往大门口迎接。

    临安公主下了马车,抬眸所见,便是萧家气势巍峨的门楼。

    门楣上有精致奢华的砖雕,上面刻下了让人心神一动的文字。

    乾坤清邪妄,忠义震四方

    鎏金的铜环庄严肃穆,飞起的檐角栩栩如生。

    朱红色的大门跃入她的眼中,这就是她心心念念的萧府了。

    临安公主站在萧府的门楼下,萧夫人和李心慧一出来她就看到了。

    萧夫人和李心慧福身行礼,这时临安公主便浅笑道:“萧夫人,陈夫人,不必多礼。”

    “今日你们是主,本宫只是客人。”

    临安公主虚手一抬,明媚的眼眸里,全是和煦柔光。

    萧夫人早就得知,临安公主一直在打自己儿子的主意,别的不说,今日她防的便是临安公主。

    不过萧夫人面上依旧笑得得体,连忙出声道:“公主快请,里面早膳依旧备好了。”

    临安公主闻言,拍了拍手,只见那车队后,一身御厨宮服的长康慢慢走了出来。

    就在萧夫人和李心慧心有意外的时候,只听临安公主含笑道:“长御厨是陈夫人的弟子,今日陈夫人操办宴会,本宫特意跟父皇将长御厨要了出来。”

    “今日有长御厨坐镇,陈夫人便可以有空招呼客人了。”

    长康拱手,先向萧夫人行礼,然后转而跟心慧行礼,恭敬地唤了一声:“师傅!”

    萧夫人笑着道谢:“难为公主有心了,快,里面请。”

    萧夫人跟临安公主走在前面,后面跟着李心慧和长康。

    长康的手指掐了掐自己的掌心,眼眸里闪过一丝暗芒。

    李心慧以叮嘱长康为由,将他带到萧府僻静的回廊下。

    “你一路欲言又止,可是有什么话不方便说?”

    长康低垂着头,思量再三,还是斟酌道:“临安公主在宫里,时常会问一些师傅的过往”

    “尤其是,跟萧将军有关的。”

    “前几日,公主养的一只波斯猫跑到姚淑妃的宫里去了,宫人唤了一夜,那只猫没有出来。”

    “昨日那只猫发现死在了姚淑妃的宫里,可弟子前日亲眼看见临安公主在御花园故意伤了那只猫,然后若无其事地抱回去了。”

    “公主此人表面看着和善,不过只怕不好相与。”

    长康说完,摇了摇头。

    前日他去御花园,只不过是临时想做鲜花饼,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会去摘花。

    他无意间在花中窥见临安公主将那猫狠狠地抓起来,然后撞在一旁的大石头上。

    那手段之狠,那只猫,似乎当场就吐血哀嚎。

    但那个时候,没有死,等到昨日传出来的时候,却是姚淑妃心狠手辣,将临安公主的猫剥皮了。

    李心慧一听长康所言,心里便大致有底了。

    她颔首,然后对着长康道:“今日你帮我盯着大厨房,我把红樱,红菱都留给你,有什么问题你随时让她们来找我。”

    “再则,今日外院的总管,内院的总管,大厨房的总管,都是萧府可信之人,若有急事,立即告知。”

    李心慧叮嘱道,她来萧府三日了,也知道萧府忠心可靠之人。

    长康郑重地点了点头,他在皇宫那个地方,已经参透了不少害死人不偿命的办法。

    许多阴私的手段,狠毒得让人头皮发麻。

    时辰还早,临安公主用完早膳以后,请李心慧陪她游园。

    萧府的宅院很大,高高的围墙绕了很大一圈。

    萧家嫡脉子嗣不丰,因此历代萧家家主,皆以修园为乐,其中宅院却是很少。

    因此萧家住宅紧凑,而园子则四周散开,大有美不胜收之感。

    园林草木繁盛,百花皆有,故而春夏秋冬,鸟鸣不绝,趣意盎然。

    山影重重处,亭台阁榭出,水影粼粼景,曲水流觞境。正可谓池水碧澄荷花露,丝竹绕耳闻仙音。

    萧府之园景,让人心旷神怡,缓步流连。

    可今日的临安公主却志不在景,因此步入园子不久,便打趣道:“听闻萧夫人有意请陈夫人帮忙相看,好给萧将军择一位宜家宜室的好妻子。”

    “不知道陈夫人以为,什么样的女子,才配得上威武不屈,冷峻不凡的萧凤天将军?”

    李心慧看着满园花色,争奇斗艳,可那也是同一花期里的花。

    不是一个花期里的,自然不在今日具有可比性。

    “臣妇喜欢牵牛花,此花并不名贵,常年皆在乡下的田野地间。”

    “可臣妇却喜欢它的自由散漫,无拘无束,肆意疯长,生命力极其旺盛。”

    “它也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朝颜,永远都像是朝着阳光的方向,展露着它极美的花姿。”

    “公主喜欢什么花?”

    临安公主回眸,只见李心慧对着她浅浅而笑,兴趣盎然。

    她心有所悟,当即回道:“本宫喜欢金灯花,曾经养过,可惜后来没有养活。”

    李心慧很快就知道她说的哪一种花了,她当即颔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这种花,叶子枯萎以后,才会长茎,然后从茎顶开花,无叶争辉,很是独特。”

    “不过此花有毒!”

    临安公主垂眸,嘴角勾起淡淡的嘲讽。

    她自然是知道有毒,因为有毒,因为无叶争辉,所以她才会觉得那个花像她。

    可惜却怎么也养不活。

    不过就算如此,依旧有人会源源不断地送新鲜存活的金灯花给她观赏。

    这世间,那怕是花,就算她养不了,可是她照样能得到。

    “无碍!”

    “不过是花而已,就算有毒,本宫又不吃它。”

    李心慧闻言,含笑道:“公主了解它,喜欢它,自然觉得它有毒也无足轻重。”

    “就像臣妇喜欢朝颜,就算它深藏在藤蔓之中,臣妇也能一眼看出。”

    “公主问臣妇什么样的女子能得义兄喜欢?这个问题,臣妇可回答不了。”

    “不过臣妇知道,今日义兄答应义母,会亲临游园,选择一位他所一眼相中的女子。”

    李心慧说完,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满眸含趣。

    她毫无回避的态度,让临安公主那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她继续往前走,原本紧绷的下颚也不知不觉放松下来。

    “萧将军今日若是选不中,萧府可还会再举办一次宴会?”

    临安公主试探道,她要知道,今日是不是应该要做点什么?

    李心慧听得出,临安公主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不知不觉松缓下来。

    看似温和,实则忐忑。

    她眼眸微闪,当即认真道:“不会了!”

    “义母本来就不喜欢操办如此盛大的宴会,今日义兄若是选不出,那义母便会择一位她心目中的好儿媳了。”

    临安公主的脚步一顿,腰间上挂着的赤金镶宝石的镂空香囊因为惯性还在晃动,让低头掩眸的李心慧心里一凛,连忙跟着停下。

    “萧夫人就这么急?不等萧将军选一个自己喜欢的?”

    “哎,义母说,不能再继续拖了。”李心慧的语气惆怅起来。

    “若是再缓过两三年,边疆再起战事,到时候又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其实我也赞成义兄早点定下来,萧家本就子嗣单薄,他却一拖再拖,当初就不说了,现在总是要抓紧了。”

    临安公主听到李心慧的这一番话,心里对她的芥蒂也渐渐放下。

    从话语里,她听得出,李心慧对萧凤天绝无半点觊觎之心。

    可萧夫人这样着急,父皇却迟迟不肯下旨赐婚。

    哪怕就算是今日出宫,她也是央求了父皇好几日才能赴宴的。

    临安公主走在前面,眉头微微皱起,面色也渐渐沉凝。

    她不说话,沉思着,跟着她的李心慧自然而然只能闭嘴。

    可两个人的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片刻后,萧府的小丫鬟匆匆来报:“公主,小姐,魏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来了,说是想跟公主一起游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