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周宜,我想娶你
    明珠郡主是清晨才退了烧,迷迷糊糊之间她感觉有人用棉签沾着温热的水擦拭着她的唇瓣。

    那动作重复着,点点温热的触感让她最后那一丝困意慢慢消散。

    她睁开眼睛,房间里的灯光很暗,而且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静静地坐在她的床边。

    恍惚之中,她心口一滞,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可就在这时,他一脸欣喜地望了过来,疲倦的面容上透着松缓后的欣慰。

    “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好一些?”

    他问道,声音如山泉,温润又悦耳。

    明珠郡主伸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莫名觉得心里有些酸楚和动容。

    “你怎么来了?”

    她移开视线,想要坐起来!

    柳成元伸手过去扶她,那动作自然流畅,仿佛已经做了不止一次了。

    明珠郡主心里微微发怔,待身体坐稳以后,这才抬头看他,不悦地出声道:“龚嬷嬷她们上哪里去了?”

    “怎么就让你一个客人进来照顾我?”

    柳成元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他深邃的眸光里,掺杂着显而易见的情意。

    两人对视后,半响无话。

    柳成元坐了下来,他想伸手去抓明珠郡主的手。

    不过明珠郡主察觉了,避开了去。

    柳成元抓了一空,心里也往下沉了沉。

    不过他还是认真地开口道:“是我让她们下去的,周宜,我想照顾你!”

    “不止是现在,还有以后,一辈子的时间。”

    周宜抬起头,冷不防就对上他灼热而深邃的目光,黑沉沉的,却透着她所熟悉的执着。

    可是她却很快低下头去,心里仿佛擂鼓,阵阵地响着溃败而逃的鼓声。

    她心慌起来,可却透出一股晦涩的甜蜜。

    压抑的酸楚自心里流向四肢百骸,她知道如果早一点遇见他如果她也是在他这个年纪如果她不是早已动了孤独终老的心思。

    或许,她应该会雀跃地接受。

    可是现在

    她再次抬起头,眸光里有了浅浅的一层湿意。

    屋子里的光线太暗,她有心掩藏自己的心思,那目光便渐渐凌厉而傲然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

    “本郡主抬举你,你也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你如此放肆,竟然想攀附王府?”

    “你滚吧,从今往后,竟儿不需要你的教导,而你跟我们也再无半点关系!”

    柳成元怔怔地望着明珠郡主,眸光变得更加幽深。

    他薄薄的红唇上翘,露出几分淡淡的戏谑道:“你说得还不够狠!”

    “周宜,若是初识你便与我说这些,或许我便不会靠近你了。”

    “可你给了我机会,让我陪在你的身边,了解你是怎样的人,现在却说这些,你以为我会信吗?”

    周宜闻言,心里有些挫败。

    刚刚那几句话,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积攒的戾气。

    可是现在,她却有几分徒然。

    这种徒然的感觉,伴随着钝钝的疼痛,有点酸,有点甜,也有点让人无法招架。

    她继续冷冷地瞪视着他,然后面色不虞道:“柳家不缺钱,以你的学识,日后也不会缺权。”

    “你有锦绣前程,你能娶如花美眷,而我带给你的,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污言秽语。”

    “你如此聪颖,怎么能说出这样让我生气的傻话?”

    柳成元闻言,突倪地笑了笑。

    他看向自以为把一切得失都算得清楚的周宜,嘴角浮上一丝淡淡的自嘲。

    “你既然看得出我什么都不缺,那你认为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周宜,我想娶你!”

    “这句话,是从心里说出来的!”

    周宜的手指微微卷曲着,想握,又怕柳成元看出端倪。

    她强撑着,连后背都绷得笔直笔直的。

    “对不起!”

    她在心里说!

    因为她知道柳成元的感情是纯粹的,那样的感情,曾经她也有过!

    连一份早膳合不合口味都会纠结,那种最简单的心思,明媚得像是四月间里的朝阳,给人永远都是欢喜的愉悦。

    可是他值得更好的!

    “你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周宜撇开脸去,伤人的话,她能说,可若是他不信,也没有必要继续伤他。

    柳成元觉得眼前的周宜,像是一只刺猬。

    他若是继续坚持,她便会竖起那一身的刺。

    于是他便只能迂回婉转道:“高家盯上我了,看重了柳家的钱财。”

    “这些日子我连门都不敢出,周宜,你说过会护着我的。”

    周宜的面容黑了,红了,然后抬眸瞪他。

    周宜,周宜,叫得满顺口的。

    这一副厚颜无耻的样子,怎么感觉像极了青云纠缠心慧的时候?

    周宜的卷曲的手指还是握了起来,然后没好气地道:“我自己都病了,怎么护你?”

    “你先回去,等我好了,我会我会叫我大哥帮你解决的。”

    柳成元深幽的眸子里掠过一丝精光,他含笑看她,心里却暗暗盘算起来。

    周宜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可莫名的,却感觉那样的视线让她那沉静已久的心,砰砰地跳个不停见谅,这手指实在是不敢多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