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七章格杀勿论
    时隔多年,高竟转过身,怔怔地看着他爹。

    一如他想象的那样凉薄!

    他那一双深沉的眼眸里,剩下黑漆漆的算计!

    想起静怡苑里,那个陆姨,高竟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

    那一日,娘亲和龚嬷嬷的话,他都听到了。

    他没有想到,他爹竟然这么狠?

    当初对他不闻不问也就算了,连那么一个小小的,尚未出世的小宝宝都能说杀就杀。

    这样的人,这么能当他的爹呢?

    他只是一只恶鬼,像无数噩梦里,追逐着他,想要吃了他的恶鬼!

    “干娘,他是谁啊?”

    高竟装做什么都不懂地问道,他抓着娘亲的衣袖,像一个怕生的乖宝宝。

    明珠郡主的心思微转,见高鸿见了儿子也认不出来。

    当即便蹲下身,握着高竟的小手道:“叫娘,不要叫干娘!”

    “那个人,不过是个要遭天谴的恶人罢了。”

    高竟看着娘亲坚持的眼眸,弱弱地唤了一声娘。

    他圆圆的眼睛里,渐渐起了水雾,然后有晶莹的泪珠在动。

    明珠郡主看得伤心,忍不住出声道:“别哭,你是娘的好孩子!”

    高鸿看得刺眼,明珠郡主对那个孩子那么温柔,像是一对亲母子。

    可是那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也不是她的。

    他们的竟儿,已经死了!

    “周宜,你疯了吗?”

    “你还这么年轻,想要孩子可以再生,怎么能养别人的孩子?”

    高鸿冷声道,他不喜欢这个占着他儿子名字的孩子,享受着周宜无限的母爱!

    明珠郡主抬眸,阴冷地瞪视着高鸿。

    只听她冷冷一笑,讥讽道:“英国公,你还记得你儿子的样子吗?”

    “像不像我的竟儿,有一双圆圆的眼睛,双眼皮,脸蛋也是圆圆的,头也是圆圆的。”

    “他出生的那一个月,他外祖母还曾戏言,说小名叫:汤圆!”

    “你抱过你儿子吗?”

    “你知道他发病的时候,痛苦不堪吗?”

    “你知道看着他被病痛日夜折磨,是什么感觉吗?”

    “你的儿子,已经死了,受不了病痛的折磨而死的。”

    “可我的儿子,竟儿,他一直都还活着。”

    “你已经疯了!”高鸿看着明珠郡主那癫狂的神色,下意识往后退去。

    她对孩子的执念,太深!

    当初孩子死了,她便要和离!

    如今她找了一个孩子代替竟儿,她便不准他诋毁!

    高鸿觉得心脏有些闷闷地疼,他失去的孩子,又何止竟儿?

    “你若是愿意再次嫁给我,这个孩子,我允许你带入高家!”

    高鸿说出自己的条件!

    “哈哈哈哈”

    “嫁给你?”

    “高鸿,就算是我死,宁可挫骨扬灰,魂魄都不会踏入高家一步!”

    明珠郡主冷戾地决绝道。

    她猩红的眸光,带着滔天的愤恨之意。

    直直地扫视着高鸿的面孔,恨不得将他踩踏致死。

    高鸿只觉得迎面而来都是冷箭,那种插入四肢百骸的痛苦,让他突然醒悟过来。

    不行!

    走周宜这一条路不行!

    周宜恨他!

    恨不得让他去死!

    周宜不会帮他的!

    若有朝一日高家出事,说不定周宜还会落井下石!

    高鸿有些发愣,心里寒意深深。

    他终于明白,自己像笑话一样扑到她的面前,原来不过是增添她的厌恶和恨意。

    这个女人,从爱他,到恨他,连唯一那一点旧情都不念了!

    高鸿突兀地笑了起来,他惊觉地发现,他跟周宜成亲后,因为妾室,所以闹翻了。

    后来因为孩子,疏远了!

    再后来,因为孩子的死,彻底反目成仇!

    “好,很好!”

    “我走!”

    “不过这个孩子,不能姓高!”

    “他不是高家的孩子,我不希望将来因为我们曾经的过往,让别人猜测这个孩子的身份!”

    高鸿冷笑道,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就想冠了高姓!

    做梦呢?

    小小的高竟身体一僵,清亮的瞳孔一点一点地暗下去。

    明珠郡主气得浑身发抖!

    她盯着高鸿,一直盯着,直到高鸿的心里都隐隐发颤,她才笑着,一字一句道:“高鸿,你别后悔!”

    高鸿以为戳伤了明珠郡主的痛处,当即便冷哼道:“不过一个野种而已,也只有你看得起!”

    “既然如此,你不妨给他周姓!”

    明珠郡主冷笑着,收回眸光。

    她突然发现,像高鸿这样的畜生,确实多看一眼都嫌恶心!

    她牵着儿子的手,紧紧的,转身进了房间!

    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对着身边的暗卫道:“格杀勿论!”

    二十几个暗卫,瞬间亮剑!

    那等凌厉绝杀之势,叫人望而生畏!

    所有护卫顷刻间举着长剑刺了过去,高鸿面色骤变,不敢置信地高呼道:“周宜,你个毒妇!”

    “你想让我死,做梦!”

    “我回京之后,定要将你的所作所为回禀圣上。”

    “柳成元如今是我高家的女婿,定然不会再教你的儿子,你给我等着,我要让你跟这个野种,身败名裂!”

    高鸿嘶喊着,恨不得把胸腔里憋屈的怨气都发泄出来!

    他恨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的狠和决绝,让他寻到的一丝生机,彻底破灭。

    明珠郡主牵着儿子的手一抖,身体有些僵硬。

    不过她还是没有回头!

    外面一片厮杀,可她却感觉到心里静得可怕!

    她一句话都不想说,喉咙里干涩得厉害。

    她闭上眼睛,感觉整个人像是抽空了一样,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疼,慢慢地在她的身体里跳动着,犹如针刺!

    “娘,我也不想姓高。”

    “没关系的,我不是他的儿子,永远也不是!”

    高竟抱着他娘亲的腿,一双眼睛,再不如之前那般明亮。

    而是带着晦暗的黑,冷清的深邃。

    明珠郡主蹲下,将儿子抱在怀里,无声地哭泣着。

    她很少这般伤心地哭,上一次她哭,好像还是在他病重,大夫说他无药可医的时候。

    高竟闭上眼睛,像个大人一样去拍他娘亲的后背!

    一下又一下,他其实也很难过的。

    可是他却莫名觉得解脱了!

    因为,姓氏也被剥夺以后,他就真的跟高家,没有关系了。

    明珠郡主的暗卫和护卫,都是一等一的好。

    高鸿带的那些人,全部气绝生亡,高鸿也被砍了一刀,狼狈不堪地逃回了京城。

    他负气地冲入了皇宫,准备去皇上那里讨一个说法。

    结果皇上得知他去找了明珠郡主,不但没有为他做主,还申饬一番,罚了他三个月的俸禄。

    高鸿气急攻心,刚出皇宫就吐血昏迷,被英国公府的人抬回去,好一番折腾。

    这些消息传出去的时候,众人才惊觉,之前跟柳成元传出流言的明珠郡主,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了。

    不仅如此,英国公在这个档口去找明珠郡主,莫不是想要再续前缘?

    结果明珠郡主不愿,伤了英国公。

    皇上护着侄女,斥责英国公。

    这样一想,众人觉得,这个明珠郡主果然得圣上宠爱。

    再加上英国公刚刚被救治醒来,贤王世子周宁冲入高家,又将高鸿好一顿暴打。

    结果事后,高家接连请了三个太医,这才勉强稳住高鸿的伤势。

    柳成元得知消息的时候,是周宁世子暴打高鸿之后了。

    监视高家的人前来回话,柳成元在城门落锁之前,带着十几个护卫,一路急匆匆地往大兴赶去。

    而此时的明珠郡主,已经发烧了。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庄子上没有什么好的大夫,请来的郎中开了退烧的药,正在煎着。

    天黑了,连夜赶路又怕病情加重。

    龚嬷嬷便打发人回贤王府报信,然后小心翼翼地侍候着。

    高竟一直陪在他娘的身边,那里都不去。

    晚上亥时的侍候,庄子外面突然响起了马蹄声。

    龚嬷嬷以为是贤王府的人来了,很高兴地迎了出去。

    结果就听护卫前来回禀道:“是柳先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