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私帖
    端午节过后,萧家寻了一个赏花宴的名头,广邀名门望族,簪缨世家。

    众所周知,萧夫人有意为儿子萧凤天定亲,因此一时之间,整个京城的贵女们闻风而动。

    李心慧提前三天就被萧夫人给接到了萧府,这一场宴会很大,皇上有意请萧夫人帮忙相看,也为景王选妃。

    萧夫人觉得这是一个让义女开开眼界,长长见识,懂得拿捏章程的好机会,因此特意让她帮忙操持。

    李心慧乐意应承,一方面可以学着操办大型宴会,一方面也可以乘机将京城这些世家大族的姻亲关系摸摸清楚。

    因此她还亲自给林妙音,韦静,姚玉珊,明珠郡主下了私帖,请她们务必过府赴宴。

    安排好这一切以后,李心慧这才踏实地睡了一个好觉,准备次日五月初八,就等着跟青云里应外合,让那几人都能见上一面。

    而不是远观后,无趣无味地排斥。

    可就在她一心一意操持着这场宴会的时候,却不知道,一场蓄谋的阴谋已经逼近了。

    各房落锁后的魏国公府,悄然静谧。

    可世子夫人张莹莹的房间里,却传来异样的声响。

    “嗯快点”

    “还要快点用力”

    女人娇喘的声音起起伏伏,如大浪拍击,后韵强劲。

    今夜贺炯辉歇在了刚抬的方姨娘处,她得了空,便唤了暗卫侍候。

    自从上次出事以后,也不知道那老鸨给她下了什么药,这身体除了月事那几日,其余的时间竟然都旷不得。

    她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日比一日堕落,却不敢声张,只得私下里问父亲要了两个贴身暗卫。

    也幸好这两个暗卫功夫高强,体力极好,不然只怕贺炯辉早该察觉了。

    良久,张莹莹餍足地闭了闭眼,慵懒地道:“事情都安排好了?”

    那暗卫应了一声,快速地穿好衣服,然后闪身离开。

    张莹莹唤来贴身嬷嬷收拾房间,自己躺倒罗汉床上去。

    屋子里全是一股**的味道,程嬷嬷皱着眉头,越发不懂这个一手带大的孩子了。

    “夫人,就算院里落了锁,可世子随时都有可能会过来的。”

    张莹莹闻言,嗤笑着,目露讥讽。

    贺炯辉刚刚尝鲜,就算会来,也不会是大半夜。

    不过张莹莹知道,程嬷嬷算是对她最忠心的人了,她当即便道:“嬷嬷当我是情愿的,我不过是中了些药,身不由己而已。”

    “当初我为何会嫁给他,不正是那日我在鸾鸣院喝下了加药的茶水?”

    张莹莹说着,眸光越发阴冷,面容也越发诡异。

    她浅浅地笑了起来,狰狞的面孔和那虚伪的假笑像是一张皮,完全掩盖了她本来的样子。

    程嬷嬷冷不防打了一个寒颤,当初夫人被算计的事情难不成还有蹊跷?

    “呵呵,这世间你以为了解的人,谁知道竟然是最不了解的。”

    “嬷嬷,藏得最深的,不是我。”

    张莹莹握了握拳,眸色一片血红。

    若不是陈青云,也许她一辈子都会蒙在鼓里。

    以为是贺炯辉趁机算计了她,是萧家在背后推波助澜。

    可是自从中了那种药以后,她回忆当天的情形,顿时通体生寒。

    那一杯临安公主亲自给她斟的茶,分明是下了媚药的。

    她对贺炯辉不是欲迎还拒,她是被药迷了神智。

    可恨的是,当她得知临安公主为了她和贺炯辉的事情吐血昏迷以后,还暗暗自责,愧疚不安,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临安公主。

    这世间的人,诡变无情之人,当属临安公主。

    而诡变狠辣之人,当属陈青云。

    害她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她不是想嫁给萧凤天吗?”

    “那我就让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如愿。”

    张莹莹说完,嘴角上翘,勾勒出阴森森的笑容。

    一旁的程嬷嬷看着夫人那算计于心的样子,身体一颤,心里狠狠地震动了一下。

    夫人若是连临安公主都敢算计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夫人您可别乱来啊?”

    程嬷嬷慌乱道,她都这把年纪了可不想死于非命!

    可张莹莹心魔暗生,哪里就能够压制得了。

    她冷冷一笑,信心百倍地道:“放心吧,我可不会玉石俱焚。”

    她只会把临安公主,狠狠地踩在脚下而已。

    忠义侯府姚玉珊接到乐安县主的私帖时,十分意外。

    陈青云入仕后,便已经是天子近臣,更何况又跟父亲走得很近。

    她有几次都听丫鬟在议论,若不是这陈青云早有妻室,只怕大夫人都要将二小姐嫁过去了。

    而且萧夫人接义女乐安县主去萧府操办宴会,这样的事情,各世家早有耳闻。

    却不曾想,今日乐安县主竟然会以闺阁私帖相邀,请她过府游玩。

    “小姐,这样好的机会,一定要去的。”

    “大夫人表面上给您相看,可却迟迟不见章程,乐安县主虽然出身低些,可人家有将军府做后盾,还有一位好夫君。”

    “更重要的是,侯爷明显想与萧家亲近,小姐何不趁机结交。”

    刘嬷嬷认真地道,府中的四位小姐都到了议亲的年纪。

    大夫人有自己的宝贝女儿,轮到小姐,也只不过是挑剩下的罢了。

    姚玉珊握着手里的帖子,她自然知道是一个机会。

    不过她想要求证一件事而已。

    “嬷嬷别急,我不是不去,不过这件事我还得回禀父亲!”姚玉珊沉凝道。

    她从未见过乐安县主,所以这张帖子来得太莫名其妙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当初谢明坤的那件事,对方一直都是心知肚明的。

    想到这里,姚玉珊越发觉得手里的帖子热得厉害,不过她一直按耐着,直到忠义侯回府了,这才去求见她的父亲。

    忠义侯听闻是乐安县主下的私帖,眼眸微闪。

    明日的赏花宴会,各大世家心里清楚,就连景王也会去。

    忠义侯几乎想也没有想就道:“乐安县主蕙质兰心,知书识礼,你去以后,万不可目中无人,而需诚心以待。”

    “再则,你也不必战战兢兢,畏畏缩缩,府里也不只你一位小姐,乐安县主

    既然下的是私帖,那必然是早已将你视作一心想要结交之人。”

    姚玉珊闻言,心里大约有底了。

    之前她救谢明坤的事情,想必人家早就查清楚了。

    所以乐安县主这是在投桃报李!

    “女儿知道了,女儿这就去与母亲说,明日与她一同赴宴。”

    姚玉珊说完,微微福身,准备先去回禀大夫人。

    忠义侯看着女儿身上穿的半旧衣裙,眉头下意识皱了起来。

    他当即唤住女儿,轻叹出声道:“罢了,你且先回去。”

    “你母亲那里,为父去说。”

    姚玉珊的步伐顿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愕然。

    不过她很快就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能不用去跟嫡母周旋,那对她来说,自然是好的。

    不然只怕一站就是两个时辰,言语讥讽,奚落谩骂都是轻的。

    姚玉珊走了以后,忠义侯唤来心腹,让他去针线房拿了三女儿的尺寸,去外面买两身合适的上好衣裙,再买两副头面。

    嫡长子的死,妻子一直责怪三女儿。

    连着几月都不曾给过一个好脸色,衣食月钱,暗中克扣。

    下人落井下石,三女儿的日子着实艰难。

    此番赴宴,但愿能结一门好姻缘才是。

    现在他也看出来了,齐瀚的这几个弟子,皆是重情重义之人。

    以陈青云这个架势,只怕到不了一年还会再升。

    皇上有意让陈青云提拔柳成元等人,无形中就是在给陈青云拉拢势力。

    张金辰那老狐狸闷不吭声,到像是被谁踩住了尾巴。

    吴王势力膨胀,皇上却视而不见,朝堂种种迹象,分明是暗生诡变。

    忠义侯揉了揉眉心,现在他只想抱住将军府这颗大树,只要抱紧了将军府,就算日后朝堂动荡,至少姚家可保平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