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三章甜蜜之夜
    赴过琼林宴以后,陈青云回府便有些晚了。

    房檐下的灯都熄了,寂静的府内,只有林间栖息的鸟声虫鸣。

    陈青云一个人提着灯笼,慢慢步入正院。

    清风拂面,一丝丝熟悉的香气萦绕在鼻尖,陈青云抬首,只见正院的廊檐下挂了八盏红色的六角风铃灯。

    寥寥的清风徐来,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清晰,陈青云心有所感,步伐不知不觉放慢了许多。

    廊檐下,李心慧穿着一身薄纱的红色水袖长裙,正依着正门口的柱子,狡黠而笑。

    “你呆了,还不过来?”

    她娇嗔道,从那光影里慢慢走了出来。

    陈青云的眼睛,顷刻间都瞪直了,下意识灭了手里的灯笼。

    只见她拖着逶迤的裙摆,一步步地走向他,那胸前的领子大开,灯影下,大片绯色诱人的肌肤落入他的眼中。

    陈青云只觉呼吸微滞,整个人愣在当场。

    她那一双明媚清亮的眼眸似笑非笑,一双殷红的薄唇微微翘起,她手提裙摆,步伐摇曳,仿佛一朵红莲在他的心间悄然绽放,那种激荡着神智的美妙,让他整个人如痴如醉,犹如梦中!

    “傻子,今夜他们都不会过来的。”

    李心慧轻笑道,她来到他的面前,伸手去挽着他的胳膊。

    “啪”的一声,陈青云手中的灯笼落地,震响了他的神智。

    他一把将凑上来的人儿搂进怀里,聚集星火之光的眼眸忽明忽暗,红唇轻启道:“怎么不在屋里等我?”

    “还穿穿得这么少?”

    有风吹动着屋檐下的两棵大梧桐,重叠的树影聘婷,悠然惬意的清风自林间而来,穿梭在他们的衣袂之上。

    李心慧抬起双臂,后退半步,挥动着那薄薄的纱衣袖子,媚意无限道:“谁让你回来这么晚的?”

    “穿了给你看,等不及了,我自然就出来了。”

    清莹如玉的手臂在眼帘下晃动,娇笑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狡黠之喜,她眼波流转,潋滟无边地望着他。

    陈青云只觉呼吸微滞,多余的话竟然再说不出一句来。

    胸前的薄纱下,浑圆饱满呼之欲出,那曾经犹如海棠在他手中绽放的美好,只是想想,他便感觉体内热气潮涌,凶不可挡。

    眼前的这一只妖精,美得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陈青云无法遏制地将她扯入怀中,埋首在她的肩窝啃了啃,声音低沉暗哑道:“回房。”

    “呵呵急什么?”

    “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呢?”

    “祝贺你,我的状元郎!”

    李心慧从陈青云的怀里挣扎出来,她牵着他的手,两个人慢慢地走到院子里的石桌上。

    那里早就备下了吃火锅的小炉子,因为不知道青云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她索性就做了一个二人的小火锅。

    用白鹅跟人参炖的汤底,奶白色的,看起来十分可口。

    桌上还摆放了薄薄的黑鱼片,鹿肉,菠菜,小白菜,肉丸子,白豆腐,还有琉璃瓶里装着的红酒。

    酒杯,碗筷,全都摆好了。

    只等着主人上桌。

    “怕别的菜凉了,所以只能吃火锅了。”

    “今夜,我陪你庆祝一番。”

    李心慧说完,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然后为他斟酒。

    陈青云在宴会上本就饮了不少,可见她兴致高昂,而且这也确实是件喜事,便也笑着坐下,刚刚失去的神智,也渐渐回笼。

    两人碰杯,一饮而下。

    光洁的手自那宽松的纱袖里滑出,在淡淡的月光下,在红彤彤的灯影里,当真肤如凝脂,皓腕如玉。

    红唇染酒,更艳三分。

    那一双明媚的眼眸,熠熠生辉,勾得陈青云心头发痒。

    他咽下酒液,滚动的喉咙带出低沉的声响,无端端添了几丝暧昧的遐想。

    李心慧徐徐望去,只见他眸光深邃明亮,簇簇燃着火光。

    那一启一合的薄唇轻抿着,似乎透出一丝急切的渴望,润泽莹亮的色泽闪入她的眼中。

    清隽轮廓一半在光影里,剑眉微扬,藏匿隐现的神态缥缈沉浮,黑眸深深,让她心神一凛,不免有几分心悸的狼狈。

    今夜她红纱薄衫,似露非露,如那云山雾海,给人无限魅惑之感。

    本就为了他而穿,迢迢清风相予,袅袅清香袭人,她似柔柔的清波,清漾在他的心尖上。

    陈青云在她斟酒时,冷不防将她拉入怀中,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他圈着她的腰身,额头紧贴在她的颈窝,吐气幽幽地道:“今夜甚好!”

    他缠绵悱恻的语气,似有流连忘返之感,轻愁绕心之抑。

    那红唇来回蹭着她的颈窝,其间深意,酥酥麻麻自后颈钻入心窝。

    她的手指轻颤,酒水轻溢而出,落在她腿上。

    刹那间,那薄纱被酒水打湿,显露着若隐若现的白嫩肌肤。

    他眼眸越发深了,带着细茧子的大掌罩下,冰凉的湿意,手掌的灼热,在一瞬间,让李心慧绷直了身体。

    “别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

    她拿手去挡,却被他握得紧紧的,他显然已经不想忍了。

    他俯身,亲吻着她的耳畔,用无比醉人的声音道:“最好的礼物,是你!”

    她轻颤着,越发靠近他,那双被他握住的手,却挣脱出来,然后捏了捏他的手指。

    “快了!”她道,话音刚落,她的礼物已经献上!

    “嘭嘭嘭”

    陈府的上空,突然炸响着绚丽的烟花,在一瞬间,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很美丽的景象,更何况,她就在他的怀里。

    陈青云紧紧地揽住她的肩膀,抬首看向天空时,那颗急躁的心,渐渐地平复下来。

    夜还很长,美好的夜晚,自然要慢慢品味。

    所以,不急!

    李心慧看着一朵烟花散了,另外一朵开了,此起彼伏,目不暇接。

    她笑着,将头靠在他的胸膛,然后温柔道:“我要告诉京城里所有觊觎你的贵女们,你是有家室的人了。”

    “今夜你真正的宴会,不是在琼林宴,而是在陈府。”

    “而陪着你享受这一份荣耀的人,是我,状元郎夫人。”

    她说完,微微翘着红唇,莹亮的眸光一亮再亮。

    他笑着,亲吻她的额头。

    此生有她,必然是要骄纵一世的。

    “这只是开始,以后我会给你更大的荣耀。”

    “我也会让整个京城的贵女们,都以结交你为荣。”

    他说话时,带着酒香的气息便扑洒在她的面容上。

    她感觉面容都被熏热了,有些发烫,再加上灯火的照耀,只怕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

    陈青云低头时,只见她满面含羞,正莹莹地仰着头看他。

    那眸光里,情意自眼角飞出,浓烈而炽热。

    他哪里还经得住她这般**的撩拨,当即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下深深一吻

    “唔”

    她轻咛出声,一双手慢慢从他的肩膀攀附而上,然后插入他的发间。

    他的发丝有着诱惑人的气息,让她沉迷其中,不愿自拔。

    她的回应,她的深吻,她的沉溺这一切都像是一把炙热的火,一下子就烧在了他的身上。

    他难耐地一把将她抱起来,然后往屋里走去。

    小小的炉火噼啪炸响,汤锅也咕咕地冒着热气,月影清寒,暑气却盛。

    这注定是一个浮波浪影层层覆,皎皎相缠不知羞的夜晚。

    远远的,一道如鹰般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掠去。

    带起了一阵冷戾之风,与那天空炸响的绚丽烟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一夜,陈府的烟火足足放了半个时辰。

    这烟火刹那而逝,却足以照亮了京城美丽的夜空。

    伴随着陈青云正式跻身朝堂,许多人却注定从今夜起,夜不能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