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厉害之处
    三人依次落座,这时陈青云才开口道:“今日高珺那一番话,你们三个听明白没有?”

    “尤其是,元昊!”

    陈青云抬眸,冷冷地盯着柳成元。

    柳成元心神一跳,当即反问道:“我明白什么?”

    “高珺用自家妹妹的名声玩闹,难不成我还能接话不成?”

    “怎么不能接话?”

    “你自己想一想,到底能不能接话?”陈青云眸光凉凉地盯着柳成元,神情内敛而认真。

    谢明坤和张华在一旁,下意识没有插话。

    柳成元想了一会,把头垂了下去。

    应该是能插话的!

    比如,说他早就心有所属,说他早有定亲对向,说家母早有儿媳妇人选等等。

    可当时他心里虽然抗拒高珺借着酒意说出那番玩笑话。

    心里何尝不是想,传一点风声出去。

    他知道自己作,可浑浑噩噩的日子,他何尝不想作出一点门路来?

    自那一日跟明珠郡主在红霞山庄相聚后,他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她了。

    一声不吭就换了庄子住,他脸皮再厚,也不好刻意地再贴上去了。

    陈青云见柳成元不吭声,当即便道:“这些不过是酒桌上的闲话,明日若有风声传出来,你且看好了。”

    “以你的身份,撇开英国公府,别的世家为了避嫌,一定不会与柳家结亲,其余的五六品官家,为了你敢得罪英国公府的,屈指可数。”

    “到时候耽搁了你的婚事不说,旁人还会有闲言碎语。”

    “今日恰逢我在,若是下一次我不在,你对这样的泼到身上的流言,是不是也要欢喜地带出去晃一晃,好不怕别人不知道,你跟英国公府的姑娘有牵扯?”

    陈青云说这些话的时候,很阴冷。

    柳成元自知理亏,不过他觉得陈青云说的太严重了。

    “我找机会澄清就是了,那英国公府的姑娘又不是嫁不出去,难不成就认准了我?”

    柳成元嘟囔道。

    陈青云闻言,突倪地嗤笑道:“你还别说,人家就认准了你!”

    “不然你以为,一个高门大户里的贵小姐,为何能与你一个尚未在朝中站稳脚跟的士子牵扯?”

    柳成元的脸色终于凝重了起来,他微眯着眼,幽深的视线落在陈青云略带讥讽的面容上,心口突突地跳着,终于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了。

    为什么刚刚他想问题的时候,没有反过来想呢?

    这件事若是逆转方向在大脑里过一遍,哪里还有如今的麻烦事?

    “如同你所说,我不过是一个士子而已。”

    “高家怎么就认定我了,还不惜用自家姑娘的名义绑着我,难不成又是在变向地算计你?”

    柳成元恍然大悟道,顿时终于明白,陈青云为什么这么生气的原因了。

    “呵呵!”陈青云冷哼。

    不过他也知道,是时候跟这三只笨猪坦白了。

    “高家为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柳家的产业。”

    “你们都知道,我爷爷是从保定府逃难到定南府的,我爹爹考了那么多年,都不中,最后郁郁而终。”

    “四十五年前京城的永宁侯陈梓毅,这个人你们一定有些映象,因为他是昌顺十七年三元及第,声名显赫的状元郎。永宁侯世袭三代,到了陈梓毅的时候已经是第三代了,他娶了当时鼎盛时期的高家嫡女。可惜两人成亲多年,无子,而后永宁侯英年早逝,家产尽数落在了高家的手中。”

    “而他就是我的曾祖父。”

    “我的曾祖母那个时候,还是高家嫡枝的嫡系血脉,都被加以利用。”

    “察觉高家的意图之后,他们将我爷爷养在保定府,后来被高家知道了,他们原本是要赶尽杀绝的。”

    “是我曾祖母写了一封血书,连同陈家的族谱,传家玉佩,一同交给心腹保管。”

    “若是高家敢对陈家子嗣杀绝,便要将血书公诸于众,所以我爷爷和我父亲,才得以在定南府,过了几十年的安稳日子。”

    陈青云的话说完了,书房里静了片刻。

    柳成元猛然想起,明珠郡主跟他说,有权势,子嗣单薄,家产悉数被别人窃取。

    原来,竟然是说子恒。

    柳成元打了一个寒颤,忽然就明白,自己刚刚想得太简单了。

    “高家世袭罔替,家产庞大,谁能想到他们会打这样的主意?”

    “只怕当年子恒的曾祖母,也是无意间得知。”

    “想必那个时候,她才是最痛苦的人。”

    “高家也太丧心病狂了,这种事情,匪夷所思,叫人汗毛都竖起来了。”

    张华抖了抖身体,感觉浑身发冷。

    他没有想到,子恒的身世,竟然还掺杂着巨大的阴谋。

    谢明坤附和着点了点头,岳父算计女婿的家产,这样瘆人的阴谋,就算说出来,也未必有人会信。

    说不准还会被倒打一耙,说是陷害。

    “他们应当是已经调查过元昊的家产,这件事尚未成真,回旋的余地是有的。”

    陈青云闻言,点了点头。

    他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让元昊警醒一点。

    “被高家一旦盯上,犹如毒蛇。”

    “除非有让它忌惮的所在,否则它绝不会轻易退缩的。”

    “元昊跟聘婷先定亲。”

    陈青云出声道,有了婚约,接下来就好办了。

    但愿柳家的家产还不足以让高家的吃相难看。

    否则,又要费一番心思了。

    “我不跟聘婷定亲!”

    柳成元皱着眉头,他现在不想定亲。

    陈青云闻言,也不勉强,当即便道:“不是聘婷也可以,只要你能找到一个跟你定亲,并且让高家忌惮的人家就行。”

    “我并非与你说笑,如你们所说,高家家大业大,为何还要觊觎别家的产业?”

    “过世的英国公夫人陆氏,十万两银子的陪嫁,再搭一尸两命。”

    “现在陆家还在巴结英国公府,也许下一个陆氏还会奉上十万两,当初高鸿想用陆氏设计于我,便已经抱了要让陆氏必死的决心。”

    “十万两的缺口,便能要了枕边人和自己亲身骨肉的性命。”

    “你认为,当你不识抬举的时候,他会不会做一个套,将伯父套进去,让柳家家破人亡?”

    “还有,高家为何如此急需银子,像是永远也喂不饱的恶刹?”

    柳成元提着的心又悬高几分,陆氏他知道的。

    那种结局,不止是惨足以形容。

    妻子和尚未出事的孩子都能残杀,更何况他这种陌生人。

    柳成元蹙起眉头,别的他到不怕,不过爹娘

    看来他外公留给他的那些势力,也是时候浮出水面了。

    “我会回去跟父母商议的。”

    “就算高家有所动作,也应该是殿试过后。”

    “这段时间,我会做些安排。”

    陈青云知道,柳成元的手上,还有一些江湖势力。

    他点了点头,决定先看看高鸿动向。

    “你知道厉害就行,这段时间,先别出府应酬了。”

    陈青云叮嘱道,眸光瞥向柳成元。

    柳成元颔首,他也该好好想一想,他的定亲对象了。

    陈青云回正房歇息的时候,李心慧正盘踞在临窗的矮榻上等他。

    夜已经深了,房间里的灯却还亮着三盏。

    陈青云意外地抬首,含笑道:“等我?”

    李心慧看向他调侃戏谑的神色,娇嗔地瞪了一眼。

    “听下人说,你怒气冲冲地回来,还带着玉衡他们三个。”

    “我心里不太放心,等你回来问一问。”

    陈青云换下直裰,穿着单薄的寝衣,先去了盥洗室。

    等他出来,便徐徐道来。

    心慧听后,眸光微凝,神色也徒然一冷。

    她到是没有想到,高家竟然还敢光明正大地继续用姻亲来算计柳家暂时只能更这一点了!

    后天大概能恢复更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