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状元之喜
    四月二十一日,承平二十五年的殿试开始了。

    试题由当今圣上,当场口述,状元也当场钦点。

    陈青云为状元,柳成元为榜眼,谢明坤为探花。

    一甲进士及第,全都是齐瀚门下入室弟子,一时间国子监祭酒齐瀚之名,再次如强劲之风,吹遍朝堂。

    二甲第一,丁沛然,为传胪,二甲第二为张华,二甲第三为赵昱谨。

    名次与会试并未差别,而一众群臣等着看皇上跟张金辰有所分歧的,一个个都垂首掩目,十分不解。

    毕竟张金辰主持的会试,往届都跟皇上有些分歧,为了塞自己的门生,无孔不入。

    可这一届,张金辰的门生,都没有太出彩的,除了一个二甲第四,庞旭。

    热热闹闹的集市,四周都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今日一甲的状元,榜眼,探花,打马游街,前有旗鼓开路,宫人竖着两块大大的牌子,分别写着肃静,回避。

    后有两百禁卫军沿街护送,前呼后拥,气派非凡。

    陈青云头戴金花乌沙帽,身穿状元大红袍,脚跨金鞍红鬃马,远远看去,让人顿时眼前一亮,众人大呼此乃天上文曲星下凡是也。

    有道是:玉面状元郎,风姿清如月。打马御前街,闺怨深如巷。

    早就整修好的《药膳房》内,二楼临窗最佳的位置,包房内早就有佳人相候。

    李心慧和明珠郡主站在支开的窗户边,只听下面拥拥挤挤,嘴里全是:“来了,来了,别挤,听说状元郎,榜眼,探花可都俊得很啊!”

    李心慧含笑看向远方,只见远远的,锣鼓喧天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她依稀看到三道骑在马上的身影,眸光也渐渐聚拢而去。

    “十年寒窗,一朝挤入朝堂,今日的风光过后,只怕来日的凶险更甚。”

    明珠郡主在一旁听了心慧的话,眉头下意识拧起来。

    今日她本不想来的,可是她还是来了。

    “高家盯上柳家的事情,你跟青云有什么计策没有?”

    明珠郡主收回远眺的视线,想趁机听听心慧的想法。

    心慧转头,看着明珠郡主面色不虞,神色忧思,明显一直对高家盯上柳家这件事耿耿于怀!

    心慧的眼眸微闪,嘴角浮现一抹戏谑:“柳家在朝堂上是没有根基,不过找一个有根基的岳父不就行了?”

    “比如齐家,比如林家,比如姚家到时候再加上贤王府和将军府从中周旋,他高家的胆子再大,总不能明抢吧。”

    “可娶亲也要他愿意才行!”明珠郡主觉得心里有股闷气,让她十分不快。

    所以,那眸光也冷了几分。

    心慧恍若不觉,继续揶揄道:“反正娶不到自己喜欢的,那娶谁还有什么分别?”

    “你”

    明珠郡主气馁地望着心慧,冷不防撞上她似笑非笑,狡黠灵动的眼眸,顿时心里一凛,有些恼羞成怒地嗔道:“你都知道了?”

    心慧看着明珠郡主扳着的面孔,她那白皙如玉的肌肤上,泛起了淡淡的樱粉,犹如少女一般的羞颜。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伸手揽着明珠郡主的肩膀,然后好笑道:“元昊心思那么浅白,我要是不知道,那得多傻?”

    “再说了,最近你们一个追,一个躲的,我还跟青云打赌,看看你们什么时候能私下见一面呢?”

    “嘶”

    “嗷疼疼”

    明珠郡主赧然地瞪视着心慧,一只手拧着她腰间的软肉,狠狠地转了一圈。

    心慧疼得龇牙咧嘴,面上的笑意收拢,不敢放肆了。

    而这时,风光游街的三人,也到了她们的楼下的街道上。

    陈青云抬起头,刺眼的光从头顶倾泻而下,他微眯着眼睛,将那深邃而灼热的视线,投到那开着的窗户边。

    她俏皮地对着他眨了眨眼睛,那竖起的拇指弯了弯,食指和中指接着又在窗台上动来动去,像是两条腿在走路一样。

    “呵呵!”

    陈青云忍不住轻笑出声,她的意思是,叫他骑马走快点。

    淡金色的阳光落在陈青云的脸庞上,他笑得如沐春风,皓白的牙齿,绯色的薄唇,清隽的面容,深邃的眼眸,仿佛一切都恰到好处,给人一种温润儒雅的君子之风。

    李心慧在楼上看痴了去,喃喃地对着一旁的明珠郡主道:“我家青云真帅!”

    明珠郡主闻言,在心里“呵呵”一声!

    情人眼里出西施,陈青云本来长得就好看,今日如此风光之下,自然不会差。

    可他那身后的柳成元,谢明坤,一样都是才貌出众。

    陈青云有了家室,众所周知。

    可柳成元和谢明坤却没有。

    因此盯着这两人的女子尤其多,明珠郡主看着那些包了厢房,恨不得飞下去落在马背上的官家小姐们,嘴角勾起一抹冷嘲的笑意。

    柳成元早就得知,今日明珠郡主会来。

    因此陈青云抬头的时候,他也下意识抬头看去。

    她站在那支开的窗户边,漫不经心的眸光扫了过来,虽然没有带笑,可却足够让他开怀。

    柳成元咧开嘴,笑得有点傻气。

    明珠郡主瞪了他一眼,不想他在大街上丢人。

    结果柳成元笑得更加开怀,引得许多人都跟着凑热闹,直说柳成元定是看上哪家小姐了?

    汇集到窗户的眸光越来越多,明珠郡主羞恼,拉着心慧往后退去,“啪”的一声,就将窗户给关上了。

    心慧满眸愕然,等到再打开窗户时,他们的一行人,已经往前去了。

    “哎,看不到了。”

    “我先回府,晚上做顿好吃的,犒劳我家青云。”

    心慧说着,再次把窗户关上。

    可这时,她却感觉有道不善的眸光冷冷地直视过来。

    她聚睛去看,只见对面的包厢的窗户里,有一个带着帷帽的女人正不善地盯着她看。

    那种眸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心慧的眼眸微闪,顿时对着身边的明珠郡主道:“你看那个带着帷帽的女人是谁?”

    “对面包厢里的,看起来对我有很大的敌意。”

    明珠郡主顺着心慧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个白色的帷幔晃动,那窗户便被关起来了。

    “看不出是谁?不过让人去查一下就知道了。”

    明珠郡主说完,唤来暗卫前去查探!

    心慧感觉眼皮有些突突地跳,心里总感觉不舒坦。

    那个人的眸光,恨意浓厚!

    可她在京城得罪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对面的包厢里,张莹莹扯下帷幔,顿时讥讽道:“风光的时候,谁都会有的。”

    “不过这风光的日子,能不能长久,那可真是说不准了。”

    她身边的丫鬟都知道她阴晴不定的性子,不敢搭话。

    张莹莹也不恼,她晦暗的眸光中,全是算计的冷芒。

    等陈青云正式入朝,她必然会找机会,送上一份厚礼,让这对狗男女,受尽世人的嘲笑,再也抬不起头来。

    街角的一家茶楼上,今日一睹柳成元真容的高玉兰拈着手帕,笑得格外羞涩和满意。

    那位榜眼,柳家的公子,可真是好看。

    哥哥说了,过不了多久,等授封的官职下来,柳成元就会上门提亲了。

    她虽然贵为英国公府的嫡女,却只是英国公的堂妹,日后成亲了,不可拿乔,得小意侍奉夫君。

    哥哥的告诫她懂的,更何况,她早就找人打听过了。

    这位柳公子洁身自好,家风清正,连一个暖床的丫头都没有。

    而且学识丰厚,前途锦绣,她又不是傻子,跟这样的如意郎君拿乔?

    想到这里,高玉兰又笑了起来,她会做好一位好妻子的。

    她会将柳成元牢牢地抓在掌心,绝不会轻易给那些狐媚子机会的。

    诸位新科进士赴过琼林宴以后,皇上授封陈青云为翰林院文华阁大学士,起草诏书,再赐行走御书房的特权。

    柳成元,谢明坤,丁沛然,张华,赵昱谨,庞旭授封庶吉士。

    其余等,各授封了编修,典籍,也有外放去偏远之地当县令的等等。

    这些人里面,除了陈青云是正五品官职,其余等人,皆是六品和六品以下。

    由此可见,陈青云刚刚入仕,便已经是天子近臣。

    这等授封,破了往年的旧例不说,也让陈青云彻底成了众臣眼中的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